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矿企利润大增 中下游抢锂大战“正在进行时”
江西

上游矿企利润大增 中下游抢锂大战“正在进行时”

锂价高位运行下,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悲欢”并不相同。生意社数据显示,上周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持续稳步上行,6月16日华东地区平均报价为47.5万元/吨,较周初价格上涨了0.64%,较今年初上涨70%,较2021年年初上涨890%。

尽管锂价居高不下,但供需缺口却仍然存在。财信证券研报显示,2022年预计碳酸锂当量(LCE)总供给约为60.2万吨,总需求为64.1万吨,缺口高达3.9万吨。预计到2025年,LCE的供需缺口依旧将在1.9万吨左右。

据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吴凯介绍,原材料价格飞涨对动力电池行业的健康发展很不利。想要改变现状,首要就是改变锂资源主要依靠进口的发展现状。“中国动力电池行业要健康发展,就需提高自供能力,增加对锂矿的勘探、开采,做到自主可控。”吴凯表示。

上游有“锂”就涨

受益于锂资源价格上行,锂矿企业的业绩均有不同程度提升。近期,陆续有锂矿上市公司披露了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上半年锂矿企业业绩普遍向好,甚至有锂矿企业半年利润最高预增近9倍。

锂电龙头企业盛新锂能(SZ002240,股价60.78元,市值525.96亿元)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盛新锂能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亿~29亿元,同比增长793.90%~897.04%。雅化集团(SZ002497,股价32.03元,市值369.17亿元)近期也披露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22~23.72亿元,同比增长542.79%~618.52%。

对于业绩大增的原因,锂矿企业均表示,这主要因为上半年新能源产业发展较快,下游客户对锂盐需求强劲,锂盐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所致。

“随着碳酸锂等锂电池原材料价格的上行,行业利润将会逐渐向产业链上游集中。谁手握锂矿谁就拥有话语权,也就能实现利润最大化。”有色金属行业分析人士陆一鸣认为,出于对成本控制和供应链稳定的考量,动力电池企业和新能源汽车企业布局锂矿、锂盐业务的趋势不仅不会减弱,反而会进一步加强。

川财证券研报同样认为,电池级碳酸锂的盈利空间出现了压缩,利润正在向资源端进一步转移,产业中游的冶炼厂利润进一步被压缩。在精矿不断上涨的背景下,中游成本抬升,一体化企业和加工企业的利润分化程度会愈发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利润分配不均,但市场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前景仍持积极态度。据wind数据,截至6月19日,上游锂矿板指近一年来上涨162.62%,而中下游锂电池和新能源整车指数则分别上涨40.14%和15.44%。作为参考,沪深300指数同一时段内下跌16.35%。

中下游打响抢锂大战

在上游原材料碳酸锂、氢氧化锂价格维持高位不下的背景下,多家上市企业也相继开启了资源布局。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来,已有超过60家企业宣布了锂电产业链投资计划。4月,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SZ300750,股价506.52元,市值1.18万亿元)拿下宜春最大锂矿。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以8.65亿元的报价成功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探矿权。该矿探矿权面积6.44平方公里,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亿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8万吨。

6月,市场传出比亚迪(SZ002594,股价342.19元,市值1.0万亿元)在非洲觅得6座锂矿矿山的消息。据测算,在这6座锂矿中,氧化锂品位2.5%的矿石量达到了2500万吨以上,折算为碳酸锂可达100万吨。对此,比亚迪方面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不予置评”。

,“抱团”抢矿也成为一些动力电池企业的选择。6月13日,蜂巢能源、亿纬锂能(SZ300014,股价102.31元,市值1943亿元)和上游锂矿企业川能动力(SZ000155,股价22.77元,市值336.07亿元)在成都签署合作协议,宣布将组建合资公司,共同在德阳-阿坝生态经济产业园投资建设3万吨/年的锂盐项目,以加快在四川的锂电产业布局。

中金公司分析认为,随着新能源车销量、储能需求的持续增长,以及上游锂资源开采进度缓慢、海外部分矿产开发不确定性较高,未来几年锂行业供需将持续维持紧平衡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