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狗而活”的茫然自失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我的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了,尽管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我。但这些流浪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寄托。”在南昌街头,也许你会偶遇一位中年妇女在路边安抚和喂养流浪狗。她就是我们故事的主角胡晓云(化名)——收养了几十条流浪狗的“狗妈妈”。

故事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那时胡晓云和丈夫在深圳做生意,生活水平算是小康之家。“我以前不是现在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那个时候我有120多斤(现在只有90多斤),长发齐腰,还经常出国旅行。”胡晓云拿着她过期护照给我们看她以前的模样,这也是她仅存的一张旧照。

“以前在深圳买的都是名牌衣服,穿的都是几千块一双的鞋子,别人羡慕的不得了。”那些曾经的浮华,就像胡晓云的旧鞋子一样,不论之前有多名贵,如今只能丢在狗笼子上,破旧不堪。

一通保姆打来的电话改变了胡晓云的命运。“那天保姆告诉我,我丈夫带了外面的女人回家,等我赶回家为时已晚,没有抓奸在场。”但这一次不成功的抓奸,也使得胡晓云失去了婚姻。

“年轻的时候,也跟朋友去夜店玩,还染上了吃摇头丸的恶习。看到人家嗑了药好开心的样子,我也跟着嗑。那个时候哪会想这么多,玩得开心就可以。后来离婚了,我只能一个人带着儿子在深圳。”胡晓云告诉我们,离婚后她过得浑浑噩噩,为了找寻寄托,便开始在街头收养流浪狗。

“后来生病了,儿子也没考到深圳的高中,我索性带着儿子回了南昌。”即将回南昌的前几天,胡晓云因为服药过度晕倒在家,联系不上她的好友赶过来却进不了门。一条捡来的流浪狗不停地嚎叫,把门撞开,才让好友把胡晓云救了出来。从此胡晓云便带着感恩的心,在南昌街头的各个角落里,搜寻和收养流浪狗。

“在南昌收养的第一条流浪狗是一条被汽车压过的小狗,我是在一家宠物医院门口看到它的,因为脊椎受伤变形,医生说没得治,最多活三天,所以被主人遗弃。后来,我把它带回了家,取名叫阿信,寓意要有活下去的信心。如今阿信已经跟随我七年了。”胡晓云告诉《凤见》摄影师,每个月她都会在宠物医院附近捡到一两条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我收养的狗狗,不是老就是病,要么就是残疾,都是些没人要的可怜孩子。”现在,胡晓云家里已经养了二十多只流浪狗,每次胡晓云一回家,这些狗狗就一拥而上冲到她怀里。

“狗狗越来越多,我也没法去工作,经济来源也断了。”胡晓云从深圳回到南昌之后,居住在哥哥借给她的一套两居室里。因为长期人狗混居,加上胡晓云没有经济来源,这里的卫生环境极差。刚走近单元楼梯,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胡晓云每天买一些糙米,煮上一大锅,盛出一碗放了辣椒酱自己吃,剩下的给狗狗吃。有钱的时候,一天吃两顿,没钱的时候,一天吃一顿。人狗同食的她,瘦得像柴火一样。

一方面要省钱,一方面为了保证家里的狗狗不生病和传染细菌,所以剃毛、打疫苗等,胡晓云都是自己动手操作。尽管这样,去年冬天,家里还是发了一次狗瘟,十几只狗狗都染上了疾病。

为了养活自己和狗狗,胡晓云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地道口里摆摊,卖一些捡来的旧衣服。每天十几块的收入刚好维持人和狗的口粮。在不能摆地摊又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下,胡晓云每个月会回婆家几次,问老母亲要钱吃饭。

“我很怀念以前长发的样子,现在只能带带假发过瘾。因为头发一长,就可以剪掉拿去卖钱,然后给狗狗们买点口粮。”胡晓云家里挂着一顶假发和一面小镜子,这是唯一能让胡晓云看起来更像个正常人的物件。

“他们都说,我和狗狗睡在一起就是疯了,好多人把我当神经病。之前也有志愿者带我去看过心理医生,说我有‘爱泛滥症’。”在胡晓云家,她的狗狗可以随意在床上玩耍,晚上她会和五六只狗狗一起入睡。

“我就是受不了那些比我可怜的生命,街上捡不到孩子,要能捡到孩子,我也许就不去捡狗狗了。”2008年,胡晓云很想收养一个汶川地震的孤儿,但因为是单亲家庭,没有收养资格,这也使得她只能通过养流浪狗来释放自己的母爱。

“有一次儿子过生日,我回去看他,他一开门就问我是不是又来问外婆要钱。我说我只是想来看看他,可他却把我拒之门外,还对我说‘你又不爱我,你爱的是狗狗’。我没用了,母亲80多岁了还要问她要钱。”说到这,胡晓云不禁抱头痛哭,她说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和母亲,一个没有好好照顾,一个没有好好孝顺。

胡晓云在居民区里养了几十条狗,邻居们对她的意见很大,叫声、异味、卫生问题都让他们头痛不已。为此,胡晓云的哥哥想尽了办法想让她把这些狗狗送出去,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一开始,有不少好心人带我去教会,他们希望让我有信仰,会活得更明白一些。由于我的狗狗会在教堂里拉屎拉尿,他们不让我带狗去,我就再没去教会了。”在社交方面,胡晓云因为狗狗的原因变得越来越孤僻。

后来,在一些志愿的帮助下,有些动物保护人士给她捐了款,大家还组建了救助微信群,但胡晓云说,因为有人中饱私囊,她忍受不了网络上对她的评论,于是慢慢地拒绝其他人的帮助。

虽然全国领养日即将到来,胡晓云并没有想过联系志愿者收养她的狗,“如今和我做伴的狗狗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没人愿意收养”。尽管家人不支持,生活也非常艰辛,但胡晓云依旧很坚定:不会放弃这些没人要的狗狗。

“到了五月份,他们就要把我的狗带走了,我现在要赶紧找一个地方让它们躲一躲。”依据《南昌市养犬管理条例》,2017年春季养犬管理集中免疫登记时间为3月1日至4月底。由于费用和规定的限制,胡晓云在居民区内饲养几十只狗的行为已经违反了规定。也就是说,还有十几天的时间,相关部门就要来处理胡晓云的十几只流浪狗。

在南昌岔道口西路的街心花园里,胡晓云把她收养后没能救活的狗狗都埋在了这里,一共有二十多条。胡晓云说:“人死了要有坟头,狗死了也一样,这个地方有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风水还不错,每年清明我还会来给它们烧香。哪天要是我不行了,就让我和狗狗们死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