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爱情故事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万祎 | 校审:万文婷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如果有来生,我想变成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娶她的人。”S小姐和N小姐,是一对同性恋人。她们一个已经出来工作,一个还在读大学。几个月前她们通过网络社交软件认识了对方。“我是一个喜欢长发姑娘的长发姑娘。”N小姐说,她第一次被S小姐所吸引正是她的这句网络签名。她们之间能不能被称为爱情,也许还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

N小姐(右)说,在高中的时曾经有男生追求过她,但当试着和男生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一和男生接触,就恶心的受不了。后来她上网查询,才发现是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不同。今年的情人节,是她们俩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过情人节。

“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也是所有同性恋人面对的问题,就是家人和社会的不理解。”N小姐说,当她父亲知道女儿的性取向之后,差点没把她打死。尽管困难重重,但她们还是选择了继续在一起,N小姐用自己打工的收入租住在了一间30平米的小房间里。

“我觉得世人给我们贴上的那些标签对我们很不公平,而且我为自己是拉拉(女同性恋的俗称)而感到骄傲。除了我喜欢女孩之外,我和正常人没有区别。”相对于别的同性恋人在公开场合的拘束不同,N小姐和S小姐一点都不介意在公众场合亲昵。

“我从上个月开始就为她准备了情人节的礼物,这对戒指是我们一起买的情侣款。这个礼物的含义是,无论在外面受到怎么样的伤害,两个人都要去共同面对,不能让对方一个人独自承受。”S小姐告诉我们。

和所有人的恋情一样,在同性恋人的圈子里,也有现实、背叛、伤害等等的问题出现。而她们最害怕的就是伴侣被男生追求,因为许多女同性恋人在受不家庭的压力之下,会选择“形婚”(和男性举行形式上的婚礼,没有实质的夫妻生活)。

对于未来,两个姑娘说她们最想要的结局,是得到父母的认可。如果父母一直都不认可,她们就只能继续转入地下,等自己攒够钱,去一个接受同性恋的地方生活。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469天,我最大的期许就是你父母能接受我,能让你嫁给我。”小吴(右)和菲菲(左)是南昌大学的研究生同学,相恋一年多来,他们已经开始准备走上婚姻的道路。在他们正在装修的未来新家里,两人充满了对未来的期许。

“我们两个是通过另一个同学偶然认识的对方的,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我们在校园里也渡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爱情生活。但随着毕业的临近,现实的压力随之而来,相比爱情我们现在更多的要面对生活的琐碎。”小吴告诉凤见摄影师。

聊起现在两个人的状态,菲菲说:“还有四个月就要毕业,还有各种考试需要准备,为了找工作还要四处投递简历。虽然家里帮忙给了房子的首付,但是以后的月供还是要自己来交。我们现在仿佛已经开始进入那种每天柴米油盐的状态了。但还好一切都有他陪着我。”

“如果现实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掌控的话,那父母的想法就是一道难关了。除了西安他们哪都不想让我去。”在去年,小吴把菲菲带回了抚州老家,小吴的父母都很喜欢这个未来儿媳妇。但菲菲的老家远在陕西,又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自然不希望女儿嫁到几千公里外的江西去。

为了找到一个好工作,让父母放心她留在南昌,菲菲每天都要去许多写字楼和公司投递简历。这期间无论去哪,小吴都一直陪在她身边,而小吴自己也还要准备自己的从业资格考试。小吴说:“我不想让我们的爱情输给现实,现在经历的这些也是让我们成长的宝贵回忆啊。”

“今年夏天,争取找到一个好工作,我就可以和菲菲去见家长,希望可以把她带回南昌。”傍晚时,结束了一天的奔波,小吴牵着菲菲的手,走在夕阳里。

“今天是爱人重生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们的情人节,是个平淡的化疗日,希望我们这对平淡的小夫妻,能感染那些对爱情充满希望的人们。”29岁的吴静躺在南昌市第三医院的病床上,床头挂着的化疗药物正慢慢地注射进她的体内。她32岁的丈夫邹文俊坐在床边,紧紧盯着心电图仪器。当其他人还在送花、吃大餐的时候,这对被癌症折磨的小夫妻在医院里渡过了他们的情人节。

我们是高中同学,第一次见到我太太的时候,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好美。高中毕业之后的若干年,我们在QQ校友里看到了她,于是我们便走到了一起。”五年前,邹文俊和吴静结婚,一年前,他们的双胞胎女儿出生了,初为人父人母,两口子忙着喂奶、换尿布……享受着两个小生命带来的乐趣。但一次体检的报告让这个家庭几乎走入绝望。

“那一天,我几乎要把我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2016年10月份,吴静结束产假回单位上班后做了一次体检,她左乳的包块被确证为恶性肿瘤,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乳腺癌。拿着诊断报告,吴静坐在医院的大厅里嚎啕大哭,周身瞬间被绝望包围。

面对太太的突患重症,在吉安工作和居住的邹文俊也向单位请了假,两个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着。手术后,吴静还要进行8个疗程的化疗,每次做完化疗都非常虚弱,邹文俊都想方设法给太太补充营养,甚至开四五个小时的车将太太接回吉安,一方面给她做好吃的,一方面让太太和孩子们团聚。

“每次抽血必须在七点半之前赶到,出门得提前一个小时,蒙蒙亮的天让我回想起从前的早读……传说的烂嘴巴终于来了,还没化疗的时候病友就各种恐吓,其中就包括嘴巴烂,说得好凄惨……”从去年11月份开始,邹文俊开始在微博上,每天记录太太的治疗和日常生活。“生这场病,让我突然意识到和爱人的一切都弥足珍贵!所以就想用日记的方式记录下来,鼓励自己,给爱人信心,也想记录下留给孩子们看,让他们学会我们的坚强。”对于写日记的初衷邹文俊这样说。

邹文俊说,关于苦难,他们解释不了,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降临。但关于爱情,他们一直都相信爱能超越苦难。爱情这也是让邹文俊一直守护在太太身边的动力。

爱情也许不够强大到做照亮人生道路的华灯,却一定会是一盏烛火,在幽微处闪着光。在爱情的道路上,即使道路崎岖,坡斜陡滑,但只要两人携手,那一刻便是永恒。这一次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纪录了一对同性恋人,也许你对她们会有属于自己的看法。但这期《凤见》还是要送给那些为爱而努力前行的人,愿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