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同仁堂”又遭行政处罚背后隐藏的是“万物皆可贴牌”

“南京同仁堂”又遭行政处罚背后隐藏的是“万物皆可贴牌”

2022年01月14日 14:10:55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王丽颖 实习生 魏正宏

食品标签作为食品的“名片”,包含的生产日期、配料、生产批号、营养成分等信息是消费者识别和选购的重要依据。而最近,江苏南京却发生了一起虚标蛋白质含量的事件。

虚标蛋白质含量被行政处罚

近期,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市场监管局铁心桥分局接到一起关于营养成分表的举报,市民购买了一款南京同仁堂绿金家园保健品有限公司(简称“南同绿金”)的燕窝胶原蛋白钛饮,产品外包装上标注的蛋白质含量为7.6g/100ml,在服用一段时间后,并没有感受到产品应有的效果,认为其标注虚假含量。

为此,雨花台区市场监管局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对被举报的生产日期/批号为2020年12月6日、规格型号为20ml×12支/盒、名称为燕窝胶原蛋白肽饮的产品进行了买样检验。

检验结果显示产品的蛋白质含量为2.5g/100ml,而商家生产的产品外包装标注的营养成分表中蛋白质含量为7.6g/100ml,不符合GB28050-2011《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中蛋白质允许误差范围≥80%标示值的规定。依据《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雨花台区市场监管局给予南同绿金行政处罚。

事实上,这不是南同绿金第一次遭到行政处罚。《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2021年的两年间,南同绿金共受到6次行政处罚,被处罚金额达16.3万元。

具体来看,绿金家园公司分别于2020年12月7日、2021年1月22日、2021年3月2日、2021年12月7日因标签、标示、说明书不符合规定的行为及从属受到罚款共83000元、没收违法所得共2416.8元、责令停止违法行为;于2020年6月18日因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及其从属受到罚款100000元,于2021年1月22日因生产经营国家禁止的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的行为及其从属受到罚款80000元、没收违法所得127.8元。

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受到6次行政处罚;此外南同绿金还于2020年6月收到限制消费令;同日,南同绿金与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城北支行的借款合同纠纷被立案,南同绿金被判执行1008.5万元,截至目前,未履行金额为884.4万元。

image.png

(图源:天眼查)

一家保健品公司,摆在明面上就有如此多的问题,也难怪南同绿金引得关注。

医药界的“南极人”

说起南同绿金,就不得不提起“南京同仁堂”字号所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南同药业”)。

天眼查显示,南同药业创立于1998年11月9日,是一家以现代科技生产古方传统品种和综合新剂型,集科、工、贸为一体的中药企业。

南京同仁堂作为一家老字号药企,深受消费者喜爱。而近来,南京同仁堂却因“品牌授权泛滥、万物皆可贴牌”屡遭诟病。在电商平台搜索“南京同仁堂”字样,出现的结果有两万多条;其中绝大多数是贴牌产生的。

其实,药企做非药类产品的贴牌不是新鲜事,贴牌现象也是屡见不鲜,而贴牌产品泛滥正是由于不菲的利润空间。

上文中提到的南同绿金也正是南同药业贴牌的产物,同时南同药业在南同绿金中出资6万元,持股3%。

image.png

(图源:天眼查)

而令人疑惑的是,南同药业在参股绿金家园的情况下,同时又以“不正当竞争”或“侵害商标权”为由将参股公司绿金家园告上法庭。

除了“南京同仁堂”的品牌授权,南同药业子公司南同健康的贴牌业务也不容小觑。2021年2月,南同健康作为南同药业的子公司成立,此后其贴牌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各大电商平台。

有消费者认为“同仁堂应该是挺正宗的药店名字”,在购买产品时不会去仔细查询“南京同仁堂”字样旁不同商标的区别。而南京同仁堂“品牌授权泛滥、万物皆可贴牌”,无疑是在透支消费者对中国传统品牌的信任。

关于南同绿金产品被行政处罚给公司业绩和经营带来的影响以及后续的整改措施,本报已向企业发去采访函,截止发稿,暂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