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血脉的故事 说给你听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景德镇人都爱把这里叫宇宙瓷厂,现在这里是陶溪川的工业遗产博物馆。这座老窑炉静静地躺在展区里供人参观,从锻火烧窑到讲述历史,它的角色悄悄发生了改变。陶瓷工业的血脉从这里启程,开始了它的涅磐之旅。

“看到这块老厂牌,多少老瓷工都不禁流下眼泪啊!”今年59岁的老郭,1975年入行,在瓷厂待了39年。当时的宇宙瓷厂,1958年开始建设,经历过计划经济的黄金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来临,它开始逐渐衰退。一代代陶瓷工,把青春都留在了厂房里。

“这些老物件,都是我们年轻时用过的,把它们送到博物馆,也让我们这些老工人的情感有了归宿。”在这代老瓷工心里,工人和工厂是紧紧相连的,都为自己的工厂感到自豪和骄傲。厂子没了,很多工人心头都有一种失落感。

老郭说,园区一共有22栋建筑,只重建了一栋。刚来的时候这里是一堆废墟,厂房倒的倒、塌的塌,支离破碎。为了重现这里以前的风貌,光垃圾就运了5000多车。“对厂里以前的设施,我们最大程度的进行了保留,三年的改造,现在的陶溪川随处可见当年的印记。”

“改造过程中,许多厂里的老设施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比如以前装窑的推车,就变成了花坛。老伙计们看到现在的园区都很欣慰,他们在这里工作、恋爱、成家,为陶瓷事业奋斗了一辈子,这里就是他们的家。”老郭告诉凤见摄影师。

在工业遗产博物馆里,有一面巨大的照片墙,上面印着许多老瓷工刚入厂时的照片。韶华易逝,光阴苒冉,照片里的年轻人都已慢慢老去,但他们留下的陶瓷血脉却在陶溪川涅磐重生。

如今,走在陶溪川文化创意产业园区里,每栋厂房都各具特色,那些波浪型包豪斯式的老厂房,又重新焕发了出了青春。而夜间,这里如欧洲小镇般充满异域风情,成了本地人喜爱的时尚消费之地。

这些不再吐着黑烟的大烟囱,如今成为陶溪川的时尚地标。瓷博会期间,这些大烟囱摇身一变,成了潘多拉3D视觉秀的舞台。千年的窑火火热燃烧,幻演出的太空美景让无数人惊呼,成了瓷博会期间最有范、最时尚的看点。·

“我本人在陶瓷艺术设计方面是个新手,但我很喜欢陶溪川,他和我擅长的书籍设计领域一样,让艺术融入了生活,让更多的人真实接触到了艺术。”陶溪川开园首周,举办了10多场艺术展览活动,期间吸引了众多艺术界泰斗捧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书籍设计大师吕敬人就是其中一位。

在陶溪川艺术周上,吕敬人不仅为景德镇带来了有着“中国最美书籍展”之称的书籍设计展览,还举办了主题为“美书,留住阅读”的分享会。凭借着自己在设计界的人气,吕敬人成为了陶溪川的红人,但凡有他出现的地方,都有粉丝跟着。

“让更多的人理解和热爱艺术,在这一点上陶溪川做到了。所以,我把我的展览带到了这里,带到了景德镇,让景德镇人可以接触到陶瓷之外的艺术。在整合其他艺术领域方面,陶溪川是景德镇的先行者和标杆。”吕敬人对凤见摄影师说。

在陶溪川文化创意产业园区里,有一栋和其他厂房风格不一样的建筑,这就是有着浓浓北欧特色的“北欧中心”。这里汇集了陶溪川艺术周上的绝大多数国际艺术家,成为了陶溪川与国际对话的窗口之一。

在北欧中心,不仅有来自各国的艺术家,还有一群来自北欧五国的志愿者。这群从冰原雪山来的留学生是陶溪川艺术周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瑞典大男孩马库斯就是其中一份子。

1996年出生的马库斯,典型的“小鲜肉”。目前在云南学习的他,将在中国进行为期一年的社会实践。在艺术周上,他负责协助布展、为国外艺术家提供帮助等工作。在景德镇陶溪川的这一周,成了他最奇妙的中国经历。

“在我们国家,也有类似工厂改成艺术馆的地方,但没有陶溪川这样大的规模,也没有这么多艺术家聚集起来的活动。我很喜欢陶溪川这个地方,一方面它可以通过陶瓷让我更了解中国的文化,另一方面这里的国际交流氛围会让我们更加适应,不会有陌生感。”

在陶溪川艺术周的北欧艺术展上,中国传统的陶瓷文化和世界各国的陶瓷文化相互碰撞,产出的火花呈现在陶溪川的各个展厅上。借此良机,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陶瓷艺术家来到景德镇,加入了“景漂”一族。

“你知道,陶瓷对我来说会上瘾,我的生活不能没有陶瓷艺术。用中国话说,来到陶溪川是一件很有缘分的事情。”来自英国的陶瓷艺术家梅森,住在距离伦敦五十公里附近的一个小镇上。自从1982年接触陶瓷艺术以来,就再也离不开这个领域。

一年前梅森就来过景德镇,那时候正好是陶溪川国际工作室刚成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工作室的艺术总监。更巧合的是,艺术总监之前看过他的作品,就想邀请他来陶溪川,那次见面之后,两人一拍即合。

目前,梅森还要在这里待两个月。他觉得陶溪川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这里有一种以前遗留下来的氛围,让这个古老的工厂获得重生。“它在中国和外国艺术家之间,建立了一座非常重要的桥梁,这是一个很棒的体验。”

除了梅森之外,来自大洋彼岸的“景漂”还有美国人喇叭(LABAR)。相比梅森,喇叭有幸成为了陶溪川国际工作室的三位元老级艺术家之一。“在中国,在景德镇,陶瓷艺术家会被广泛的认可和尊重。这些文化会传递至特定的群体中,让所有人很容易互相交流,这种待遇在美国是没有的。”

“我刚来时,这里尚未建好,但中国人的效率和速度着实让我惊讶,他们的努力让我很快就搬入了工作室。在美国,也会类似的艺术街区,不过都是为了炒高房价,之后艺术家撤离,商店进驻,又变回了商业街区。在我看来,陶溪川是一个十分独特的地方。”聊起中美陶瓷艺术的差异时,喇叭很羡慕中国的文化氛围。

“无论是吃饭、呼吸,还是睡觉,我都和粘土相关,这也是我现在在做的。在美国,大家不是特别能理解为什么我会如此沉迷,但对于我来说‘沉迷’的原因是创作,也是我最喜欢的事情,陶溪川帮我成就了这一切。”喇叭说,如果有一天他回到美国,他会向身边的朋友们说起他在中国的美妙经历。

在老外眼里,景德镇是个神奇的陶瓷圣地。陈彦佟,这个来自辽宁丹东的小伙,则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想。今年30岁的他,从刚开始在工厂里当画师、后来到夜市摆地摊、再到自己创业,来景德镇已经是第6个年头了。

陈彦佟说:“一年前,我还在夜市摆摊,直到朋友和我说,陶溪川有一个对大学生资助的项目,我便填写了表格去申请。后来才知道进入有门槛,工作人员会认真对每个申请者的工作室实地考察,核查入驻者的原创能力,以保证这个项目的创意性。”

“直到通过审核,我才发现这里有许多像我一样来自各地的原创陶瓷工作者。更惊喜的是这些店铺的家具和装修全部都配置好了,我们直接带着作品进驻就可以。这种模式,给了许多景漂族一个无忧的创业模式,保证了原创的活力。”在陶溪川的帮助下,陈彦佟作品最远卖到了欧洲。这是他以前不敢想的事情。而更多和他一样的年轻人,正在陶溪川起步自己的梦想。

凤见摄影师发现,现在的陶溪川完美保存着原版的陶瓷工业遗存,已俨然成了景德镇的新地标,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媒体及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此。他们在这里生活、交流、创作、分享,同时通过微博、微信分享,也把自己秀成了陶溪川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对很多慕名而来的艺术爱好者来说,陶溪川更像一个精神家园。这里时常能看到高水准的国际陶瓷艺术展览,可以领悟中西陶艺创作语境;邂逅来自瑞典、丹麦、挪威、中国、荷兰等国的设计师、艺术家的讲座;欣赏阳光从红砖块垒起的玻璃窗洒成柱状的光影,在工业文明酿造的艺术长廊里仰视别样的陶瓷艺术作品,塑造着从未感受过的别样视觉体验。

在陶溪川无数梦想的背后,还有一个人值得记录,他就是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刘子力。3年前,他肩负重托,带着一代人的梦想,开始率领团队踏出陶溪川涅槃之路,实现传统制造业向现代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转型。“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于我来说都有感情,让它们复活、重生是我的责任。”

“来陶溪川,注定是一场美丽的‘遇见’。我们不仅要把老一辈陶瓷工人的精神传递给年轻人,更要让新一代景德镇人变成真正的手艺人养活自己。同时,为国内外来景德镇的游客打造一个亲切、精致、浪漫的瓷文化之地。”刘子力对未来充满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