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110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在南昌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大厅里,没有警匪电影中的喧闹,有的是清脆的键盘敲击声和轻声细语、此起彼伏的对讲机问答。16名民警、70名接警员,分四班,24小时不间断的对110报警服务台进行保障。

在这里,110接警员和值班民警的工作远不止是接听电话和在电脑上录入警情,而是承担着每宗警情的指令发布、全面协调、督促落实等重要职责。在南昌市区有近6000个摄像头对关键区域进行监控,值班民警可以通过指挥中心的大屏幕,对警情进行实时的监控。

“您好,这里是99号接警员,请讲。”被大家称为朱朱的朱根红,是接警员队伍中资历最老的一位,44岁的她从事接警员的工作已经有11个年头了。

每天早上8点,负责白班的朱朱和往常一样来到备勤室,换上统一的制服准备工作。在接警员的工作中,白班从上午8点到下午6点,晚班从下午6点到第二天上午8点。在后半夜,警情会相应的减少,晚上接警员可以轮替进行休息。

在110接警员队伍中,都是清一色的女性成员。打字输入速度快、普通话标准这都是基本要求,她们最大的特点是对南昌城区非常熟悉。在当天上午,有一起举报斗殴的报警,但是报警人一直无法准确的表述事发地点。最后,朱朱在询问了报警人附近的几栋建筑物后,迅速锁定了事发地点。

“喂,喂,喂,你好……请讲,有多少人闹事?在哪里?”电话还没讲完,报警人就挂了,这样的事情常有,朱朱告诉凤见摄影师。在南昌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平均每天会接到7000个左右的报警电话,其中三分之一是无效电话,甚至还会接到一些骚扰电话。

朱朱说,干接警员这个工作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时间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中一上午就过去了。由于110报警服务台24小时不能停歇,所以接警员的吃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而且要分批次轮流吃饭。

午饭后,朱朱有一段短暂的午休时间,可以在接警员的备勤室休息。备勤室对于接警员来说,就像是另外一个家,几张双人上下铺摆在一起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

除了接警员之外,在指挥中心大厅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岗位就是值班长,这个岗位一般由经验丰富的民警担当。彭帅臣从1994开始进入110报警服务台工作,是这里经验最丰富的民警之一。他的职责就是把110报警台获得的一些重要警情进行调度、处理以及跟进。

彭帅臣说:“我记得我上班的第一天,那时候在老的市公安局,只有六部电话,领导开会说那天的电话量刚刚突破一千。而现在最多的时候一天的电话量有上万个。我现在在值班长的位置,接电话都接得‘飞’起来。”

“那时候上班心情非常愉快,听到电话铃响,感觉可以帮助到别人。现在上班更多的是紧迫感,因为南昌城区的范围比以前扩大了许多,接警的数量也翻了好几倍。”彭帅臣告诉凤见摄影师。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时期,大多数市民都是遇到刑事案件才会想到拨打110。现在大家遇到各种困难第一时候想到的就打110,所以彭帅臣和同事们每天都会遇到许多“芝麻蒜皮”的事情。当天下午,一位市民就报警说,自己的物品被锁在商场的储物柜里拿不出来,希望民警过来帮忙。“像这样的小事情,我们也会派出民警去现场,毕竟群众报了警,就是对我们的一种信任,不能辜负他们。”彭帅臣说。

转眼之间,深秋南昌的下午6点半,夜幕已经降临。这时白班的接警员和民警已经下班,而夜晚的接警员和民警才刚刚开始他们的工作。

晚班的接警员王静怡刚来这里上班一个月左右,80后的她,因为一直没有考上公务员所以就选择了来这里工作,希望能在这个岗位上锻炼自己。她的师傅正是这里资格最老的接警员朱朱。

“来这里最大的感受,就是在工作中要忍受这样那样的委屈。很多时候报警的群众因为心理焦急,不是很理解我们,而我们必须保持最大程度上的耐心去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情况。”由于太忙了,王静怡只能在接电话的短暂间歇期,告诉我们她这一个月来的感受。

在另外一边,晚班的值班民警王任军(右)和陈曦(左)这对老搭档,也在不停地忙碌着。“晚上6点到9点之间,又会迎来一个报警的小高峰。你看,刚才有个女孩子打110求助,希望民警能帮她把掉到八一广场喷泉池里手机捞起来。”当晚的值班长王任军说。

在指挥中心大厅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大号的水壶和暖瓶,不时的就会有接警员和值班民警过来倒水。王任军告诉我们,值班的时候,十几个小时坐在接警台边,眼睛要一直盯着电脑,脑子要不停地转,嘴巴要不停地说,口干舌燥是常有的事。

陈曦,从2004年开始走上这个岗位。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接警是在多年前的某一天早上,大概五六点钟,群众报警称,在李家庄附近有一个带手铐的男子从火车上跳下来。在指挥中心的调度下,根据群众提供的情报,半个小时后就抓到了此人,后来确认该男子是一名从河南押解过来的犯罪嫌疑人。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到了下半夜,报警电话会逐步减少。这时,可以有一名民警去备勤室休息,今天下半夜轮休的是陈曦。“干警察这行,就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概念,熬夜值班都是我们的必修课。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十几年下来,生物钟都会自动转换了,到了晚班都不会感觉很困。”在单位的洗漱室里,陈曦拿着脸盆牙刷准备洗漱。

洗漱过后,陈曦回到备勤室准备休息,这时已经是午夜1点左右了。而他的搭档王任军和其他的接警员还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直到下一个班次的同事们来接替他们。

当凤见摄影师完成拍摄离开时,在南昌市公安局大楼里,只有指挥中心所在的楼层依然灯火通明。接警员和民警们还坐在接警台前,眼睛盯着屏幕,一通通的接听着报警电话,守护着这城市里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