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投递了18年的守护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镇里乡亲们都说我是个好人,其实我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干好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他们就和家里人一样啊!”邓六林是南昌市湾里区梅岭镇的一名邮递员,18年来他奔波在梅岭大山中为乡亲们送去报纸、信件和快递包裹。由于经常助人为乐,邓六林也登上了今年2月份的“中国好人榜”。

“以前这里是梅岭镇邮政支局,但现在寄信的人越来越少,就剩下我一个工作人员。”随着时代的变迁,梅岭镇邮政代办点的服务大厅早已荒废,邓六林一个人要为全镇一万多人送邮件。

每天早晨6点天刚蒙蒙亮,邓六林便前往邮政所内分拣信件,准备一天的工作。对于他来说,一辆挂着邮包的电动车、一身绿色的工作服,便是全部的“事业”,每天晚上六点左右才能结束工作。

“以前我家邻居是个老邮递员,我看他年纪大就常常帮他干农活。后来有一天,他说自己老了,干不动了,就推荐我去邮政局工作。因为和我竞争上岗的人不认字,所以我就得到了这份工作。”邓六林说,他一直坚信好人会有好报,能得到这份工作感到非常幸运。

“来梅岭镇送信的第一天,由于这里山多,村庄散落在山谷之间,之前的老师傅带着我送了三天。我单独工作的第一天,送信送到了晚上七点多,还是没有完成当天的任务。”不过,一周之后,邓六林就熟悉了所有村庄。从那以后,梅岭镇上的弯弯道道、村村户户,已经刻在了他的心里。

“以前,我每天要送许多平信,都是广东等沿海地带邮寄到我们镇里的,大多是外出打工的人给家人报平安。你想啊,如果这些信到不了,家里人得多着急啊。”邓六林告诉我们,随着手机、微信的普及,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寄平信了。

“现在信少了,包裹和快递越来越多,但我的车小载不了那么多货,所以我每天要跑很多趟才能把所有的包裹送完。”邓六林日均要奔波60公里,不管要去哪一家,拿到邮件的那一刻,他马上就能规划出最快的线路。

“有些加急信件是法律公文,居民拿到手后,往往不知所措。我还要帮助那些不识字的居民阅读、解释这些公文的涵义。”邓六林把一份法院的公文送到了一个偏远山村里,村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外出打工的儿子出了事。在邓六林的解释下,才知道是儿子做生意时货物被偷后的法院结案通告。

“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没给家里挣着钱,眼看同村别人家都盖了新房,我家还是老房子。最早的时候工资只有几百块,给孩子买奶粉的钱都不够。现在一个月也只有1800元,能省一点是一点。”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为了省钱和节约时间,邓六林坐在小溪边啃起了出门时放在包里的冷馒头。

“有一次儿子问我,人家都在家里过年、拜年,为什么你还要去上班?我说没办法,这是我的职责。”18年来,虽然经济上捉襟见肘,但邓六林用自己的勤劳收获了村民们的信任与口碑。

帮老人推车、帮村民找回走丢的孩子、邻里有矛盾时劝劝架……邓六林做的好事太多,几乎把帮助别人当成了一种习惯。镇上的乡亲们几乎都认识这位老好人,他走到哪里村民都会留他吃饭。

“我家住在梅岭镇和招贤镇交界的地方,离邮局太远,之前的邮递员都不愿意去。邓师傅来了之后,就把这个活承担了下来,一送就是十二年。”逢年过节,刘爷爷还会给邓六林准备些食物,让他可以带到送信的路上吃。

“我们这行最怕的就是遇到恶劣天气,下雪结冰我们要步行,下雨还要保证邮件不能湿,其实我也想过打退堂鼓。”邓六林说,他曾经和领导反映,想调到湾里城区。但领导说,这个邮递点送信的难度太大,只有他能完成,所以他就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邓六林家住罗亭,每天要5点起床,骑一个半小时才能抵达邮局。2016年4月,由于雨天路滑,邓六林在骑电动车来邮局的途中,滑倒在一辆满载钢筋的农用车下,手部被压断。休息了大半年,12月份邓六林又重新回到了岗位上。

后来,单位在邮局后面为邓六林安排了一间宿舍,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书桌和一把椅子,工作日他就住在这里。

宿舍没通电,晚上下班后,邓六林要打着手电筒才能在柜子里找到煮饭的米。一个人住,邓六林吃得也很随意,当天晚饭只有一个鸡蛋和小半罐花生米。

“刚来的时候人家叫我小邓,现在我也快变成老邓了。你看这些都是我用过了邮递包,换下来都没舍得丢。”看着之前积攒下来的邮递包,邓六林若有所思,这些年的送信生涯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涌上心头。

“这些奖状都是我最宝贵的东西,等我老了可以给孩子们看看,让他们在工作中能做到尽职尽责。”前几天,南昌市湾里区政府为了奖励邓六林评上中国好人,特别奖励了他2000元。可邓六林却觉得这钱他拿着不安心,希望能捐出去,给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

晚上7点多,当城市里的人们刚刚准备开始丰富的夜生活时,邓六林点上了一支蜡烛,准备铺床休息。“在山里干了十多年,我的青春都留在了这里。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单位能给我转正。干了18年的临时工,总想能有一个交代。”邓六林对《凤见》摄影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