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店小二的“双11”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这是我的第二个‘双十一’,去年‘双十一’的时候,我一个人从早上九点一直打包打到晚上十二点,边打包边哭,根本干不完啊!”两年前,长沙姑娘申莹莹在南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在广场恒茂社区租了个30平米的小公寓,在朋友圈和淘宝经营自己的化妆品网店。去年,身为“双十一”新手的她,营业额比平日翻了4倍。

“今年业务量更大了,虽然有了团队,但是大家手头上都有事情。搬货、打包什么的还是要我自己动手,有时候人家看我一个小女生拖一堆的货,好心的邻居或是保安会主动来帮帮忙。”从今年十月二十多号开始,申莹莹准备为“双十一”屯货,一共是四百多箱,堆满它们估计要一个篮球场。

在“双十一”当天,申莹莹的手机不停的在响。除了屯货、发货之外,还要和买家、分销代理等进行沟通,吃饭的时间都闲不下来。一边吃饭,一边盯着手机屏幕。

为了应对从昨晚开始的爆发式增长的订单,各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单据都会提前放好一堆在申莹莹这里。“记得去年,写发货单笔都写到没水了,所以今年特意多准备了几支。”一些提前预购的订单在几天前申莹莹就已经写好了。

“有了去年的‘惨痛’经历,现在我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打包。到今天11号白天上午为止,我的销售量已经比去年增加了10%。这样下去,我下午就找同事们过来帮忙打包了,不然我一个人又要哭啦。”申莹莹边笑边对凤见摄影师说。

“这是我的第一个‘双十一’,我刚从‘剁手党’变成卖家,所以没有什么经验。”胡老师是小学音乐老师,同时还是一位宝妈。今年一月,她开始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经营代购网店。在今年“双十一”当天,她从“买买买”变成了“卖卖卖”。

胡老师说:“打包第一份商品的时候特别激动,连写快递单都很兴奋。十个月过去了,从买到卖,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打包货品特别累。” 因为刚刚当妈妈不久,所以胡老师售卖的东西主要是母婴用品和韩装。

“记得去年临近的‘双十一’的时候,朋友圈几乎被打折、优惠信息刷屏,现在轮到我来刷他们的屏啦。”和其他网店不同的是,胡老师的主战场是微信,通过朋友圈售卖货品,所有交易用一个手机就能搞定。

“因为还是新手,所以我也不敢备太多的货,之前只是存了一些奶粉之类的货物保底。但是从昨天晚到今天白天,存货几乎也都被买空了。销量比平时多了一倍左右。而我现在能作的就是不停的打包发货。有了今年的经验,明天‘双十一’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了”胡老师充满期待的对我们说。

看完了身边的个人卖家,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双十一”的主力——厂商身上。在南昌小兰工业园的某个工厂,唐水华(左)正在和她的同事准备制作网店用的“双十一”。从工厂2002年成立到2013年进驻天猫,这是她的第四个“双十一”。

““电子商务、‘双十一’的出现,改变了许多工厂和企业的生存模式,我们也在不断地做出改变,让自己更适应网络时代的消费环境。”唐水华是这家生产保健品公司总经理,为了备战今年的“双十一”,她正在给同事们分配全国销售区域的任务。

“记得第一年接触‘双十一’的时候,我们基本属于看热闹的心态,也不知道这一天会给我们带来什么。谁知道,那一次‘双十一’跟平日比销量翻了几百倍,我们都惊呆了。”11月10日下午,为了在凌晨抢购中保证发货速度,唐水华和同事们直接把电脑搬到了配送仓库,以便统一调度。

经过一晚上的拼杀,截至11月11日中午,唐水华公司的销售量比平日里增长了近10倍。在堆成小山的包装盒前,工人正在忙碌的为昨天的订单打包发货,这些小盒子将从南昌发往全国各地。

离开了工厂,我们来到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旗舰店”。“第一年‘双十一’的时候,全公司的人加上八个临时工,整整加班工作了16个小时。”龚震是这家销售家具软装店的老板,今年是他的第四个“双十一”。

我们在11月10日当晚探访了龚震的公司,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双十一”氛围,到处都挂满了口号和标语,“啪啪啪”的键盘声音不绝于耳。

龚震说:“从9月份开始,我们就在备战‘双十一’了。从凌晨开始,30多个店小二全部都在通宵奋战。由于网上购物的基本都是年轻人,为了便于沟通,我们员工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大家加班到12点多,不仅没人喊苦喊累,反而还说笑话、唱歌,比赛拼速度,一起看着销售数据一点点往上加,所以说电子商务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朝阳产业。” 龚震告诉凤见摄影师。

转眼间,“双十一”疯狂的凌晨已经去过,明媚的太阳又照到了办公室的窗口。此时的数据显示,龚震的公司销售量已经比去年‘双十一’还增加了40%左右。

11月11日的上午,由于是工作日,“双十一”将会迎来一个相对低潮的时间段。此时,办公室里已经空空荡荡,部分“店小二”通宵奋战了一夜后,都回到家里休息补觉,准备迎接11月11日晚上的最后一波购物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