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柔婷前内部人员发声:“拆墙式”返现压垮员工终“暴雷”
江西

南昌柔婷前内部人员发声:“拆墙式”返现压垮员工终“暴雷”

南昌柔婷前内部人员发声:“拆墙式”返现压垮员工终“暴雷”

此前报道:南昌柔婷被指涉嫌诈骗 多个部门介入调查

11月23日,大江网、大江新闻客户端关注了南昌老牌美容企业柔婷卷入“返现卡”风波一事,多名顾客斥柔婷涉嫌诈骗,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经侦大队对此立案调查,并冻结相关企业账户。

记者了解到,事发后,涉及“卡费”上千万元的南昌柔婷美容护肤中心孺子店一度成为矛盾焦点。本网关注后,前店经理岳秀(化名)联系上记者,讲述柔婷“返现卡”背后的始末。

事情闹大后,被公司以“旷工”名义开除

2014年至2021年底,岳秀一直在南昌柔婷孺子店工作。她也是绝大多数顾客购买“返现卡”之时的孺子店经理。

她告诉记者,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不少顾客因“返现卡”暴雷前往门店投诉,作为店经理的自己直面巨大的压力。“公司要求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安抚下那些天天上门讨账的顾客。”

随着时间推移,投诉人数在陆续增加,不少顾客选择直接报案,监管部门也接踵而来。据介绍,早在2021年7月初,南昌柔婷停止了岳秀门店经理的工作;同年10月,上海柔婷总部安排专人对接顾客的“对账”工作,并要求岳秀配合。

令人想不到的是,持续3个月的“对账”结束,2022年1月,岳秀收到来自南昌柔婷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的邮件,其中是一份针对她的“违约解除劳动关系书”,解雇理由是“旷工”,解雇时间居然在岳秀参加“对账”前的“2021年9月30日”。

据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公开信息,2022年1月10日,南昌柔婷到该分局报案,指控岳秀利用职务之便,以推销购买活动、产品等方式为由,让顾客充值,骗取顾客钱财,给公司造成实际损失。

起底“返现卡”:

疫情影响下业绩任务不降反升

岳秀认为,公司将自己开除、报案,这是“甩锅”。她指出,首先,“暴雷”的门店不止一家,其次,用户充值的钱款最终都流入了公司账户,这一事实,在此前与诸多顾客“核账”时,早已明确。

记者多方了解到,投诉南昌柔婷“返现”业务的顾客多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充值,这不禁让人好奇,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归根究底还是业绩问题。”岳秀告诉记者,按照上海总部规定的定额业绩任务,南昌柔婷根据各门店的规模大小进行任务分解,并且,这一任务数额从2019年起就一路飞涨。“以孺子店为例,2019年,月任务从原先的30至50万元,一下子提到了70-90万元,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同行业全面趴下,我们的月任务反而窜到了最高120万元,因此,公司开始大规模卖所谓的‘返现卡’。”

随后,她补充解释称,这一模式就是让顾客先充值,资金流入公职账户完成业绩任务,然后再通过小笔“返现’的方式返还钱款。

“拆墙式”返现终“暴雷”

不少员工只能自掏腰包

岳秀表示,在高额业绩压力下,这一方法起到了“短期”的成效,随后,有门店又陆续向顾客承诺定期给付高额社保养老金、高额利息、赠送大型健康养生仪器等,扩大效益渠道。

随之而来的,是繁重的返现任务。到了约定的日期,门店无法兑现承诺,势必会引起信用危机和顾客投诉,进而导致后期的业绩任务无法完成。

“指定的公账是只进不出的,可我们又需要盘活资金来兑现给顾客的承诺,很多员工只能用自己的个人账户来代收资金,也就是留下须返还的钱,其余作为业绩上交。”岳秀坦言称,时常会“拿不出钱”,就只能暂时用其他员工的“业绩款”补上去,更多时候,只能自掏腰包或提供自己的信用卡为顾客临时套还。通过其提供的聊天记录,记者发现,在柔婷内部,不少员工被这一繁重的任务压得“身心俱疲”,一员工曾经私下吐槽称:“天天跟欠了几百万似的。”

可事实证明,这种“拆西墙补东墙”式的返现方式,“暴雷”只是时间问题。最终,不仅顾客的资金有去无还,岳秀自己,也负债累累。

2021年下半年被叫停,却留下“后遗症”

2021年5月中旬,在岳秀的工作群中,一条要求员工们“可直接拒绝任何审计查手机”的通知被发出。“随着顾客投诉愈演愈烈,上海总公司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谈及当时的情况,岳秀告诉记者,2021年5月,总部派出人员到南昌各门店蹲点,进行所谓的全面清查,要求门店收缴店内的小pos机,并清除手机里敏感的聊天记录。

“大约一个月后,总公司立即通知南昌方面停止‘返现卡’和其他违规卡的销售,月业绩任务也下调回了80万元甚至更低。”她如是说。

种种迹象显示,岳秀口中历经一年多销售的“返现卡”,最终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现如今,群起投诉柔婷的顾客已达20余名,其中很多还是企业的老顾客,如果此事得不到妥善处理,势必对柔婷在南昌的市场造成沉重打击。记者了解到,岳秀已将以上情况及佐证上交至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经侦大队,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最终走向将如何?大江网、大江新闻客户端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