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幸的童年,找到了幸福的家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毛晨雪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 在鄱阳湖畔的山岭里,江西九江都昌太阳村,这家由全国劳模周学银和太阳村理事长、前都昌市民政局局长周裔开创建的民间爱心慈善福利机构,已经不知不觉走过了十年的光景。这里收养的孩子有孤儿、社会流浪儿童、特困单亲儿童、留守儿童和73名服刑人员子女。

走进太阳村,最让《凤见》摄影师动容的是每个寝室的墙上都挂着一块印有孩子们梦想的板报。尽管这些孩子们遭受过各种不幸,但他们的梦想却一直都在。

“我叫余秀清,今年24岁,12岁那年的一天夜里,我在熟睡中听到砍柴般的声音。在被惊醒后,我妈就过来拍拍我,对我说,爸爸已经死了(被妈妈砍死)。”半年后,余秀清被二伯送到了太阳村。

“我第一天来到这里时,就一栋房子和两个茅草屋,剩下的全是大山。詹奶奶(左一)是我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那天她端了一大盆桃子给我吃,感觉心里暖暖的,好像很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余秀清回忆起第一天来太阳村时的情景。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一样。记得有一次过年,村里其他人都被接走了,全村就只剩下我,感觉孤零零的。”刚来太阳村的余秀清不爱说话的,夜里想念家人时,她就坐在外面抬头看看星星。

“因为有同龄人一起玩,大家慢慢的打破了隔阂。但最重要的还是那些每次来捐助和帮助我们的人,正是因为他们带给我们一次次的帮助,让我们有了归属感,不再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人。”余秀清告诉我们。

“在太阳村里有一些性格孤僻的孩子,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回来陪陪他们,这也是我辞去之前的工作回到太阳村的原因之一。”余秀清在北京完成了大专课程之后,她选择回到了这个让她无法割舍的地方,因为这里还有许多和她一样需要帮助的孩子。

“因为我自己本身很喜欢小孩,所以我正在准备报考社会工作师证。以太阳村为例,在社会的关爱下,像陈坤、马伊利等明星都曾捐助过这里,我们的硬件已经越来越好。但许多孩子们更需要的是心理上的关爱。”余秀清在谈到未来时,她希望自己能够开办一所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为更多的孩子们服务。

“这里的老师很紧缺,许多从太阳村出去的孩子,都会回村里的学校代课。”余秀清说,在太阳村孩子们对学习的渴望,比一般的孩子更热情,因为他们懂得知识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四年前,爸爸在工地上被一辆车猛地挤过来便去世了,三年半前,妈妈在池塘洗衣服,不小心。。。后来,爷爷也去世了,奶奶一只眼睛瞎了没法照顾我。堂哥在网上查到了这个地方后,就把我送了过来。”在太阳村的学校里,11岁的袁冰玲来自都昌县苏山乡。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刚来的时候我很喜欢这里的,因为这里有吃有住,在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照顾我,饭菜没有这里好”。袁冰玲和太阳村里所有的孩子一样,居住在集体宿舍里,内衣裤,餐具都要自己洗。从小他们就过上集体生活,比一般的孩子更早独立。

“这个芭比娃娃是我堂哥送给我,虽然它现在只有一条腿了,但我还是很喜欢。”在太阳村里,孩子们比较缺乏的就是玩具,虽然有很多好心人送来一批批的物资,但是要满足每个孩子的喜好还是很难。

“我在图片上看过上海的样子,有高楼大厦,还有彩虹,等我长大了,我想去上海工作。”袁冰玲在自己寝室的床边,用蜡笔画满了彩虹和自己梦想中的未来。

“在家的时候,没有小朋友和我一起玩,但在这里我交到了很多朋友,所以我并不想家。”袁冰玲的好朋友王纯(左)告诉我们,她俩住在同一个寝室里。年纪相仿的她们是一对“闺蜜”。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偷东西坐牢了,之后妈妈就离开了我。现在妈妈很少联系我,她只来太阳村看过我一次,有时电话也打不通。”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王纯说,因为爸爸已经不能来看她了,所以希望妈妈能多回来看她。

“每次都是太阳村的叔叔带着我去看爸爸,每次爸爸都会说要我好好读书,他还有四五年就可以回来了。等他出来了,我没想让他带我去哪里玩,我只想他每天都陪在我身边。”当谈起爸爸时,王纯傻傻的对我们说着。

“你曾问我,有没有家,伤心的眼泪哗啦啦地下,我是山野的风啊,我是无根的花,冬天的小苗风吹雨打……”在太阳村里,所有的孩子们都像家人一样。大家在一起,学习、吃饭、玩耍。在每天饭前,孩子们都会聚在一起唱起那首《太阳村我的家》。

“我们来这里快五年了,刚来的时候,我们也很想家,我都有晚上偷偷躲在被窝里哭过。”在饭堂里,高利春和高利秋两兄弟,每天都会坐在一起吃饭,哥哥高利春总是像大人一样照顾着弟弟。

“妈妈生病了之后,常常神志不清的说疯话、在家里摔东西,她要不停的吃药才会好。爸爸要去打工赚钱,所以把我们送到了太阳村,爸爸临走时要我照顾好弟弟。”在太阳村里,孩子们虽然有“爱心妈妈“和”爱心奶奶”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但在集体生活的环境下,这里的孩子们更早熟。

“最近天气冷,晚上常常睡不着,所以我和哥哥现在挤在一个被窝了互相取暖,这样就不会冷啦。”弟弟利秋告诉我们,他想长大之后想考上研究生,这样就可以发明治好妈妈病的药物。等妈妈病好了,全家一起去北京玩是兄弟俩最想做的事。

在本次拍摄中,我们遗憾的与周学银、周裔开两位创始人擦肩而过。整整十年,330多名儿童在太阳村渡过了他们的童年,他们中大部份人的照片被制作成了一面照片墙。也许,在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但当他们聚集在太阳村里时,就仿佛黑夜里的点点萤火虫之光聚成了一缕温暖的阳光,让他们感觉到了家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