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漂泊千里只在这里找到陶瓷梦想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在景德镇陶溪川里有一栋编号为“C11”的建筑,它的前身是景德镇宇宙瓷厂的烧炼车间1号窑厂房。在1970年开始建立起第一条煤烧隧道窑,曾经出产过著名的“国徽瓷”系列产品。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计划经济下宇宙瓷厂的光辉岁月一去不复返,只剩下那条隧道窑遗址静静地躺在厂房里。曾经烧窑的车间,没有了熙熙攘攘的工人,却换成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陶瓷逐梦者”。

透过这些青年“景漂”们的作品,仿佛还可以看到几十年前那熊熊燃烧的炉火。正是这些年轻人,用自己的才华和梦想,让老旧的车间再一次焕发青春。

在面积达3000余平米的厂房里,一共有80多个摊位和隔间,免费提供给国内外的青年陶瓷创业者。从之前风吹日晒的户外地摊,许多年轻人在这里找到了一个能承载自己梦想的小天地,励志的创业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从2012年开始,我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一开始只是周末摆摆地摊,2016年10月正式申请进入了这里,回想这一路真不容易啊。”韩丹是个90后,来自辽宁大连,被称为邑空间的颜值担当。八年前来景德镇读书,之后就再没离开过。

“邑空间和其他市集商城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这里所有人商户都像是一个班级里的同学。我们采取志愿管理者的方式来自治管理,志愿者就像是这个大班级里的班干部。”韩丹告诉《凤见》摄影师。

“这里的一切都是免费提供的,为了保证大家的工作态度和氛围,商户每天要打三次卡。每个志愿管理者都有自己负责的部分,像卫生、考勤、水电等等。”在中午1点半,打卡的创业者们排起了长队。

“这里更像一个乌托邦,大家几乎都来自外地,有同样的追求和价值观。自己的未来自己作主,有活力、有创意,让外来的年轻人有了归属感。”目前,韩丹已经和男朋友在景德镇结婚,定居了下来。

“为了保持创作活力,进入这里的每个人都要经过筛选,年龄一般在35岁以下,要有原创作品,而且还会进行实地考察。我申请的时候,工作人员认真地在我的工作室拍照和询问。”1992年出生的江西抚州女孩黄芳,错过了最早申请进入邑空间的机会,今年完善自己的作品后,她在上个月12号终于进入邑空间。

“摆过地摊的人都知道,在地摊市场完全是靠运气,十次有五次开不了张。而在这里人流量大、游客多,给我们这些刚创业的人带来了巨大的帮助。”黄芳说,她第一天搬进邑空间,销售量就比以前多了三倍。

“邑空间对每个创业者的机会是均等的,三个月一换的末尾淘汰机制,让新鲜血液不停地补充进来,也让每个创业者都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创新和发展。我现在在学习绘画,让自己的作品更丰富,才不会被淘汰。”黄芳告诉《凤见》摄影师。

芮德汕,1991年出生的安徽男孩,和其他景漂不一样的是,他从未在景德镇上过学。6年前,他来舅舅家探亲,从此以后便爱上了这座城市。“我来这里的时候几乎穷得没办法活下去,得知可以进入邑空间,仿佛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之前,我开过饭店、干过行政、当过策划。来景德镇之后,发现这里的创业门槛很低,压力很小,很适合年轻人创业。于是就选择留下来,跟着舅舅学习陶瓷技艺。”后来芮德汕的舅舅和经济人分手,好几个月没有收入,芮德汕也因此没了经济来源。最后,他决定放手一搏,自己开个工作室。

“刚起步的时候,身无分文,向朋友借了三千块钱,租了三个月的摊位。虽然困难,还是坚持了下来。半年之后,我提交申请并通过考察,进入邑空间。”芮德汕说,自己入行才半年不到,就被选入了这里,感觉很幸运。从小地摊到有自己的店铺,芮德汕的人生终于走上了正轨。

“这里的气氛很像一个大家庭,大家每天除了卖自己的东西之外,还一起聊天吃饭,可以交到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芮德汕的女朋友,就是邑空间的收银员,两人打算明年结婚。

“很多北方人都是在历史书上第一次知道景德镇这个地方,我也一样。但没想到长大后,我在这里成家立业。”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姑娘封学芳(左)和江西赣州的小伙谢成龙(右)是研究生同学,这两个80后去年结束了“景漂”生涯,在景德镇结婚买房定居下来。

“在景德镇上完学后,我本来打算回石家庄工作。家里安排好了一份工作,随时可以上岗,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自己的陶瓷梦想,毅然回到这里。”回到景德镇之后,封学芳和丈夫谢成龙合开了一间工作室。在邑空间,他们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店,一边是丈夫谢成龙的作品,一边是封学芳自己的作品。

“在邑空间,为了让每个创业者都公平竞争,三个月抽一次签,轮换店铺的位置。不过,好的作品是不受位置影响的,像我们家这种二合一的风格,让许多人印象深刻。”封学芳告诉我们,今年她和丈夫的目标除了把店铺开好之外,还将为自己的家庭添一个孩子。

河北姑娘郭丽云2011年来景德镇读书,大学毕业之后便留下来创业。两年的地摊生涯之后,邑空间成为了她最好的归属。“以前在景德镇各个地方都摆过地摊,一天卖个几百块就已经很开心了,从没想过自己的东西能卖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去。”

郭丽云说:“在别的地方摆摊,既辛苦又心酸。加上那时候作品不成熟,只能以勤补拙,无论刮风下雨我都会出摊。到这来之后,像是给了我们这些漂泊的孩子一个家,所以我特别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天。”

“因为热爱,所以我想为邑空间做出自己的贡献,于是加入志愿管理者的行列。”在邑空间,郭丽云负责的是每天最晚的关灯、锁门的工作。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郭丽云熄灭了最后一盏灯,邑空间也结束了一天的喧嚣。

此时昏暗的厂房里,只有橱窗中一点微弱的灯光,还在照亮着这些年轻创业者们的作品。窗外春天的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在一片朦胧中,这些年轻人的梦想显得格外夺目。夜幕虽已降临,但这里的故事从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