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南昌遇见海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上午九点,在南昌万达海洋乐园的员工更衣室里,90后的小姑娘涂思雨正在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作为一名运营部的前场员工,每天她都是第一批抵达海洋乐园的员工之一。

“在游客进场之前,我们必须要把整个场馆都巡视一遍,以确保一切正常运转。”刚刚从夜晚苏醒的海洋乐园,没有了游客的喧嚣,一切还是那样安静。只有涂思雨和她的同事们在馆内巡查。

“因为要为游客讲解鱼类知识,所以我们要经过大量的培训,自己也要在网上查阅资料。在花了三到五个月的时间,掌握了这些知识后,我们还要在工作中为游客生动有趣的讲解出来。”为游客答疑、讲解、维持秩序、提供帮助是涂思雨的工作内容。

“国庆节假期,是游客最多的日子,人流量会超过一万人次。因为我们这个岗位是直接和游客接触的,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保持笑容,为游客提供最好的服务。”在海洋乐园里,涂思雨和她的同事们,对于你的好奇和提问从来不会拒绝。

“南昌没有海,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南昌造出一片海洋。”另一边,刚刚结束了通宵值班的设备部员工雷露涛,正在检查刚刚购入一批海水素。在没有海水的城市里,为了维持海洋生物的生命,海水素就成了人造海水的关键。

“制造海洋不仅是制造海水,还要养水,这里使用的海水,由淡水加一定比例的海水素配制成接近天然的海水,再由“LSS维生系统”对每个池子进行循环等多个环节处理,所以每个月要配制2000吨左右的海水。”原本是给城市排水专业的雷露涛,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海洋制造者。

“因为每种生物在地球上生活的环境不同,所以它们对海水盐度的要求也都不一样。比如,活体珊瑚用的是专门饲养珊瑚的海水盐,还有鱼类海盐和动物海盐。”雷露涛正在用盐度计查看人造海水的盐度。

“要让生物适应海洋馆的环境,我们还要进行养水,使用硝化细菌培养基,有时候还要进行紫外线的照射对海水消毒。让水里的硝化细菌生长起来,达到符合生物生长要求的数据才能把鱼放入水中。”雷露涛告诉《凤见》摄影师。

“从负一楼到四楼,海洋乐园一共有28个机房。设备只要停一个小时,生物就会存在危险。虽然我们有备用发电机,但依旧需要24小时维护这些设备,每天晚上都要由工作人员轮流进行四次巡视,一次巡视就要花4个多小时,每天要走3万多步。”虽然游客们从来不会看到雷露涛,但他的工作却是维持生物生命的核心,是真正的幕后英雄。

就在雷露涛巡视机房时,表演部的蓝春红正在为她的海豚小Q准备饵料。今年23岁的她,大学学习的是舞蹈专业。来到海洋乐园之后,她加入表演部和海豚搭档为游客进行表演。如今,在她的生活中,海豚小Q已经成为了她最亲密的伙伴。

“我当时选择来这里工作,就是因为我喜欢海豚。因为海豚们都很聪敏,每次和它们在一起工作,就感觉很开心。”在没有表演的时候,蓝春红的工作就是饲养和训练海豚小Q,每天喂小Q五顿饭,在喂食的同时进行五次练习。

蓝春红说:“海豚的智力大概相当于6-10岁的儿童,刚开始很胆小,慢慢让它们熟悉了之后,经过磨合,海豚会从肢体语言区别自己的搭档。当然它们也会有脾气的时候,小Q不理你的时,它直接就调头游走了。”

当我们结束拍摄,离开海豚表演池时,准备给小Q拍摄最后一张照片,小Q特意游池边隔着亚克力玻璃向我们摇摇尾巴告别。

当海洋乐园里游客不多时,你常常可以看到一个坐在水池边、痴迷的看着鱼儿的女人。她就是来自韩国的林志彦。在万达海洋乐园里,除了众多的中方工作人员之外,还有许多来自韩国的员工。他们把韩国人对海洋的那份热爱带到了南昌,林志彦就是其中一位。

“我从小在釜山的海边长大,从小就喜欢海洋里的动物。大学是鱼类养殖专业,也学了潜水,学校的实验室就在海边。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注定了我一生要和海洋作伴。”作为万达海洋乐园的鱼类部部长,林志彦来南昌工作之前,已经在釜山、迪拜等地方的海洋馆工作,入行已经16年了。

“我第一次学潜水是十八、十九岁的时候,在釜山俱乐部学的,潜水会让自己的身体无重力,让自己分不清是腿还是手,让人感觉很轻松。别人第一次下水很有些害怕,而我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点都不知道害怕。”林志彦管理的鱼类部的工作是,饲养那些海洋馆里的鱼类,所以潜水喂食是他们的必修课。

“当我还是新手的时候,在釜山有一次潜水被海龟咬到了中指,手指都断在手套里。当时拿着手套去医院进行治疗,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好起来的。但我觉得,是我们人类不够了解动物才会造成这种情况,并不是它们的错。”所以,与第一次潜水相比,现在的林志彦到是对海洋多了些许敬畏。

林志彦说:“我一共呆过四个海洋馆,相对于中国有一些陌生感。因为在我的家乡大自然都临近城市,而南昌的城市感很强。所以在海洋馆里,我反而会更放松一点,这里的感觉更像我的故乡。”

在万达海洋乐园里,有一个巨大的主水池,水深有12米,水体量超过一个“水立方”。生活在这里的鱼类也是由林志彦所在的鱼类部负责饲养管理的。鱼类部负责主水池的董小超正在为下水喂鱼准备潜水装备。

“我这个岗位除了给鱼类喂食、保障鱼类健康之外,还要给主水池作吸污清洁、保持亚克力(玻璃)的清洁。”来自江西本地的董小超之前的工作是水下施工,已经有8年的潜水工作经验,前年来到海洋乐园之后,他花了两三个月去学习和了解这些鱼类的习性和饲养知识。

“水下喂食是所有工作中最累的,每天我们要进行两次喂食。第一次给鱼喂食时,手不敢伸出去,怕被咬。十几米的水深还有很大的水压,平时还要定期去做高压氧仓进行疗养,以防身体产生损伤。”现在的董小超,即使在鲨鱼和鳐鱼中间喂食也显得游刃有余。

“因为鱼没有感情,你喂了它100次,都不认识你。加上水下很安静,每次喂食都一个人在水下呆一个半小时。在水下没有人和你说话、没有声音、身体失重,有时会感到孤独。”董小超告诉我们,这份工作除了胆大心细之外,还需要克服那份孤独。

除了海洋乐园里一线的普通工作人员之外,还有一位男人每天都为这些海洋生物和观众游客默默的付出。他就是来自韩国首尔的李星镐。作为万达海洋乐园的总经理,他在2013年,就来过南昌。

“我在2011年来中国工作,第一次来南昌的印象就是这里太热了。因为我的家人都在韩国,所以平时我都教他们使用微信和我视频。我很自豪现在的这份工作,中国虽然有很多海洋馆,但我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来自韩国的海洋馆总经理。”李星镐用熟练的中文自豪地对《凤见》摄影师说。

“我们遇到最困难的事,就是在临近开业时,必须和时间赛跑,在确保水质达标的同时,又要按时开业,所以只能加班加点。”李星镐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上班时间达到了18个小时。但他告诉我们,在那时几乎公司的每个员工都在加班,大家都对这个海洋乐园充满的期待和热情。

空闲的时候,李星镐常常一个人来到主水池前,看着这些鱼儿在水里游弋会让他感觉放松。他说:“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像那只沙虎鲨,看起来很凶悍的表面,但与其他鲨鱼不一样,攻击性并不强。我也会因为开馆很严厉的批评员工,但我的性格和内心还是很温柔的。”

转眼间,南昌万达海洋乐园在结束了一天的营业之后,迎来了闭园时间。白天缤纷绚丽的场馆,顿时变得黯淡和安静。运营部的前场员工涂思雨正在关闭游客入口的闸机。

随着最后一系列设备和灯光的关闭,只有鱼池里的灯光照亮了涂思雨。海洋乐园仿佛也渐渐进入了梦想,那些鱼池里的生物们有的入睡,有的游弋,但这里的故事从未停止,每一个明天都是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