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西南昌老城区系马桩,有一处简陋而破旧的老宅子。生活在附近的人,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座老房子有个别号叫“新风楼”,但在“道”上,“新风楼”名号却远近闻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边不知情的居民,对新风楼的印象充满了重重疑惑,他们都注意到,经常有一些陌生的、有知识模样的人,进到其中。

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上午来,下午才走。这样的情形,对于在新风楼东面巷子里开瓦罐汤店的老板老李来说,已经司空见惯。显然,在他们眼中,新风楼更像是一座神秘莫测的驿站。

事实上,在学者眼中,这座神秘莫测的老房子,是江西民间最大的一座藏书楼,颓败破旧的粗陋外表之下,承载了一个家族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化梦想。【详情】

如今,风云流逝,系马桩街道依然热闹喧嚣,桃花巷深处却寂寥粗陋。在一座两层的小楼房里,有一个人终日“藏身”于这座阁楼里不愿出门。

在认识这个人的居民指引之下,我们来到了这座名为“新风楼”的两层小楼。屋内光线昏暗,二楼的墙体上,一道指宽的裂缝格外的令人瞩目。这显然是一座危楼。

唯一的窗户,透来一道光,他站在窗台下,收拾好刚刚整理的古籍文献,向窗望了一眼,不远处陆续传来一阵阵甩牌的吆喝声。

这个人就是新风楼第二代传人王令策,著名藏书家王咨臣老先生之子、古籍整理学者【详情】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王令策把传承新风楼作为他的一个理想。上世纪90年代末,时任南昌市长的程安东鉴于王咨臣老先生的藏书对滕王阁第29次重建作出了莫大贡献,有功于世,又曾保护了一批珍贵古迹、书籍免遭焚毁,特意批示,将现在的这栋三层小楼调换给王咨臣老先生用于藏书。

当时有很多人出来反对,说王咨臣“级别不够”。王令策回忆说,当时程安东顶着压力,坦言说,谁要是有这么多古籍藏书,照样给他一栋。此事才得以平息。

事实确实如此,在江右藏书史上,老先生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如今,王令策既是继承父亲的遗志,也是一份人文守望。

那个春日的午后,王令策拿出了他的藏书,讲述了他的父亲和这些珍贵藏书背后的故事。【详情】

准确地说,王令策开始“走近”他父亲,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道听途说”了很多关于父亲藏书的故事,他开始渐渐地去了解那个在别人眼中“了不起”的父亲。

事实上,老先生的藏书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1952年,他调任江西省人民政府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开始专职从事抢救古籍、保护文物工作。

土改时期,很多书籍变为废纸,他穿梭于各大废品收购站,搜寻到了相当多的珍贵古籍【详情】

王令策回忆,十年文革浩劫爆发之初,父亲就被冠以“江西三家村的黑爪牙”、“历史反革命”等罪名关进了牛棚。这期间,造反派、红卫兵对其家藏书进行了“掠夺式”的抄家,致使《红旗飘飘》《赣政十年》《金瓶梅》等十多种古书以及古书画和大量的信件遗失,令人遗憾不已。父亲每提及此事都心痛不已,潸然泪下。

但老先生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对藏书的热情,文革结束后,他的热情有增无减,且依靠家藏的、大量的、第一手的史料,撰写并发表了为数不菲的文章和专著。如《南昌史话》《宋应星学术著作四种》《滕王阁诗文广存》等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