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奇化的“风水宝地”

距南昌市近50里开外的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正经历着一场命运的蝶变。很久之前,关于这一带有“藏宝”等各种不被证实的传说,早就从这个小村子被传开,至今依然不绝于耳。从而也引发了无数的“摸金校尉”觊觎这块风水宝地。

穿越到汉朝

过去几月的时间里,由国家级考古专家和江西考古研究所组成的发掘小组以及各路媒体记者,先后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

从外地赶来的“各路人马”,无一例外地从八一桥头跃过。隔岸是1000年前王勃吟诗楼台滕王阁。他们穿过秋水河畔,抵达了同样的目的地: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现场。

天下焦点

2011年确定以西汉海昏侯墓为核心的墓园以来,这个原本最普通不过的南方小山村就变得异喧嚣。当地村民对于来到他们村子里的陌生人,从最开始投以警惕的目光到现在习以为常。 如今的观西村墎墩山上戒备森严,更多的时候持枪的警卫让村民望而却步。2015年1月对海昏侯墓园确定考古发掘开展之后,这里更是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天下焦点。

重新起航

五年以来,正如海昏侯大墓考古领队杨军所说:“考古过程格外的艰辛,但又出乎意料。”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各种珍贵文物的相继出土,一场与汉代历史的隔空对话也正式被拉开。 尽管海昏侯大墓考古工作已经进行到最为关键阶段,但围绕着海昏侯墓的文化大猜想以及对于江西文化的启示却早已触发了江西文化大家的思考。

1500年前消失的海昏城

时至今日,“海昏”一词不再仅仅是一个词汇,它更像一把密匙,开启隐藏在这片土地历史深处的众多凝云。

关于“海昏”字义,南昌学者黎传绪解释到,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鄱阳湖的西面”。【详情】

“海昏密码”破解汉代王城遗址

从目前出土文物的情况来看,关于这位海昏侯“其人其事”也让众多学者产生了猜想。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海昏侯墓东北面不仅有被称为“汉代王城”的铁河汉代紫金城城址,还有铁河汉代古墓群及昌邑乡游塘汉代城址。【详情】

历代海昏侯在赣岁月

历代海昏侯中,资料较为详实、谈论最多的自然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在他34年的短暂生命中,历经王、皇、侯三重身份的转变。

刘贺所生活的时代,处于汉代中期繁荣富富庶的阶段。【详情】

汉代鄱阳湖西岸是富庶之地

在漫长的时光潋滟中,到了南宋年间,海昏城却意外“消失”了。至今关于它如何“消失”依然众说纷纭。不过,在168年四代海昏侯的治野之下,鄱阳湖西岸算得上是富庶之地。【详情】

  • 烈火传奇:王侯贵族为何都选择“新建”

     事实上,在新建区这一带,从来都不是一片静谧之地。古代王室以及显宦多葬于此。上世纪50年代以来,江西发现了近50座明代藩王系墓,其中有第一代藩王宁献王、淮靖王、益端王及其王妃墓,也有世系王墓、郡王墓、镇国将军墓、辅国将军墓、奉国将军墓,还有郡主、县主及仪宾墓。位于新建区梦山东边缑岭脚下的宁王墓则是江西明代最大的地下墓葬,现为江西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详情】


  • 宁王朱权:拉开大明朱王室后裔在赣系统序幕

     这些墓葬群的发掘,对明代朱王室后裔在赣的系统有了进一步地解读。永乐元年(1403年)二月,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第一代宁王朱权,改封为南昌,朱棣亲自写诗送行,驻地在新建区,大明朱王室在赣系统就此拉开序幕。【详情】


  • 八大山人:与祖坟为伴在新建区度过一千多个日夜

     两百年后,宁王朱权后代中,一个在命运上近乎与朱权“殊途同归”的人,辗转流年来到了新建区的石埠乡璜源,将“庙堂之事”封印于心池,用对艺术的执念攀登上人文的巅峰,这个人便是八大山人。【详情】


  • 朱宸濠:踌躇满志在此开启明末最大政变

     比起上面两位“隐匿者”,同是王室后裔的朱宸濠却心有不甘,在正德年间那段毫无气象的社会时代里,这位踌躇满志的少年,毅然选择“谋反”的方式“背叛”了他的朱家王朝。正德六年(公元1511),从赣州三僚村来的两名方士,被请进了新建的宁王幕府。宁王朱宸濠起事之心由此升腾。经过八年的酝酿和精心布局,朱宸濠终于在正德十四年,开启了明末年间最大的一场政变,史称“宸濠之乱”。【详情】


  • 王阳明:一生中最纠结战役复制“赤壁之战”

     在那场战役当中,有太多可以述说的故事。当时,战火如日中天之际,原本前往福建地区平叛的赣南巡抚王守仁,带领勤王之兵,最终在鄱阳湖畔复制“赤壁之战”,平息了此次战乱。声名显赫的王阳明,或许那场战役成为他一生中最为揪心的战役。这位心学大师,曾经拜师于著名理学家娄谅为师,对王阳明心学产生重要影响。然而,最终将恩师长子的女婿,送死绝路的却是自己。【详情】


  • 娄妃:南昌历史烟云中最柔情之处

     时隔多年之后,留给这座城市更多谈资的并不是那场著名的“宸濠之乱”本身,而是另一个段故事。娄妃,朱宸濠的嫡妻,那位出生于上饶,跟唐伯虎学过画的奇女子,在朱宸濠起事之初就遇见了结局。最终在赣江河畔,纵身一跃,将所有恩怨情仇付诸东流。正如学者江西青年学者毛静所说,在这个充满男人汗味的英雄城里,娄妃是这个城市最动人之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