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省庄记

——一个艺术群落的告白

省庄,是一个小村落的名字,位于南昌大学后街边上。

过去的多年,这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小村落,因为靠近大学城,一度成为了高校蚁族腹地。小吃摊、甜品店、廉价的KTV、各种小旅馆、台球室,满满当当地塞在后街边上的省庄里。

但近十年间,省庄,这个名字似乎已成为了一个艺术群落的标签。在众多媒体的报道里,总能看到省庄的名字与艺术关联在一起,省庄之于南昌,似乎更像宋庄至于北京的组合关系。

前言


当省庄艺术群落的一批中青年艺术家已经在全国艺术界崭露头角,甚至有很多已经在全国有形成较大影响力的时候。

省庄,这个地方因重新规划,从而使得整个后街一带自发形成的青年艺术群落即将面临冲散。

其长期创作的百余间工作室也将面临全面解体。

这样一来,因为找不到更好场地创作的原因,这个群艺术群体在关于去留等问题上或将重新作出选择。


告白

韦宇朋

蜗居在这里已近十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在这里的这些年时常让我联想到,早期北京的那些艺术村,命运大同小异,所以没有什么可以伤感的。

“后街”或是“省庄”都将不复存在,一切将变成过去,变成回忆! 【详情】

陈宁邦

2011年毕业,落脚后街,熟悉的环境,陌生的心情,每一面墙上都贴满了招租与转让一切都充满了不稳定,是暂驻还是常驻都未知。

复杂和不安定的生活经历使得动手的时间越来越少,却收获了对画面更多的思考和设想,少则贵,绘画欲望越来越强烈,这一切些许会变得更有意义..... 【详情】

黎波

夏天过去了。

淮南战役失败之后,李璟加强金陵防御的同时,一项更紧迫的工程在洪州大地轰轰烈烈地的展开。公元959年11月。经过了选址、规划之后,在今天的皇殿侧【详情】

容宝斌

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地域文化,然而只因对艺术的共同热爱,让我们停留在这一片充斥着诸多戾气的棚户区。

继续前行的路上多了些珍贵的青春记忆和生命刻度,帮助我更能平衡好艺术和生活的关系!【详情】

青年艺术

走近省庄

那些暗夜里聚众吹大牛的年轻人、蓬头垢面每天搓着眼屎去上课的学子、以及那些遍布在省庄每个角落的小情侣……这些主体人群成为了省庄命运循环的重要元素。

总之,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省庄,实在只是一个乏味之地。【详情】

再见省庄

再见吧,省庄

近10年的时间里,省庄成为了江西青年油画艺术家的标签,以“八零油画学社”为主的中青年艺术家聚落,省庄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生活和创作之地。

当“出省庄”已成为改变不了的事实,因即将面临无工作室的困扰,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去定义现有环境,甚至是作出选择。【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