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版“孟母三迁”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毛晨雪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2014年9月起,南昌市开始实施了“史上最严”的“零择校”政策,即严禁违规跨区域、跨学区招生,按地段和区域划分就读,使得学区房开始走俏。“在中国,除了读书还有别的出路吗?我老公就是靠读书走出来的,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郭晶和丈夫有两个孩子,一家四口居住在一间仅有40平米左右的套房里。此前,他们住在青山湖边一个临湖小区里,那套房屋的面积有100多平米。

从100多平米到40多平米,这两套房屋的价格几乎一样。“这套小房子我买的时候,单价几乎达到了16000元/平米,房子太小我们便买一张上下铺。”郭晶告诉我们,导致现在这套小房子这么贵的原因很简单——与其一墙之隔的是育新小学,南昌最好的小学之一。

“我们在青山湖的那套房,对应的是一家电厂的子弟学校,而且还要坐一站车才能到,我爱人坚决不让孩子去那里读书。”此时,郭晶正在等孩子下课,如今她坐在儿子学校的操场边就能看到自家阳台。

“买这套房子不光是为了能读育新小学,还能节约在路上的时间,孩子每天走到教室只要花五分钟。”郭晶说,当初选房的时候,因为这套房要和别人共用一个大门,并不是很满意。但考虑到这套房总价低,不会超出自己的经济能力,所以就买下了。

“以前不太理解,后来自己当了爹妈才知道,现在家庭生活的重心全部都围绕着孩子,孩子上学、锻炼等等都要摆在优先考虑的地位。给孩子买学区房,只是中国式爹妈的一个缩影。”郭晶告诉《凤见》摄影师。

“随着二胎政策的到来,将来读书的孩子越来越多,我估计学区房的热度不会下降。”临别时,郭晶带着我们看到了隔壁邻居家挂出的售房广告,她说这种和名校一墙之隔的房源会越来越稀缺。

“小时候我家隔壁就有一所小学,可父母还是坚持让我去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学校。尽管要步行20分钟,但更好的基础教育才成就了现在的我。”李欢在南京读的研究生,现在在一所高校担任教师,从事教育工作的她,对于学区房的意识比普通人更敏感。

“小区里的那所学校,从硬件到师资,我都不是很满意。我觉得好的教育资源还是在公立学校。”早在2011年,李欢的丈夫为了结婚就已经在南昌新建区附近购置了新房。孩子出生之后,李欢对于小区里规划的一所私立小学并不满意,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俩口子打算购入一套学区房。

一开始,李欢在网上把红谷滩所有的的学区房都查询了一遍,列了一张表格逐个筛选。但她发现学区房涨价的速度太快了,存钱的速度远远跑不过房价上涨的速度。虽然孩子离读书还有好几年,但她决定现在赶紧下手买房。

“我们俩都是普通职工,只能选择总价低的房子。去年11月时,我们看中了南斯友好路附近的一套30多平米的小房子,那时的单价接近了16000元/平米。起初房东要价56万,一星期之后开始坐地起价,又涨了一万块钱。”李欢说,为了能让孩子上南昌大学附属小学,还是咬咬牙贷款买下了这套房。

买房子的那几天,李欢俩口子四处问亲戚朋友借钱,加上自己的所有积蓄才凑够首付款。现在,他们每个月要还两套房的贷款,而离孩子上学还有好几年的时间,所以李欢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新买的房子租出去用来抵月供,不然家里压力太大了。

“这套学区房再加上车贷,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要还8000多元。不过,压力大动力也大,每天都开足了马力工作。”晚上七点半,刚刚才下班回家的胡伟匆匆吃了一碗馄炖,孩子的妈妈还在公司加班。

“为了照顾孩子方便,结婚后我们和父母住在一起,刚开始大家都没考虑读书的问题,如今孩子要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