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成长道路坎坷艰辛,他们和其他人一样需要他人关爱与追求自由的权利,比起任何人,他们更具有向生命挑战的精神。残疾人事业是一项公益事业,是一项社会事业,更是一项慈善事业,每年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的确立,表明在世界范围内残疾人事业日益引起广泛的关注。多年来,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在保障残疾人权利和建立无障碍社会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在一年一度的节日来临之际,让我们伸出友爱之手,拥抱每一个需要关爱的朋友,用“小爱”垒积成无私的“大爱”。

南昌残障人现状


南昌市现有各类残障人士334800人,占常住人口524万的6.39%左右。盲人、聋哑人、肢残人等残障人士,都是这个城市不可忽视的群体之一。目前,南昌市部分街道盲道方向混乱、被占用、被损坏甚至消失,盲人不信任甚至不使用盲道。街道上、重要地点缺少指示牌,聋哑人无法辨识方向而难以找到目的地。大型商场等公共场所缺少斜坡、无障碍通道、无障碍厕所,肢残人出行时处处遇阻。还有公交车缺少无障碍设施、播报系统不灵等问题,明显不符合《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要求。

谭小军:南昌缺少无障碍厕所,出门前要控制饮水饮食

对于下身瘫痪了6年多的谭小军来说,出门在外上厕所是一件极为头疼的事。因为坐轮椅的关系,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上厕所必然要大费周章。

虽然谭小军有多次出远门的经验,但他还是会担心发生意外,因此在出门前“必须要控制饮水饮食”,不然会很不方便。

和谭小军一样,绝大部分肢残者,在户外上厕所都是一大难题。而政府应对这一问题的措施就是建立无障碍厕所。它与一般厕所的区别在于,无障碍厕所的门宽不窄于80厘米,空间较大,厕所内配备坐便器,坐便器两侧距离地面70厘米处安装有长度不短于70厘米的水平安全抓杆,还设有一根高度不低于140厘米的垂直安全抓杆。对于病人、老年人、孕妇等人群,无障碍厕所也可以提供便利。[详情]

焦文波:无障碍斜坡什么时候能完善?

2003年农历八月十六,南昌市昌东镇人焦文波正在检修一辆大型货车时被滑落的货箱砸中腰部,脊柱骨折,下身瘫痪,从此无法正常站立和行走。

之后的8、9年他都一直待在家里,以轮椅代步,料理一些基本的家务活,很少出门。即使是现在习惯每天晚上出去滑轮椅的他也仍然觉得出行有诸多不便。

2012年8月1日起国务院颁布施行的《无障碍建设条例》规定:“城市的主要道路、主要商业区和大型居住区的人行天桥和人行地下通道,应当按照无障碍设施工程建设标准配备无障碍设施,人行道交通信号设施应当逐步完善无障碍服务功能,适应残疾人等社会成员通行的需要。”[详情]

谢俊武: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出行烦恼

2012年5月12日,在苏州工业园区方洲试验小学的塑胶跑道上,谢俊武用5个多小时轮椅滑行了25.8千米,打破了美国人创造的轮椅翘双前轮滑行最远距离的世界吉尼斯纪录。

这个记录他已经保持了三年,但让这位轮椅滑行高手尴尬的是,平时外出上下公交车时却不得不请好心人帮忙将自己连同轮椅抬上车,仅靠自己,根本无法上车。

1992年,在谢俊武结束实习正式参加工作的前一天,他从一棵十余米高杨梅树上摔落,导致胸椎第10、11节粉碎压缩性骨折,从此下身彻底瘫痪。

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他慢慢学会了独自洗衣服、洗澡、上厕所甚至出门买菜。但是由于南昌市以前并没有针对残障人士设计的无障碍公交车,谢俊武每次坐车不得不麻烦别人。[详情]

邓陆军:盲道被占,我一般不走

患有先天性眼角膜发育不全的邓陆军,每次出门从不走盲道。这个本来为盲人设计的便捷通道如今却让他们敬而远之。

邓陆军并不是全盲,双眼能感受到一丝丝细微的光。每次出门,邓陆军自己会带上盲杖,但更多的时候会叫上一位眼睛光感更强些的朋友同行。两人会习惯性地靠着马路的最旁边前进,而不是走在盲道上。

之所以躲着盲道,是因为邓陆军曾被停在盲道上的车剐蹭过,还受了些外伤。“南昌市街道上的盲道经常被电动车、汽车占用,所以我一般不走盲道。”

2015年10月,记者实地走访了南昌的部分街道,八一广场附近的广场北路两旁的盲道经常被电动车和汽车占据,甚至有些盲道上还安放着垃圾桶。[详情]

陈建国:“如果公交车和站台都有提示音就好了”

现年62岁的陈建国师傅在南昌盲人按摩业颇有名气,圈内人士都说“只要陈师傅给你捏几下身体的某些部位,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你身体大概有些什么毛病”。

虽然年逾花甲,但每周一至周六,他还是坚持去南昌市脊髓损伤者“中途之家”上班,有时周末还会上门为不便出家门的人服务。

每次出行他都在自己的心里画一遍地图,哪里有电线杆,哪里有垃圾桶,哪里有公交站台,他都大概知道。

但坐车却是个麻烦事。“一般等公交车的时候,我会询问周围的好心人是上哪趟车。如果同路,那就麻烦他们稍微带一下我,如果不同路,就麻烦他们提醒一下我。”陈建国说。[详情]

陈智谋:方便盲人上网的“读屏软件”

对于下身瘫痪了6年多的谭小军来说,出门在外上厕所是一件极为头疼的事。因为坐轮椅的关系,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上厕所必然要大费周章。

几年前他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曾和几个工友一起去超市购物。因为看不见,选购商品的过程很艰难,最后只买了几包方便面。但令人意外的是,装方便面的塑料袋还没等陈智谋一行人走出超市就破了,方便面纷纷从袋子里掉落出来。陈智谋只好俯下身子慢慢去摸索,寻找那些方便面。

他说:“商品越丰富的商场,我在那里越是不知所措。想象一下在商场选购时遭遇突然停电的感觉,你就能体会到我置身商场的感受。”

从此他去超市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结婚后,再也没去过超市,买东西的任务全部交给了妻子负责。“看不见商品,主要是我妻子去购物。”[详情]

田青:看病有苦难言

田青两岁时青霉素中毒失聪,由于丧失听力,她也失去了学习说话的机会。目前在江西师范大学印刷厂工作的她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三岁大的儿子。

而让她头疼的是儿子生病就医的事情。如果孩子生病时也得父母亲陪同去医院,因为丈夫也是聋人,两个人和医生都存在沟通障碍,无法说清孩子的情况而容易造成误诊。

据与田青相熟的手语老师徐小萍介绍,78岁的聋人周文尉就曾因为表述不清自己的病情险遭误诊。周文尉曾经被便秘困扰一年之久,他独自去某医院检查,因为不识字、不太会表达,医生也不懂他的手语。开始医生以为是肠胃问题,对他做了各项检查,最后确诊为肛门囊肿,医生说必须手术切除。[详情]

官方明确残疾人就业税收优惠政策

税务总局今日发布了关于促进残疾人就业税收优惠政策相关问题的公告。公告显示,安置残疾人的机关事业单位以及由机关事业单位改制后的企业,为残疾人缴纳的机关事业单位【详情】

雷邱淋:盲道岂能“盲目”建设

北京的盲道近1600公里,长度世界第一,五环辅路上、甚至高速公路边,都铺设有盲道。然而这么“健全”的盲道却并未给盲人出行带来方便,盲人平时基本不走盲道,因为很多【详情】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很多转折点。转折后,黑暗,被绊倒,看到失望;抑或光明,又爬起,获得救赎。反复地得到后,又反复地失去。

我们这次采访的几位残疾人朋友,都经历了黑暗重遇光明,都被绊倒而后爬起,都失望至极终获救赎。

他们本大可像大多数人一样安于一角。他们站出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些境遇比他们更糟糕的残疾人朋友,更是为了让这个城市越来越美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