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再读赵永金


来源:大江网

记得壬午冬末京城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丘壑内隐神逸心清——读赵永金》的短文,旋即刊登在新一年元旦《艺术阵线》杂志上,反应还不错。今夏八月,我因事南下到珠三角兜了一圈,首站就是深圳。由于飞机误点,到达时已过午夜时分,接我的赵永金硬是等候着,颇让我一阵感动。明日到其创办的深圳书法院吃茶品字,叙旧聊新,自是欢洽无比。

记得壬午冬末京城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丘壑内隐神逸心清——读赵永金》的短文,旋即刊登在新一年元旦《艺术阵线》杂志上,反应还不错。今夏八月,我因事南下到珠三角兜了一圈,首站就是深圳。由于飞机误点,到达时已过午夜时分,接我的赵永金硬是等候着,颇让我一阵感动。明日到其创办的深圳书法院吃茶品字,叙旧聊新,自是欢洽无比。末了,赵永金谓我:“晃眼又过十年,自感书法稍有长进,能否再借兄法眼为我点评点评?”法眼我不敢担,我自然知道他的“憨厚与狡黠”(邱才桢语),当时以时间逼得急未能应之。未想回到丽水后又接到他的电话,让我有空时写写,这才真切领略到他行事之执着。念同窗情深不能却之,遂遵嘱作文,取题“再读赵永金”。

一、精神

其实执着是赵永金对书法艺术追求的真实写照,这是一种精神,它是赵永金在艺术上得以安身立命的根本。从江西赣州走出的他,凭着书法篆刻的实力定居深圳之后,又不辞万里,先后入读南京艺术学院书法专业和中央美院书法研究生班。2008年,他研究生毕业获得中央美院硕士学位的同时,也荣获年度优秀研究生二等奖学金,并在研究生优秀作品展中荣获三等奖,其行书手卷被中央美院收藏。回到深圳继续从事他热爱的书法事业:创办中国艺术网、深圳青年书法家协会、深圳书法院等,业绩可圈可点,令人瞩目。赵永金是一名充满书法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书法家,套用时下的一句话:是事业与艺术都做得很溜的人。但我对其成功背后的创业之艰辛多少有所耳闻,因为我是他平日诉说衷肠的同窗之一。在日常电话细聊中,我总能感受得到他对当下时代的感应及他对书法事业的执着与不弃。与目前一些书画家成事业强人之后,往往会疏淡自己的艺术追求,或是再无时间去钻研艺术的普遍现象不一样,赵永金在干事业的同时,始终未放松对书法艺术的探求,一直保持着自己对艺术的那份纯真执着的心。故而他能忙里偷闲,临池不辍,以朝夕之余,茶前饭后之暇,做超越时空之艺事。同时在众多的书法活动中交天下之书友,搜艺坛之能书,以认真的姿态广览博采,损益弃取,宵衣肝食,集腋成裘,即滋补自身书法,又尽情领略艺术之真谛,书艺渐臻佳境。

二、状态

生活中写字作为一种艺术状态,它能安抚我们的灵魂,自然也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有了这样的体会和认识,我们在面对书法艺术,在进行创作(此时创作已是一种自然书写,没有更多的刻意和设计在里面)时,就会从容很多。赵永金笔下所表现出的不仅仅是一种形象的感觉、一种风格独特的形式,而且是内蕴一种心态、一种意志、一种情操的精神作品。

字的状态取决于人的心态。孔子云:“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以“游”贯穿于艺,既是一种心态的表露——一种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所追求的放松、愉悦、自由的创作心态,同时也是支撑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一种可贵的艺术状态。赵永金借助自己对书法的认识,坚守自己崇尚的文化精神,踏实的投入自己的真情实感,在挥洒中表现自己的心绪……这种状态是真切的,他把书法事业当作一种精神追求,一种内心的需要,而不仅仅是金钱的积累,这样的人生境界,无疑提高了他的书法品位。正因为如此,赵永金在烦忙的工作之余,能在灯火阑珊处默默耕耘,从古代的优秀作品中得到高雅而超然的文人气。十年前,他以内隐之心写清逸之字,很好地体现了书法背后所蕴含的人文魅力,使读者眼前一亮;十年后,作者又于游艺之间,真实呈现出当代人在当下社会中的心意选择。作为一位书法家且以艺术为事业的复合型人才,赵永金首先是入世的,和每个普通人一样,他真切地生活在这个世俗世界中,为一切凡俗的事物所扰、所苦,为工作中无可避免的胶着状态而疲惫不堪;同时,他又是出世的,追求不为物质、功利所累的精神世界,任人间花开花落,尘世宠辱相加,只要“乘物以游心”,便可以逍遥驰骋,构筑属于自己的书法生活。对于赵永金而言,出世绝非目的,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才是他的最终旨归。他总跟我说:“凡是要水到渠成,恰到好处。”他对书法的积累与挖掘,如汉魏的古拙、晋唐的缜密、宋元的清朗、明清的恣肆,到了作者笔下皆能裁为一相,自然芬芳。同时他在“游于艺”的书法创作中得到闲适感、愉悦感,充分享受书法对于人生的陶冶、抚慰,使自己的内心充满了积极进取的力量,将传统文化积淀和个人的学养、气度最大限度的体现出来。因此,他的书法是他心境胸怀的写照,更是他对艺术执着探求的硕果。

三、风格

赵永金的书法呈现疏朗有致,奔逸潇洒的风格。表现在用笔,则方圆并用,寓方于圆,藏折于转,在运笔的自然转换中完成高质量的各种点画形态;在结体,则放得开、收得住,雍容大度而动静得宜;在章法,则突出体现为开合分明、虚实相携、气脉贯通。这种书法风格的形成基于他的“善悟”和“善变”。善悟可融汇贯通,善变可注入思想,不为前人所囿,随时翻新胸中的审美积淀,在不断的反思中寻求属于自己的蹊径。那些轻松的自由挥洒基于作者平日精心、匠心之营构的锤炼。他临习先贤的碑帖,偏重于意临,领会其风神,汲取其精华。如临魏晋碑刻,注意吸纳其笔意婉润、俊丽苍茫的风格;临宋元明清诸家,注重吸纳疏朗飘逸、典雅灵动的意蕴。观其书作,每每于疏朗奔逸中,饱醮浓墨,放笔走纸,使人顿觉酣畅痛快而内聚绚烂。《行草书钱珝诗》下笔干脆利落,线条坚挺凝练,神采飞扬,落落大方。幅尾杂以楷书小注,诗句与注文大小交错,形式上别具意味。该作笔墨间含蓄地凝注、传达了赵永金对书法的追忆与思考,诗文毫翰交相融会,浑然一体。《行草王绂诗》,欲左先右,欲扬先抑, 充满了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 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隐现着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同时他十分重视作品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随遇而变,独出机巧。至于《草书陶宗仪诗》的线条应用更是变化多端,丰富多彩,一股俊迈风流之气跃然纸上。他已越过迷惘,他自然地挥遣着他的情绪,这里或许有那淡淡的乡愁,或者有那深深的寂寞,有心的读者,不难从其精良的技法以外领略到书家心底的几许波澜。如同静静的品味古琴高手挥遣的天籁之音,看他的作品,似乎总能让你触摸到他的心绪。我喜欢他作品疏朗奔逸风格中那些率性、真挚情感的表达,尽管有的还不够完美或纯净,但那是具有生命力的情感表达,它可以打动我,让我有陶醉的情感共鸣。

不弃的艺术精神加良好的艺术状态,适性遣心的艺术风格,堪称生命意义的高境界,就如赵永金那样。

壬辰仲秋于浙南镜泊香榭 徐文平

徐文平 教授、硕士生导师,

浙江财经大学艺术学院书法带头人、

中国书协会员、浙江省书协学术委员

[责任编辑:彭颖姣]

标签:赵永金 艺术 追求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