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昌“捡漏”的日子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俗话说“盛世藏古,乱世藏金。”当下一些以盗墓为主题的影视剧热映,大江南北又掀起了一股藏宝寻宝的热潮。古玩圈里有句老话:再高规格的古玩市场没有地摊,是没有文化底蕴的。南昌的古玩地摊集市在节假日里,也是热闹非凡。

练摊是古玩行当的起源,最早在北京城的城墙根下,人们从地摊上不知寻出了多少宝贝。在南昌古玩地摊集市的一片小空地上,竖立着一尊八大山人朱耷的雕像。

名家书画、玉器、瓷器、银铃铛、鞋镏子、印章……名目繁多的藏品,在这里你都能找到,最多的时候有三百多个摊位。

但凡是市场就有交易,据说在在南昌古玩地摊集市上,目前成交过最贵的物件是一件宋代瓷器,三百万元被一个浙江人买走。而普通卖家则差异巨大,有的开张吃三年,有的三年不开张。

古玩市场通常是虚火旺盛,一面是鱼目混珠,一面是有价无市。每个人都想在这汪洋大海里捡漏一件珍宝,也许这才能体现出爱好者们寻宝的乐趣。

在这个地摊集市上,有两种卖家,一种是按日交租的“游击队”。用一个旅行箱装着所有家当,走南闯北在每个城市里呆上几天就走。由于地方文化的差异性,导致出现了“外来的物件好卖钱”的情况。但这些游击队的物件成色往往令人担忧,就算你被“吃了药”(古玩界行话,意思是被卖家骗买了假货),也没地方去找人说理。

还有一种卖家是按月交租的“老字号”,常年在市场里摆地摊,55岁的王师傅就是其中一位。18年前,王师傅从老家东北来到南昌定居。在学校他学的是地质矿物专业,毕业之后干起了石材鉴定的行当,目前可以说是玉石、玛瑙、翡翠等方面的行家。自打这个在古玩地摊集市开业,他就摆了一个售卖蜜蜡的小摊。

“之前我在全国许多城市的古玩市场练过摊。在中国,古玩是个传统行当,规矩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现在还一直沿用着。吃药、吃仙丹、捡漏、到代,这些行话也一直没变。”王师傅边喝着小酒边对我们说。

“虽说是地摊,但也有自己的规矩。一般来说,在文化大城,古玩城里的地摊一周只摆一到两天,但南昌市场小,所有天天都有人摆。”三年来,一周七天无休息的王师傅已经有了不少回头客。

“古玩交易不单纯是价格上的差别,更重要的是知识和眼力的较量。无论是“吃药”还是“捡漏”,事后都不能退货。毕竟古玩拼的就是眼力和实力,行外人不敢轻易下手。”王师傅告诉凤见摄影师。

在王师傅对面,来自上饶的许师傅租了三个摊位,也是每天出摊。和王师傅不同,他卖的是青铜器和一些摆设物件。在市场里,卖同类物件不能挨着摆是一个“潜规则”。

“以前我是开KTV的,几年前倒闭了,后来跟着老乡一起倒腾古玩。我才学了几年,门路懂的不算太多,生意并不是特别好。”在这个市场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古玩爱好者,有许多像许师傅这样的卖家,只是为了讨个生活才进入这个行当。

许师傅说:“南昌这个市场太小了,看的人多,买的人少,不过我们基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谁是真正的买家。在每个城市的古玩地摊上都会有一些漏网的宝贝,所以才会有形形色色的人来看货。我的摊位上也有最好的宝贝,可我不能告诉你。要等有眼力的来,也就是等有缘人。”

有时候,有些顾客会对地摊上的物件心生疑问,直接问许师傅是真是假。“真正的行家如果觉着货不好,只会说不适合,不会说出来。直接问的,一看就是外行。”许师傅表示,在这里一块银元的价格相当便宜,其中玄机自不必说。

“在古玩地摊集市上,你如果不想买,就不能还价。还了价,老板答应了,你必须得掏钱,这是我们这行传下来的规矩。可是现在好多人不懂,还了你的价,说不买就不买了。”一位闲逛的顾客,在许师傅摊位上看中了一串铜钱,还好了价,结果没买。这不,许师傅和他争执起来。

附近一些农民,依托自身优势,从民间收集了大量古董,经常来集市上练摊,赚点小钱补贴家用,来自南昌县塘南镇陈大妈就是其中一位。“最早是在滕王阁接触了古玩行当,觉得新鲜好玩,于是就叫老头子去乡下收这些旧物件,拿过来卖。”

“在古玩地摊集市附近,便宜的房子都被外地人租了去。我一般周末会来这里摆摊,不回乡下种田时,也租住在附近200块一个月的小房间里。”像陈大妈这样练摊的卖家对收藏知识大都一知半解,即便有好东西,也会被明眼人当漏捡走,一年下来只能赚点小钱。

“有时候,也会有人带着东西来摊位上卖给我们,但按照规矩,我们从来不问东西的来历,只能通过眼力来判断东西值多少钱。如果有上等物件,一定会不在南昌出手,我们会带着东西去江浙一带,那里的人给得起价钱。之前传言南昌古玩市场出现了海昏侯的大金龙,完全是不懂行的人在胡说。”陈大妈告诉凤见摄影师。

不过,要在假货赝品遍地的市场上寻到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要具备相当的专业知识,还要有运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南昌本地的古玩爱好者刘老师(右一,化名)就是古玩地摊集市的常客,留着山羊胡子,一顶鸭舌帽,典型的民间老藏家。这次,他在陈大妈的摊位上看中了一块玉牌。

“要寻到宝,坐在家里光看书是没用的。要多去博物馆看实物,看多了真的,假的一下就能认出来。在市场上辨别古玩,要学会看、摸,甚至是用鼻子闻。”刘老师拿起这块玉牌闻了闻,报了一个在原价基础上打二折的价格。

“看到自己喜欢的物件,不仅要辨别真假,砍价也是一门学问。讨价还价往往是心理上的较量,这才是在地摊上寻宝的乐趣。”刚和我们说完,刘老师拿起一件瓷器,仔细端详起来。

在古玩地摊集市上,寻宝的人和故事每天都在继续。这是一个寻宝江湖,从一件件布满尘埃的老物件身上,我们可以触摸历史的印记,感知中国的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