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县文公中学未建好就招生 当地教育部门称是“决策失误”
江西

婺源县文公中学未建好就招生 当地教育部门称是“决策失误”

2021年10月14日 17:28:33
来源:大江网-新法制报

一所公办中学,创立后竟屡屡更换办学场地,陷入“流动办学”的尴尬。上饶市婺源县文公中学的这一遭遇,引发师生诸多苦恼。

据悉,为化解大班额,婺源县于2020年11月开始建设文公中学,但早在2019年4月当地就公布了文公中学的招生计划。此后3年间,文公中学的学生从一所学校迁到另一所学校借地上课。而在今年秋季,新一届学生又在另外一所学校上课。

当地教育部门表示,提前招生却未料到学校完工时间持续推后,是“决策失误”,明年元旦后将搬入新校园。

◎文/图 郭俊 左庆逵 记者戴平华

文公中学还在建设中

文公中学还在建设中

调查:“流动办学”的烦恼

“读个高中,学校怎么老是换地方?”谈起自己的上学遭遇,文公中学高三学生小吴很是疑惑。

自从2019年秋季入读文公中学以来,小吴已跟随学校辗转多地上课,“高一入学时学校设在婺源县第三中学,到了高二,学校又改到婺源县紫阳第二小学”。

今年,小吴的弟弟也就读于文公中学高中部,高一年级上课场所设在了婺源县詹天佑小学。

据了解,婺源县詹天佑小学距婺源县紫阳第二小学8.2公里。

两个孩子的遭遇,让小吴的父亲吴某着实有些难以理解:“孩子读个高中,怎么老是换地方上学?”

吴某夫妻俩在外地打工,常年不在婺源,两个孩子不在一所学校上学让他们徒增不少烦恼。“由于没有固定办学场地,学校也不提供住读,我们只有每年额外花费3000元帮孩子在外租房,一个屋子有六七个同学住在一起。现在,刚上高中的弟弟和姐姐不在一个学校,来回路上都是车辆觉得不放心,只好另外再租个房屋,经济负担有点重。”

如此“流动办学”,也给老师带来了不少烦恼。

据文公中学高三年级的段老师介绍,自从2019年开始招生后,老师跟着学生数次更换教学场地,不少外地老师为此数次退房、租房。

“教学20多年,从来没遇到这种几个年级不在同一个地方上学的情况,确实给我们教育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段老师表示,由于高一年级和高二、高三年级分开办学,导致学校无法筹划校内大型集体活动。“为了解决部分贫困学生的住宿问题,我们还设法让紫阳二小挤出来2间教室供我们的学生住宿,一间教室住了十几个人,条件有些艰苦。”

此外,高中生和小学生在一栋教学楼内上学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以前大课间会集体做操,后来考虑到会对小学生造成影响,就改成了在教室里活动,基本上集体活动都改在室内了;现在只能趁着小学生还没来上学时,见缝插针地组织高中生开个晨会。”段老师表示。

探因:学校未建好就招生

文公中学为何一直没有固定的办学场地?

“以前婺源只有两所高中,一所公办一所民办,大量乡镇学生进城读书后,公办高中的学位不够了,需要建设一所新的公办高中满足需求。”段老师解释说。

有鉴于此,2018年10月26日,婺源县发改委作出了《关于婺源县文公中学新建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表示原则同意婺源县文公中学新建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建设地点位于婺源县蚺城街道涵春路南侧,总用地面积约300亩,总投资概算为4.5亿元,资金来源为地方政府投资。

令人不解的是,时隔两年之久,直到2020年9月24日婺源县才发布了文公中学新建项目的招标公告。而早在2019年4月11日,婺源县教育体育局就已经公开发布了文公中学的招生计划,计划招生350人。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学校还没建好就开始招生了,一般都是有固定的办学场地才会开始招生。”段老师有些疑惑地说。

令人更为不解的是,文公中学在2020年继续招生,此时婺源县第三中学已无法容纳文公中学新一届的高一学生,无奈只有将高二学生迁往婺源县紫阳第二小学。

直到2020年11月17日,文公中学新建项目才由浙江国丰集团有限公司中标承建。其中,初中部及相应配套设施的竣工验收时间为今年7月30日,高中部及余下建设内容竣工验收时间为2022年3月30日。

9月29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文公中学新建项目地址,看到工程车辆不断穿梭,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工地内堆满了建材,初中部内的路面还未完工,教学楼内也尚未配置教学用品。

“今年又继续招生,高一增加了9个班,新校还没建好,紫阳二小又放不下,只好把高一新生安排在婺源县詹天佑小学读书。”段老师苦笑着说。

回应:为化解大班额“决策失误”

“说实话,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决策失误了。”谈及文公中学新建项目,婺源县教育体育局党委委员黄新良直言。

据介绍,2019年初,当地教育部门预估2020年秋季招生前文公中学新建项目可以完工,所以才决定2019年开始招生,让高一学生在婺源县第三中学过渡一年,次年新老学生一并搬入新校区上学。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项目比较大,涉及的规划、设计、环保、投资等各个方面的审批很复杂,再加上刚好又碰到新冠肺炎疫情,教学设备招标又流标了几次,种种因素综合导致原来的计划完工时间一直推后。”黄新良解释说。

他还表示,已经开始招生,就不能以新校区未建好为由停止招生,这样会产生很不好的社会影响;而为了不中断招生,就只能到处“借”教学场地来容纳新招收的学生。

有家长质疑称,既然后续会出现这么多麻烦,那有没有可能先不招生,待新校建好后再行招生呢?

“可以是可以,但是考虑到要尽快解决高中学位不足、乡镇学生进城读书意愿强烈的情况,我们还是决定提前招生了。”黄新良表示,2019年婺源县城区高中大班额情况严重,有的班级已经达到了近60名学生,违反了教育部门关于中学班级学生不得超过50人的要求。

2020年9月29日,婺源县教育体育局发布《婺源县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情况调研报告》称,文公中学建成后,可缓解婺源中学、天佑中学的大班额。

最新进展:明年元旦后学生有望搬入新校园

“当地教育部门化解大班额的初心虽好,但新校未建成即盲目招生,造成了长期流动办学的尴尬,其实反而给学生带来了不少困扰,也与相关法律不相吻合。”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王柱国说。

教育法第27条第3款规定:“设立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必须有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及设施、设备等。”

王柱国表示,设立公办学校有着严格的行政审批程序和流程,办学场地面积与办学规模相适应是必然要求。倘若当地教育部门在2019年初发现文公中学新建项目建设已然严重滞后时,能够充分评估风险,不予招生,也就不会出现后面“流动办学”的尴尬。

在他看来,“流动办学”的尴尬其实源于行政决策的随意化,有关政府部门在做决策之前,没有对决策实施的条件、可能带来的后果等进行科学论证。建议在行政决策前及时进行系统论证,同时公开论证结果,广泛征求社会意见。同时,引入非可行性论证,引起决策者对政策实施后所带来负面影响的重视,提前做好防范措施及解决方案,方可避免上述尴尬的发生。

对于何时能结束“流动办学”,黄新良表示,有望今年年底完成初中部的竣工验收,明年元旦后让高中生搬入新校园,先使用初中部教学设备及配套设施,还学生一个稳定的学习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