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凌晨,上饶玉山县必姆镇大西坑村谢春花被亲属告知,她的丈夫姜庆良死亡。谢春花经过了解才知道,22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她的丈夫姜庆良骑摩托车邀请了邻村好友孙正旺一同外出打野猪。那么,姜庆良与好友孙正旺外出打猎,怎么会死亡呢?

死因真相?警方与家属各执一词
    警方说法: 10月23日凌晨1点20分,在上饶玉山县必姆镇王村村的乡村大马路上,玉山县交警大队发现了一起交通事故,由于120到现场时发现人已经死亡,交警大队把死者姜庆良的尸体运送到了玉山县殡仪馆。

    死者家属:死因不明不白。我们怀疑,当时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一路追赶开摩托车的姜庆良,慢慢地就追上了,采取的方式就是用警车占道,强行把姜庆良逼到马路的左侧,结果导致姜庆良摩托车失控,撞到树上出事了,因为姜庆良骑的摩托车前轴也断裂了。还有一种情况,也不排除警车在追赶中直接碰撞到摩托车,导致事故发生的可能"。

     目击者: 10月22日晚上,目击者孙正旺坐姜庆良的打猎,在田边解手时,看到警车在追开摩托车往王村村方向开去的姜庆良,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因为姜庆良出事的地方与他太远了,晚上根本看不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姜庆良的死不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所说的那样,是他们在巡逻时发现的一起交通事故,而是与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追赶开摩托车的姜庆良有关。[详细]
疑窦重重 警方不接受采访 不回应质疑
       死者家属提三大疑点:1、目击者孙正旺目睹了必姆镇派出所的警车追赶姜庆良,为何警方否认追赶?2、处理方式存疑,派出所如果是巡逻碰到的交通事故,假如姜庆良当时没死,应该通知120急救,尸体应该在太平间,而不是殡仪馆,如果发现姜庆良当场死亡,应该通知亲属到现场来清理,然而现场却被清理得干干净净。3、事发地为道路左侧草丛及路边被剐蹭的树皮,证明死者死在马路的左侧边沿。有理由怀疑,当时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一路追赶开摩托车的姜庆良,并采取用警车占道,强行把姜庆良逼到马路左侧,结果导致姜庆良摩托车失控,撞到树上出事了。也不排除警车在追赶中直接碰撞到摩托车,导致事故发生的可能。

      警方不接受采访:媒体在事发后赶往必姆镇派出所采访,结果被派出所方面告知,要采访必须经得玉山县公安局宣传口的同意。到玉山县公安局政工科采访,被告知必姆镇派出所如果要作出解释,接受媒体采访,需要江西省公安厅出介绍信方可。到必姆镇政府采访,分管政法的镇干部选择了回避,也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警方不回应质疑:媒体在事发后赶往必姆镇派出所采访,结果被派出所方面告知,要采访必须经得玉山县公安局宣传口的同意。到玉山县公安局政工科采访,被告知必姆镇派出所如果要作出解释,接受媒体采访,需要江西省公安厅出介绍信方可。到必姆镇政府采访,分管政法的镇干部选择了回避,也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再起波澜 政府出面给帮扶款 要求家属保证不闹事
       11月2日,媒体看到了谢春花拿到的一份"帮扶协议书"。根据这份"帮扶协议书",谢春花可以拿到1.8万元的困难帮扶款,但是其中规定,谢春花必须不再上访,而且收到款项后,"自愿放弃其他一切请求","不得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再起事端"。"帮扶协议书"还规定,谢春花要拿到1.8万元,还必须等安葬事宜结束才可领取。记者发现,这份协议盖有"玉山县必姆镇人民政府"的印章。谢春花告诉媒体,涉事的玉山县必姆镇派出所并未出现,确实是当地镇政府出面与她签的协议。"我丈夫死得不明不白,孙正旺的说法与必姆镇派出所的说法,有很大出入。"谢春花表示,对于丈夫姜庆良的死因,她十分期待玉山县必姆镇派出所给予回应。

       而媒体采访中了解到,姜庆良意外死亡后,当地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方并没有向家属出具交通事故报告。 [详细]
必姆镇派出所在回避什么 缘何一直“躲猫猫”?
      俗话说,人命关天。姜庆良已经死了,而且过去已经20多天了,但对于姜庆良的死因,现在只有猜测,很多谜团没有弄清真相。根据玉山县交警大队的说法,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巡逻时发现姜庆良倒在马路边,出于好心报警才得以让姜庆良不曝尸马路,使玉山县交警大队把姜庆良尸体运到了玉山县殡仪馆。

      而目击者孙正旺却说,事发当晚,系死者打猎归来,路遇必姆镇派出所巡逻车,遭遇到正在巡逻的警车快速追赶,姜庆良的死亡与此有关。另外,死者家属也在质疑,警方缘何一直回避是否追赶了死者,另外出面签署一份"帮扶协议"也是当地镇政府,而涉事的警方似乎与此毫不相干。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种种质疑,面对媒体的采访,涉事方必姆镇派出所采取了不回应的态度,甚至玉山县委宣传部出面协调,让玉山县公安局有关人员站出来,接受媒体说出真相,也没有得到回应,确实令人感到不解,早在2015年10月31日,玉山县公安局政工科负责宣教工作的科长王卫东曾在接受信息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会拿出一份详细的文字材料,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疑点进行回应。

      不过,王卫东告诉媒体,这份材料必须要他的领导进行审核通过,才能发给记者。令人感到不解的是,过去10多天了,玉山县警方一份材料还在等领导审核。因为在10多天的时间里,信息日报记者多次致电与发短信给王卫东,询问这份材料的进展情况,而王卫东既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至今信息日报也未收到上饶玉山县警方的任何回复材料。

      这也让也让死者妻子"我的丈夫死得不明不白"的疑虑难消,也让死者家属难以心安。

      显然,为了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心安,涉事方玉山县公安局必姆镇派出所不应"躲猫猫",应该主动站出来,把这一事件的诸多疑点公布于众。
 主持人:
万想想

   玉山县发生的这起命案,面对家属的质疑,相关部门只一句"操作不当"把目击者孙正旺看到的一幕,撇得干干净净。本来不是这么错综复杂的事情,因为官方的遮遮掩掩,讳莫如深加剧了家属和社会的各种揣测。真相就是真相,相关部门应坦荡面对,回应质疑,让逝者得以安息,让生者得以慰藉。也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民,挽回自身形象和声誉。

  专题制作编辑:

编辑:万想想

设计:莫小逸

微博:http://weibo.com/5267035638/

微信:ifengjx

   关注凤凰江西:

扫描二维码关注凤凰江西微信微博

微博
微信
   相关推荐:

『 评弹14 】幸福渠不"幸福"

     幸福渠位于南昌城东和城南片区,承担湖坊镇、京东镇、罗家镇和昌东工业区约35平方公里范围的排水任务,是南昌市城东景观水体艾溪湖的补充水系。然而,昌东工业园一带幸福渠污染严重,"水是黑色的,一到夏天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恶臭,十多年了都没有治理"幸福渠边的百姓过得并不幸福。[详情]

『 评弹13 】王林背后站着谁?

    王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成名的气功师。一个个与之有交集的官员们倒下了,但王林却一直延续着自己"大师"的神话,屹立不倒。他游走在明星、巨贾和高官之间,搭建了属于自己的圈子。住豪宅开好车会美女,依然逍遥得很,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不倒?难道真的是"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吗"?[详情]

 

凤凰江西:传递赣鄱最强音

凤凰网江西频道是由江西日报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和凤凰新媒体进行一体化战略合作,是江西在深入领会中央关于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的精神后,所做出的创新之举...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