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娘的爱与哀愁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夏一寒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进贤县池溪乡位于南昌市的东面,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乡镇,从南昌开车要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才抵达。这里一小部分男性早年在越南从事小商品生意,经媒人介绍娶到了越南新娘。后来,这些嫁到进贤的新娘又把自己的亲戚介绍过来。

进贤县一半以上的外籍新娘在池溪。在池溪注册的外籍新娘有20人,其中越南籍19人,柬埔寨新娘1人。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由中介或媒人介绍,由双方相亲决定是否成家。

在这些涉外婚姻中,男方多数年龄偏大,在经济、文化程度等方面都不算很好。为了帮助这些家庭,池溪派出所挂牌成立了全市首个外国人管理服务站。让外籍新娘们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条例》,避免非法滞留的情况发生。

“来这里之前我从没看过下雪,嫁到这里的第二年,第一次看到下雪,开心得跳了起来!”42岁的阿红(化名,右)2010年嫁到池溪,是第一批嫁过来的越南新娘。如今,她已经可以说一口带着进贤口音的普通话。她和丈夫是由在越南做生意的进贤人介绍认识的。夫妻俩生了两个孩子,大女儿5岁,小儿子2岁。

阿红(右)的老家在越南太平市,在首都河内附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从河内坐车到友谊关入境,再坐车到南宁,由南宁坐火车到南昌,一路辗转花了两天时间。阿红说,刚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以后会嫁到这里,第二次和丈夫相亲后,才决定嫁给他。

阿红在老家也是农民,和丈夫一样都是种水稻,只不过越南可以种三季稻,南昌只能种两季。今年夏天双抢的时候,她也会帮助丈夫下地干活,一点都不比当地媳妇差。

刚来的时候,阿红最不习惯的就是吃中国菜。相比越南,中国菜油多、辣椒多、佐料多,不像越南的饭菜都是汤水,比较清淡。不过现在,阿红不仅习惯了这里的饮食,还学会了做中国菜,有的时候还会用从越南带来的佐料给全家人做越南菜。

阿红说,中国同越南的风俗文化差不多,但是中国的经济要好很多,现在越南生活在山里的百姓还是太穷苦了,她的哥哥和弟弟都在越南种田。虽然年年都特别想回家,但自从有了两个孩子,阿红就把心思全放在了子女身上。今年,阿红准备带着孩子和丈夫再回娘家一次。

从不习惯到逐渐适应南昌的生活,阿红和丈夫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今年俩口子花4000多元买了一个电动三轮车。由于在南昌过得很幸福,这几年阿红开始当起了红娘,把自己的越南亲戚介绍到这里。

“在越南女孩坐月子要三个月,在中国只要一个月。”25岁的阿琼(化名),刚刚生完二胎,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家坐月子。她和阿红一样,也来自越南河内附近的一个小城市,两个人算半个老乡。

2013年夏天,已经嫁到池溪附近村子的小姨妈把阿琼带到中国和丈夫相亲。她觉得丈夫家的条件还不错,人也很老实,一个月后就从友谊关入境,嫁到了池溪。

在越南的时候,阿琼读了12年书,相当于我们国家的高中毕业,这在越南算文化程度比较高的。所以,她认识一些英语单词,会用手机软件和家里人联系。阿琼还建了一个池溪越南新娘的微信群,这些姐妹们可以互相聊聊天。

阿琼说,在中国最不习惯的就是天气。越南的气温常常是40度左右,刚来南昌的时候,冬天最难熬,她冷到根本没法出门。现在,她已经慢慢适应了。如今,丈夫在山西打工,常年不能回家,阿琼怀孕生产的这段时间,都是婆婆在照料。“婆婆做的中国饭很好吃,我现在反而吃不习惯越南菜了。”阿琼说。

在池溪,除了19位越南新娘之外,还有一位来自柬埔寨的新娘。她叫蕾吉(化名),2013年嫁到中国。与越南新娘不同,她没有同胞在进贤县,加上语言不通,除了丈夫之外,几乎没法和别人沟通。蕾吉的丈夫吴先生说,有时候他出去干活,老婆一个人在家确实很孤独。

吴先生今年35岁,他和蕾吉同样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在池溪结婚后,蕾吉为丈夫生下了一个男孩。刚来的时候,两个人完全没法交流,都是靠手语比划。现在,蕾吉也只能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吴先生说,除了语言,其他方面蕾吉都非常习惯。

妻子的老家在哪,吴先生并不认清楚,只知道她是柬埔寨国籍。看蕾吉从老家带来的照片,不难看出她家里应该也是农村的。无论是越南新娘还是柬埔寨新娘,她们刚来中国的时候都很瘦,在这里生活几年后几乎都长胖了。同样是农村,中国的生活条件还是大大好于她们的故乡。

蕾吉在农忙的时候,要和丈夫一起打理家中的二十多亩田地,全家人的收入大多数都来源于此。吴先生说,虽然两个人语言沟通很难,但是蕾吉非常懂得照顾家人,很多时候会主动帮他一起干农活。

因为没有朋友,蕾吉常常给家里人打电话,最贵的时候曾经打过八元一分钟的国际长途。在蕾吉家的墙壁上,她画满了许多家乡柬埔寨的花朵和图案,旁边写了一个柬埔寨单词。当我们问起这个词语的意思时,蕾吉说一个中文字——家。

对于蕾吉来说,她的家已经从柬埔寨变成了几千公里之外的池溪。虽然有些孤独,但丈夫和孩子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支柱。也许有一天,她会带着孩子和丈夫再回到自己的老家探望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