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年亏损的景峰医药今后靠谁拯救?

连年亏损的景峰医药今后靠谁拯救?

作者:胡鑫宇

在连续三年净亏损后,景峰医药的经营情况如今仍未好转。原实控人叶湘武回归,大股东洲裕能源欲套现退场,今后公司能靠谁来支撑?

近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洲裕能源因违反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等相关协议,公司原实控人叶湘武恢复行使公司13.74%股份的表决权。

同时,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恢复为叶湘武。

6月17日,景峰医药股价报收3.34元/股,跌幅为0.30%。

原实控人返场 要求归还股份

景峰医药股权和实控人的变动堪称一波三折。

6月15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北京洲裕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洲裕能源)因违反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等相关协议,公司原实控人叶湘武恢复行使公司1.20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74%)的表决权。同时,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恢复为叶湘武。

事情的起源还要追溯至2021年10月。当时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叶湘武于10月12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4398.87万股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5%)协议转让给洲裕能源,股份转让价格为5元/股,转让价款总计2.2亿元。

同时,叶湘武同意将其所剩余持有的景峰医药1.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74%)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洲裕能源。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股权协议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洲裕能源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398.87万股股份,共持有上市公司1.6484亿股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8.74%),成为可支配上市公司最大单一表决权的股东,同时景峰医药的实际控制人由叶湘武变更为徐欢霞。

另外,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如期兑付公司债券,景峰医药还拟向洲裕能源借款4亿元(不晚于2021年10月20日),借款期限为1年,借款年利率为12%,到期还本付息,合同约定利息合计为4800万元。

截至今年4月20日,叶湘武仅于2022年2月18日收到洲裕能源支付的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续应付未付的款项经沟通后未取得实质性进展;股权过户完成后五个工作日内,洲裕能源向景峰医药提供第一笔借款3000万元用于归还部分公司债,亦未及时支付。

事实上,景峰医药曾对外界披露洲裕能源的资金来源,其大部分都来源于外部借款。据公告内容显示,洲裕能源已与湖北圣迪容器制造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借款金额为3亿元,借款期限自2021年10月15日至2022年10月14日,借款年利率为12%;洲裕能源已与武汉齐达康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借款金额为3.2亿元,借款期限自2021年10月13日至2022年10月12日,借款年利率为10%。

如今公司原实控人叶湘武回归,要求洲裕能源返还其于2022年3月3日过户给洲裕能源的4398.87万股股份,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及赔偿相关损失。

外人看来,这似乎有点落井下石的意味。就目前最新进展来看,洲裕能源是否真的能还上这笔债务或还待定。

要知道,洲裕能源一方面大量将受让的股权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截至目前其持有的景峰医药的3500万股股份还处于质押状态;另一方面,今年6月洲裕能源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景峰医药300万股股份,期间还出现了短线交易行为。

业绩连年亏损 盈利能力存疑

公开资料显示,景峰医药主营业务覆盖心脑血管、肿瘤、骨科、儿科、妇科等重大疾病领域。疫情三年来,业绩一路滑坡,2019年到2021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3.4亿元、8.78亿元和8.1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8亿元、-10.69亿元和-1.64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21亿元。

2021年,景峰医药净亏损2.02亿元,这已是其连续亏损的第三个年头。

根据此前叶湘武与洲裕能源签订的相关协议,其目的是希望通过让渡景峰医药控制权的方式,引入实力较强的战略投资者,在资金、资源和产业整合上为景峰医药业务赋能增量,系统解决景峰医药经营和长远发展问题。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景峰医药的发展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公开资料显示,洲裕能源成立于2021年8月2日,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软件开发;应用软件服务(不含医用软件);企业管理咨询、公共关系服务等。

由此可见,洲裕能源主营业务与医药的关联并不大。在两家合作的这段时间中,依旧没有改变景峰医药净利润亏损的境地。

2014年,叶湘武成功借壳天一科技(2015年正式改名为景峰医药)上市。随后两年,景峰医药的业绩表现还不错,营业收入分别为24.59亿元和26.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24亿元和3.4亿元。

2017年,景峰医药业绩突然变脸,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买买买”不断积累的商誉减值。据统计,景峰医药旗下控股或参股的公司从最初的4家一路发展至如今的23家,商誉在2016年就达到了7亿元。

与此同时,景峰医药负债也从2015年的11.94亿元不断上涨,期间最高的负债曾一度达到25.22亿元。基于此,公司开始甩卖资产偿还债务,2019年开始先后出售景嘉医疗11.25%股权、金沙医院100%股权、慧聚药业63%股权、璟泽生物1%股权,回笼资金6.46亿元。

但即便如此,其债务压力依然巨大。截至2022年一季度,公司货币资金为1.54亿元,但短期借款达4.23亿元,其流动辐照比达到79.87%。2021年9月底,中诚信国际已将其信用用调降至BB,并将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业绩亏损背后,景峰医药财务总监曾数次换人,任职时间最短的于哲、黄华分别只在职5个月、8个月,目前暂由实控人叶湘武代任。

由此,景峰医药也不断收到深交所对公司盈利能力及财务能力等问题的问询函。

年报显示,2021年,景峰医药再次净亏损。对此,深交所要求其就主营业务开展情况、市场需求、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情况等,详细说明导致上述业绩的具体原因,以及公司拟采取改善经营业绩的具体措施。

就公司资本市场来看,2022年上半年,公司股价并未出现较大涨幅,在1月曾触及最高点4.9元/股,随后一路走低,在4月一度跌至2.86元/股。

记者就实控人变更以及公司负债等问题询问景峰医药方面,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