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每一缕时光,铭刻每一个故事
天涯咫尺间,感知彼此
透析生命的光亮与热度
让你我每一次的会面
融成最美、最真的遇见
心至纯,行致远
陌上花开
有梦一路同行

要不是凤凰江西赣州的编辑朋友找上我,让我谈一谈这几十年来我唯一钟爱的摄影事业,我恐怕也不会翻出那么多“老黄历”来提醒自己时光的变迁。每一张照片都是时光的标本,我记录着时光流逝的痕迹,只为了定格永恒的记忆,让有心人在岁月流逝的清波里,心中偶尔散开一湾涟漪。

凤凰江西赣州运营中心出品
策划:刘萍  编辑:李珊
摄影:赖征帆  技术:杨波
  • 编辑朋友与我认识不到一年,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她一有时间,便会与我一同前往赣州有生命力的犄角旮旯拍摄。因此对我的风格和性子也是了解得比较透彻了。一年里,她跟我说了几次想写写关于我的故事,我陆陆续续与她讲了许多,像是聊天那样,也不成系统。看来,我得先自己屡屡头绪了。

    寻着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切慵懒至极,我却有了翻一翻自己“老黄历”的兴趣。不看不要紧,一看才猛然发现,自己在时光沙漏里,不知不觉竟然一直坚守在赣南本土摄影。一个红色皮箱已经不复当年鲜红的模样,外表历经岁月已经变得暗红,这是当年单位对我的奖品。这个红皮箱里头,沉甸甸的都是关于我摄影方面的荣誉,大多是八十年代利用业余时间所摄的作品获得的。九十年代初离开工作岗位在中国新闻学院求学后,在广东等地做了一名专职摄影记者,从事着和摄影相关的工作。虽然我在摄影之路上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但回到家乡后,一直如鱼得水,活跃在赣南这片土地上。这段时间,也是我用光影来丈量着生活的土地最具热情和初心的时候。

    在众多红色证书中,其中一个团省委证书里面清晰地写着:“赖征帆同志,你在为江西省‘七·五’建设出成果,做贡献活动中荣获一等奖”这个是含金量非常高的荣誉,我的思绪被牵引到了90年代夏季的一天。那时候正赶上全国桥梁摄影大赛,我也准备参加。正逢京九铁路新建好通车,我准备就拍一组火车正好经过定南京九铁路特大桥的图片。

    那时候信息不像现在那么发达,我算是打了一场无准备的之战。由于当时不知道火车究竟什么时候经过,于是我一大早便上山踩点选择最佳拍摄位置,从太阳东方升起到正午阳光高照,依然没有一辆火车经过。这时候的日头相当毒辣,又怕火车随时来,就一直守在拍摄位置,跟随着身旁的一根电线杆阴影来转动,好躲一躲太阳。一直到下午,才守来了一辆拉货的火车,并拍了下来。努力付出,终有回报以及认可,我的名字早早便印在了1989年出版的《中国摄影家大辞典》上,也是赣南七十年代以来,间隔三十多年后,首位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

  • 如痴如醉,就是为了等候一个最美的瞬间,即使再困难,在看见作品的那一刻,心头只有欢喜。那时候用的胶片相机,没有现在的数码相机和单反相机那么先进。相机没有测光功能,摄影师只能凭着经验来迅速反应,才能够拍到佳片。那时候为了锻炼自己判断光线并准确曝光的能力,我每次拍完都用心记录那张照片的曝光量以及快门速度,以此来训练自己对光感的把握程度。后来有了测光仪,我感官判断竟也能与仪器的大致相同。这一技能,也让我得到了许多领导的认可与支持,但凡赣州地区有大小事情,我也会被邀请出现在现场,拍摄记录着转瞬即逝的场景,只有得益于技巧熟练的摄影师,才能够呈现完美。

    那时候就是有这样的劲头去钻研摄影。当时还流行一种摄影体裁,叫做摄影小说。我通常会在报刊和杂志上寻找合适于拍摄的题材来改编为拍摄脚本。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具有故事性又能够传播正能量,而且还是我能够独立主导完成的。

    阳光洒在了一本杂志上——《解放军生活》。我随手翻看着,记忆也跟着翻开新一页。那时,从我选择故事到编写脚本,再到分镜头,布置场景、演员表演以及拍摄,完整完成一个摄影小说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空档。

    摄影小说有点像电影预告片的一帧帧精彩画面,通常有十来张照片以及对应的小段段文字来表现故事情节。当时动机非常纯,满怀热情地做着这些事情,朋友也是无偿助演,总之就是非常单纯的艺术活动。甚至好多次,我也把女儿搬上摄影小说表演,至今保留着她小时候可爱的影像。拍摄好就投稿,看着自己的作品被印刷成页,内心非常激动。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中期是摄影小说特别流行的时间,在这几年内,我探索陆陆续续拍摄了三十多部风格各异的摄影小说,难度最大的一部《故土》是和丁荟平合作反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方战士在对越战地中的故事……并得以在解放军出版社《解放军生活》发表.所摄之作也都在国内杂志全部发表刊出。当时朋友笑称我甚至可以做导演拍电影。

  • 回想到这里,我也不自觉笑了。当时完全没考虑经济回报,就是一门心思搞创作,内心的满足感与成就感是金钱无法比拟的。与此同时,我也结识了摄影界许多朋友。那时候几乎每个周末的夜晚,大伙就围坐在我家客厅里头,一起研究探讨摄影心得,常常分享交流到深夜。这也得益于我贤惠善良的妻子的默默支持,我们聊到多晚,她都在一般热情招待直到我们结束。

    逐渐地,我也认识到了作为摄影师的我,有责任去留住赣南的文化与印记。于是,我几番跟随拍摄赣南的森林小火车。那是赣南山区特有运输木材的小火车,窄轨,很具有特色,却会在最终的社会发展中被逐渐淘汰。于是那时候我就悉心拍摄记录下来,留待日后人们观赏。我还喜欢拍赣南客家围屋,民风民俗,世间百态等等,赣南客家围屋的专题还分别刊登在《人民画报》以及文化部主办的北京国际摄影周专题展上。

    艺术需要表达的,并不仅仅是物质的自然形态,而是人的内心世界,是艺术家的精神内涵。其实我最擅长的是人物照。我为许多人拍摄过。抓拍他们最令人感动的瞬间,摄影师,多数要面对不同的陌生人,那么就要尽心观察,并与之聊天攀谈,用第三只眼去捕捉人物的闪光点。我拍人物,会充分将环境与人物结合,通过纯自然光,去打造人物的独特魅力。

    九十年代,我萌生了要为赣南艺术家拍摄人物照的想法,并陆陆续续地对他们进行约拍。大伙听说是我要给他们拍照,也是非常配合与支持。最终在21世纪的第一天(2000年1月1日),我自费将拍摄好的赣南文化人黑白照片洗出来并且在赣州市南门广场举办展览。这一天,许多市民以及被展者都来观看捧场,现场异常热闹。有人说道:“看了展览才知道赣南有这么多有艺术家,真是人才济济。”我还将《赣南文化人》所有策展照片编辑印制成画册。这本画册,全是我为赣南文化人拍摄的心血,无意中为赣南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图像记忆。现在有的老艺术家都离开了人世,但他们的后人仍在寻找当年艺术家的珍贵影像。

  •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社会的大变革,在摄影上我一直把自己当成是研究者和守望者,出新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因此从不知疲倦,热情也从未消褪过。为了拍摄手工制作腐竹的传统手工艺,我同摄友经常凌晨三四点驱车前往农家去拍摄。为了拍摄赣州老浮桥上的动人场景,在数九寒冬我也无数次披星戴月去拍摄。通常是我等太阳,而不是太阳等我。

    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拍着曾经拍过的场景,从未感到满足。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人与景总是在变化中,从人精神面貌可以反应一个社会变化的状态,也能引发人们更深层次的思考,也是我认为一个摄影师该有的灵犀眼光。每当我拿起相机,内心充满激情,就像是一匹奔跑的马,冲劲很大,停不下来。

    一个人用心去做一件事情很难得,我握着手中的相机,然后看看躺在家中淘汰下去的相机,发现自己在摄影上可谓是贡献了大半辈子心血与热情。我喜欢淡淡的馨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淡淡的月影,淡淡的水波流转,淡淡的岁月,淡然的心……作为一个摄影家和新华社签约摄影师的我,能为世人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这是我至今引以为豪的。

  • 赖征帆发表摄影作品部分书刊
  • 赖征帆为女儿摄影照片上了杂志封面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
  • 赖征帆摄影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