注册

我负书法


来源:凤凰江西综合

我的爷爷求学上的是私塾,所以他习惯用毛笔写字。爷爷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可是他老人家的字让我看着觉得很舒服,一横,一竖,搭配得甚为协调。

我的爷爷求学上的是私塾,所以他习惯用毛笔写字。爷爷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可是他老人家的字让我看着觉得很舒服,一横,一竖,搭配得甚为协调。他写了那么几十年,对字的间架结构自有很深的理解和见解。家里的春联都是爷爷写,我就在一旁帮他扶纸、磨墨。爷爷边写边给我说书法的要领,我瞪着爷爷的笔,被他的字所吸引,不一会爷爷就把一幅墨香浓郁的春联写好了。

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跟我说:“你得好好学,等我老了写不动了,咱家的春联就交给你来写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爷爷觉得习书法很好的修养或者说手艺,万万不可丢掉。于是我刚上幼儿园就跟着爷爷学写书法了。

爷爷会找一些报纸、作业本或者草稿纸给我做,习字薄。练习本自然是大张的。然后再拿一些纸,揉成细细的条,用来缝本子。这是特殊的习字本,任何文具店都买不到。爷爷说,他小时候就是用这种本子练字的。现在有其他的本了,爷爷仍然要求我用这个。由于是爷爷亲自做的特殊的本子,我写起来特别用心。生怕糟蹋了这不凡的习字薄。一天一页,写好后就放在桌上等着爷爷的检查。交了功课,我就出去玩了。爷爷检查字的方法也很特别。他不是拿钢笔批我们的练习,也不是打勾。而是拿毛笔在我写的好一点的字上画一个圈。我回来会立刻跑去拿本子,数数自己今天得了多少个圈,圈越多越开心。爷爷的这一系列指导方法都让我觉得很新鲜,很有趣,我练的也非常认真。碰到写不好的笔画或者字,爷爷就会在我身后弯腰,手把手地教我写。有时候爷爷的胡子会扎到我脖子,我忍不住咯咯的笑。

爷爷常说:“字是黑狗,越描越丑。”我觉得哪个字写的不好看就想拿笔再去修两下。爷爷看见了就会这么告诉我,他宁愿我重写也不让我改。他认为字要一气呵成,写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毛笔字越修改越难看。而今我才明白这话的深刻含意,写字如此,做事,做人也都如此。有了错误、瑕疵,不要总用修改来掩饰。那样只会欲盖弥彰,只会越描越差。最好的办法是接受缺陷,重新来过。虽然重新来过的机会不多,可在下一次认真提高总好过掩饰。对于结构的问题,爷爷认为,简单笔画的难写,笔画多的反而写的更漂亮。确实,不管笔画多少,那每一笔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笔画多了可以相互协调,互相隐藏不足,于是写出来就好看。而简单的字只有寥寥几笔,就那样赤裸裸的暴露在眼前,好不好一眼便知。想想做人又何尝不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做人比纷纷繁繁更难。做个复杂的人不难,你可以自我掩饰,自我隐瞒。而简单的人,清白坦荡,根本不怕别人看透,真是书法人生,人生书法。

练书法还能锻炼身体。别小看这轻轻的毛笔,认真地写个几十分钟都会全身酸软的,但写过之后又会觉得神清气爽。这点爷爷也甚为赞同,现在七十多的他仍然每天都坚持练字。字可静心,字要心静。想写出好的字,平静的心态是不可少的。张旭、怀素是豪放的书法大家,被冠以颠张狂素之圣誉,那书字时的狂放,字体的不羁倒是颇具一番激情,可那也是平心静气苦练的结果。写入佳境,那就真的两耳闻不到身边事了,这种执着与纯粹是不写书法的人难以享受到的。想出好字,字要你静,而静下来就可以舒心,就能出好字,这是多么美妙的相互成就啊。

我是爱书法的,但是惭愧的很,我大了点就只知道忙于应付考试、升学、工作,写书法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就这样心安理得的把书法给忽视了。我敬佩爷爷,可我却没能按他的意愿发展下去并有所获。特别是我来到中书协江西考级中心上班以后,由于工作关系,接触了很多省内外的书法艺术家,也曾有幸看他们现场挥毫泼墨,直抒胸臆。耳闻目染,我受益匪浅,豪爽的书法家老师们也时会赠我墨宝,我赏析惊叹之下,忍不住偷偷对照自己的字,愈发觉得相形见绌,也愈发后悔自己曾经浪费了那么多本应苦练书法的黄金岁月。可是,过去的事,现在一味纠结懊恼倒也没有意思。我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从此努力的写着,不为获利,不盼成名,只要能不负爷爷期盼,不负己心,足矣。

[责任编辑:彭颖姣]

标签:书法 爷爷 期盼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