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一条老街的前世今生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曾林翔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生米老街地处赣江边,依靠发达的水运,这条长约3公里的老街,曾经店铺林立,车水马龙,南昌市区的许多商贾都到这里做生意,一副繁华景象。但随着岁月的流失,直到我们走上那条建于明代的百年青石板路,才仿佛找回一点它当年的繁华。

2、拍摄伊始,我们一度无法在地图上找到生米老街的具体位置,因为九龙湖新城的像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大楼遮盖了进入这个古镇唯一的小路。我们在生米镇上那一条一公里不到的新街上四处打探之后,才找到当年的那条老街。

3、踏上生米老街那一刻,带给人一种强烈的穿越感,周围的几十层高的大楼矗立在破旧的明清建筑旁。生米老街与万达旅游城最近的地方不过几百米,但这几百米,却造就了仿佛两个世界的代差。

4、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陆上运输的发达,生米老街从上世纪50年代之后就逐渐开始没落。在60年代后生米镇新建了一条新街,生米老街彻底结束了它的商业功能,只剩下一些居民居住。90年代后,老街上的明清建筑纷纷出现破损,部分发生了倒塌,有些古门窗还被人私自收买,3公里古街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

5、进入21世纪后,随着生米镇被划入南昌红谷滩新区,这里周边的地区高速发展,而生米老街渐渐被人遗忘。在这里时间仿佛都被静止,墙上上世纪60年代的标语和21世纪的共享单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6、在最繁华民国的时期,这条街上的店铺有200多间,从食品到文房四宝,再到旅店饭馆一应俱全。而现如今,在这条残破的老街上,大多数房屋只剩下一些陈年的房梁,大门、窗柩等早已不见踪影。

7、“我家这间房以前是开饭馆的,这条街以前很热闹,来这边进货谈生意的有南昌县人、新建县人,南昌城的人也会过来。生米老街其实一共有两条街,一条前街,解放后叫建设街;一条后街,解放后叫胜利街。”70多岁的于奶奶,自从出生起就在这里居住。

8、“这间大房,以前要摆5个圆桌子,一天下来中饭和晚饭都可以坐满食客。那时候,我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常常帮着家里去上菜和招呼客人。”如今,于奶奶家客厅里的大柱子都已经斜了,她也搬到儿子家去住了,只是闲暇时会过来看看老房子。

9、“这些年来,附近的高楼越盖越高,这里的人几乎都搬走了,人们都盼着这里能拆。但我却不希望这样,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把这条街好好地保护和维修起来。”中午,于奶奶在以前家里饭馆的厨房,和她年轻时一样,用早古老的柴火灶生火做饭。

10、生米镇处在赣江码头附近,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物流中心”,当年的新建县也一度把县政府设在了生米镇。来自全国各地的商贩都把货物经此进入南昌城和江西南部,图中的商铺便是生米老街上以前的照相馆,据说比南昌城里出现的还要早,现在却只剩下一面残破的店面。

11、“生米这个地方啊,传说是八仙里的铁拐里路过的时候,掉了一粒米在此,所以取名叫生米。也因为我们新建是产粮大户,所以生米老街上卖米的店铺最多,我家祖辈也都是开的米店。”现在82岁的陈大爷依旧守着,他们家100多前年盖的老宅。

12、“以前没卡车的时候,这里的大米都要靠着人生推一车一车沿着这条青石板路推到外面的码头上,然后一船一船地运到南昌去。我家这老宅子就是靠着我爷爷那辈卖米赚下来的,你看现在路上的这些大青石都断了,也没人从这里运米了。”陈大爷告诉凤见摄影师。

13、“我听儿子说,附近的这个地方叫九龙湖。那几十层的高楼一下子就冒出来十几栋,也不知道要赚多少钱才买得起一套,也不知道这些房子以后有没有人住进来。如果真有这些多人来的话,那咱们生米街可能又会变得繁华了。”陈大爷告诉我们,虽然周边早就是现代都市,但生米老街上的人还有许多仍然在用那几口100多年前祖辈人打下的老井。

14、“早些年有许多文物贩子,还来古街收购老旧的大门、窗柩和厨壁,将一些好的文物低价买过去。而今,一些雕刻着精美花纹的建筑遗迹,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以前街上人们修窗修房都要找我们的,现在只留下了一些零星的遗迹了。”70多岁的曾木匠对我们说。

15、“我家也和这街上的其它商铺一样,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我自己在这里出生长大,当了60多年木匠。70、80年代的时候人们还会找到去修理修理那些祖宅。到我这辈,因为时间相隔太久,已经很难复原那些雕花和木刻了,我们只能在保留结构的基础上让这些房子不倒塌。”曾木匠说。

16、“其它我们也知道保护这条老街的难度很大,因为各种原因,有些人搬离这里之后,就没怎么维护过这里的老宅。许多都年久失修,还有一些人直接推倒后,盖上了新式的楼房。我们修过房的都知道,复原维护比推倒重建要难得多。”曾木匠坦言,想要恢复生米老街其实难度巨大。

17、“对于我来说,九龙湖开发之后来找我打木头的人反而比以前更多了。因为,附近的许多新房需要装修,有些喜欢复古风格的客人就会给我图纸,我按他们的要求打一些仿古家具。但九龙湖那边的商场我去过一次,感觉东西很贵啊,不是我们能消费得起的。”曾木匠对凤见摄影师说。

18、“我在生米老街上出生,在这里活了一辈子,但我和他们不一样的是,我家不是开店铺的,我是种田的农民。如今我家的田早被开发商买走了,盖起了一栋栋高楼。”82岁的唐大爷家后面就是万达旅游城的M区住宅。

19、“我家因为是农民,所以祖宅也没有那些铺面盖的好,但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但现在天井只剩下了一个,砖木也早烂得差不多了,到处漏风漏雨。我自己的几个小孩都去了新建区打工,早早地搬出了这里。”

20、“我孙子告诉我,这附近盖了一个商场。节假日的时候,许多南昌老城来的人都会来这里。咱们生米老街,在我小时候也不就是这个情景吗?我们家自己产的菜籽、油、豆子都会拿到街上去买。只不过现在时代变了,我们老了,这街也老透了。”唐大爷一边说,一边还在用最原始的火盆烧柴取暖。

21、几年前,九龙湖新城正式登上舞台,江西省委省政府、南昌西客站以及各种高档商业综合体都地处这片区域,成为了南昌不折不扣的黄金地块。在时代的大潮下,与之相望的生米老街早就没落于世,人们只能在都市的繁华中,一点点寻找它的踪迹。

22、根据媒体的报道,在2017年南昌两会上,曾经有人大代表提出保护和修复南昌生米老街的议案。但由于修复难度大、保护价值低等问题相关措施一直没有提上日程。与此同时,九龙湖片区的开发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与生米老街几百米之隔的万达旅游城,房价已经达到了均价1万,而这一头的生米老街,未来还在一片未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