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南城汾水:文风鼎盛多名士
江西

抚州南城汾水:文风鼎盛多名士

2021年10月14日 08:56:22
来源:抚州日报

抚州南城汾水:文风鼎盛多名士

门额石匾上“奎光世映”四个字雍容绵延。

门额石匾上“奎光世映”四个字雍容绵延。

石柱的雕刻尽显古人的手艺。

石柱的雕刻尽显古人的手艺。

古屋倒映在水中,美不胜收。

古屋倒映在水中,美不胜收。

汾水非水,是村名。几年前,去南城县新丰街镇采访,听朋友介绍汾水村时,觉得有些意思,一时好奇,便抬脚往村里走了一趟。沿着斑驳的石板路朝前走,只见黛瓦灰墙的老屋挤成一堆,村庄在绿树芳草之间,呈现出凝重与沧桑之色。此地多古意,永恒即是当下,当下就是永恒,时间的力量在这里得到体现。原来汾水是古村。

该村始建于南宋初期,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是一座隐匿在高山上的村落。由于村庄高居于“石基头”,村内街巷分别向东南西北延伸,山上泉水汇聚以后向东西分流,故村名初为“分水”,后改为“汾水”。但是走在村庄的街巷里,却没有感觉到高山村寨的孤高与冷峻。高大的青砖瓦房间,岁月静谧,远去的光阴留下了清凉的气息,时光怡然向前,日子过得很慢;深邃的古巷道纵横交错,转角处的红石墙基虽有剥落,却仍然坚固,弯曲的麻石路虽然凹凸古拙,却像是打了蜡般的黑亮光滑。

村庄如一座古老的建筑“迷宫”,弥漫着远去朝代的气息,每一片砖瓦,每一块木石,皆结满了时间的包浆。置身其间,使人顿生不知今夕何夕、身在何处的恍惚与迷茫。

据介绍,汾水古村祠堂庙宇众多,明清建筑遗址200余处。那些恢宏古建的墙体、大门及神龛,皆用巨大的条石砌成,完整流畅而美观;硬山式屋顶和马头墙耸立起来,其间檐牙高啄,钩心斗角,十分壮观。潘氏家庙(大祠堂)是汾水村最为经典的明代建筑。它像一个永不放弃自己的顽强老人,虽然饱经风霜,却仍然苍松翠柏般地巍然屹立。前往汾水村的游客,首选目标就是这栋仍然保存完好的老房子。潘氏家庙里的墙壁上,陈列着有关汾水村的宣传板块。使人眼睛一亮的是,我国著名的法学家潘震亚就是该村的代表性人物。汾水村的历史谱系在这里也有比较清晰的介绍,由此可知该村人文底蕴的深厚。

汾水村始祖是北宋工部尚书潘仁照的曾孙潘千一,几经繁衍,子孙中涌现出了不少举人进士、名儒巨公。在汾水村觅古,走近那些老宅庙宇,观看造型各异的门楣图案和石匾雕刻,往往会与他们不期而遇。潘氏家庙总门悬挂的大匾上书有“鸿博榜眼”和“翰林”字样,说的就是该村引以为豪的人物——清代著名文学家潘安礼的故事。

据史料记载:潘安礼(1690——?)字立夫,别号东山,南城人,清雍正五年(1727年)进士,官太常寺典簿。乾隆元年(1736年)举博学鸿词第二名,授翰林院编修,官至詹事府左春坊谕德。博通经史,能诗,辞赋尤工。著作颇富,其应制篇什时称楷模。有《东山草堂集》等。他可能是个学习与写作都十分勤奋努力的一个人,其《乙卯岁暮遣兴》一诗,可为注脚。诗曰:“偻指为郎近十年,当关纸尾浩如烟。流光青镜惊霜鬓,素业缁尘委石田。只合巢书消二六,敢夸奏牍满三千。山公题目增六甲,策钝新添《劝学篇》。”这首诗如他的一幅自画像,策驽砺钝的上进之心,跃然纸上。

“鸿博榜眼”潘安礼,应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才子,不仅应制篇什和奏牍公文写作“有两把刷子”,而且诗词文赋,辞藻华丽,山水诗也写得亲切自然、活泼有趣。他在游历家乡的麻姑山以后留下的几首诗,至今在《南城县志》上还可以读到。其一,《丹霞洞》:“绝顶耸青翠,阳壑回窈窕。乳鹿与时禽,相将狎寒筱。”其二,《云门寺》:“仙源路盘回,云气相出入。古寺下残钟,烟暝月光湿。”诗情画意,随手拈来,由此可以看出,他描景状物的笔头功夫相当过硬。

汾水古村不简单。这不简单不仅仅是曾经的“千烟之村”的繁盛,也不仅仅是现在仍然保留着的古建筑的宏富可观,而是从古村走出去的那些古人的深深的脚窝和精神指向。据说,在潘安礼住宅门前仍然竖立着一排高大的旗杆石。多少年以前,那光耀门庭的旗帜就插在这夹石上。它既是一种身份尊贵的标榜与宣扬,更是一种“策钝新添《劝学篇》”的激励与彰显。文/陈青峰 图/见习记者邱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