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文化的源头,要追溯至新时代石器晚期。上世纪八十年代位于庐山南麓星子县的亭子墩遗址发现了有新时期时代晚期和夏商周时代的遗迹,印证了庐山这一代的文明特征。

因为山川条件的特殊性,加上先人对于大山有着原始的信仰,进而使得先秦早期的庐山充斥了大量的神话传说。而关于“庐山”之名的种种说道,大都跟这些神话传说有关。

最早关于庐山名称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尚书•禹贡》中:“岷山之阳,至于衡山。过九江,至于敷浅原。”其中,“敷浅原”就是庐山别名;此外,庐山还有南彰山、天子彰等别名。而最早以“庐山”之名被写进史书的则是司马迁的《史记》:“余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

关于“庐山”之名,后来研究者又在不少的典籍当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如《诗经•小雅•信南山》有一诗句“中田有庐”,而《国语•楚语》记载庐山所在位置在战国时称“庐邑”【详情】

形成:宗教文化最先策源于此


秦始皇统一六国前,庐山先后归属楚国境内的庐子国、庐邑,六国统一后,属九江郡。公元前201年,归属豫章郡,汉文帝时再属庐江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沧海横流,而偏安一隅的庐山却是一方幽静之地,吸引了大量的名士和方士来到了庐山,其中慧远、陆静修等人在庐山经历,无疑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晋太二年(公元337年),络绎不绝的僧人来到庐山翻译经书、开坛讲法、著书立说。江洲刺史陶范为僧人慧永在庐山北面建立了一座寺庙,叫西林寺。七年之后,一个叫慧远的人也来到了庐山,在江州刺史桓伊的资助下,创立赫赫有名的东林寺。此后,慧远带领僧众,潜心佛学,著述佛书,形成......【详情】

发展:隐士文化的拓疆


魏晋时代的社会纷乱,使得不少有着远大抱负的有志之士对“庙堂之上”的琐事有所倦怠,有很大一部分人开始退隐山林。作为偏安一隅的庐山,远离尘嚣,与水为邻,成为了当时隐逸之士栖息首选之所。魏晋时期的庐山地区,是当时南方的一个重镇,由于战乱等原因,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了中国历史上一次较大规模的迁移大潮,而庐山所在的九江地区则成为了他们一个重要的落脚点,早已“声名在外”的庐山让天下士子趋之若鹜,从而使得这里的隐逸之风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详情】

兴盛:书院成儒学文化重要载体

庐山文化在唐宋有了进一步的充实,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儒家文化内容填充。唐宋时期是中国传统文化发展鼎盛时期。其中,书院的建立是的庐山文化有了新内容【详情】


繁荣:引无数文人竞折腰

古代的庐山,更多的是一座文化名山。它是天下文人内心的一片领地,是托梦之所。因为早期的文化积淀,越来越多的游士对庐山心驰神往。唐宋年间,庐山文化进入繁荣期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产生了大量游历庐山的诗词。【详情】


扩充:时事风云下的中西文化凝结

1858年,《天津条约》签订之后,将九江、汉口划为通商口岸。1885年,俄国人率先进入了庐山,随后李德立1895年强租长冲一带,成为了庐山文化交流的重要事件。【详情】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