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见第64期:我最亲爱的战友

总策划:毛宁 监制:徐茜茜 主编摄影:史玉琨 实习生:汤鹤辉 邓依可 校审:李波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想必大家都知道“狼牙山五壮士”,照片上的两位战士就曾经身处那支英雄的部队。“我15岁就参加了八路军,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就是在狼牙山上三营七连六班的那些兄弟。”91岁的任福林讲起那段抗战岁月时,满怀感慨。时光冉冉,如今照片中的小战士(右一)已变成了耄耋老人。

任老说:“ 1941年日军秋季大扫荡,我们团大部队离开了狼牙山地区,由一分区转移到三分区,部队留下一小部分战士在狼牙山与日本鬼子周旋。当时,三营七连六班为掩护部队突围,没有走出去。最后,五名战士砸烂武器,舍身跳崖,他们就是英勇的‘狼牙山五壮士’。”

“如果没有狼牙山的那五位战友,我们团不会撤离得那么顺利。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叫舍身报国。”说罢,这位90岁的抗战老兵站起身来,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敬了一个军礼。

1950年,无数的中国军人在“雄赳赳气昂昂”的歌声中跨过了鸭绿江,投入到抗美援朝的战争中。家住吉林丹东的19岁小伙宁天云,也跟随部队入朝作战。

战争结束后,宁天云辗转来到南昌定居。如今,已经84岁的他在好几个社区担当公益律师。每当回忆起那段战争岁月,上甘岭战役让他至今无法忘怀。“在上甘岭战役时,双方阵地每天易手十几次,战斗异常艰苦。”

“我记得,那天是美军的一波冲锋,无数发炮弹像雨一样落到我们的阵地上,然后一大波美国士兵就朝我们冲了过来。白刃战时敌人的刺刀划中了我的额头,血流不止,我还以为自己的眼睛没了。就在那时,我们排长曹奎冲上来用枪托敲碎了那个美国兵的脑袋。”宁天云一边指着脑袋上留下的伤疤,一边对凤见摄影师说:“那场战役太惨烈了,我们一个排50多人,打到最后就剩6个。包括曹排长在内,那么多的兄弟都牺牲在了朝鲜。”

宁天云说:“失去战友的经历,让我不想过多地回忆战争。不过,尽管战争是残酷的,但战士永远不能怯懦。”在宁天云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和孙子都纷纷投身军营,扛起父辈的旗帜。

如果说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都离我们太过遥远,那对越自卫反击战就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场战争。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刚刚爆发。刚入伍一年的程九根就从南昌奔赴广西,在空军某部担任地勤机械师。交战前,上级要求程九根和战友们在衣服上别着写了自己血型、家庭住址的布条。有经验的老兵就告诉程九根,战争一触即发。

“当时我们的任务就是陆军打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我所在的机场是空军前线指挥部,一共有300多架飞机24小时待命。我们飞行员的素质比越南人强许多,空军部出了许多传奇事迹。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位营级飞行员。”虽然时隔多年,但在程九根眼里,依然对他十分敬仰。

“那是一次普通的战斗巡逻值班,我们一架飞机在中途突然失联。就在大家以为被击落的时候,一个小时后,他出现在了雷达上。原来为了避开越军雷达,这位飞行员贴地飞行侦查,一直飞到了河内都没被发现。还用机载的相机拍到了许多越军的部署信息。”这些故事,程九根在他的老兵之家里,一次次对年轻人说起。

1982年,程九根回到了南昌,调到了卷烟厂工作。退休后和一些老兵创办了“参战老兵之家”俱乐部,这里除了定期举办老兵聚会等活动外,还会让许多年轻人来参加交流,让“八一”精神和他们的故事一样,一直传承下去。

“虽然没打过仗,但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我都有幸和最先进的战友在一起。”吴屹,父亲是军人,从小生活在部队里, 1990年入伍,加入武警部队中最优秀的机动大队。

在鹰潭当兵的日子里,吴屹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作为全训制部队,一天下来训练衣上全是汗渍。除了日复一日的训练,吴屹还结识了好友黄卫华(左一)。在部队的日子里,吴屹和黄卫华一起训练,一起生活。作为本地人的吴屹,让来自浙江的黄卫华一点都不感到孤独。

时光飞逝,许多战友离开军营后,都未能相见。但这对好朋友一同提干,又一同转业成为了普通民警,还在一个辖区内工作。多年的友谊,让这两人脱下迷彩之后依然如兄弟一般。他们也都在各自的岗位,以老兵的身份燃烧自己的青春。

“到了我们这个年代,军营都是独生子女,一场非典让80后们一夜长大。”秦方,南昌人,2001年入伍,在广州空军某部队汽车连担任汽车兵,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时期,让这个80后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

“当时和我关系最好的是南昌老乡姜兵(左一)。平时训练的时候,他练的军事动作相对差一点,会被教官训,我总安慰他,多练练就好。后来非典爆发,我们所在的广州是重灾区,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战友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完成每项运输任务。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不敢有丝毫懈怠。”秦方感慨地说。

2003年退伍后的秦方,结婚生子,选择当摄影记者,“因为我喜爱摄影,算是自己的一个梦想。”南方遭遇洪灾,让秦方深有感触,“因为当过兵,在拍一些战士抗洪救灾的场景时,我有深刻的体会,这样就能通过我自己的拍摄更好体现这些战士们的奉献精神。”

李海平(右一),江西吉安人,1999年加入南昌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一队。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大地震,李海平在14日凌晨受命随江西消防抗震救灾队赴阿坝自治州汶川县映秀镇救灾。不过他未曾想到,在汶川的日子里,他结下了一份生死之交。

在一次涉险过陡峭悬崖时,同组的队友张勇(右一)脚一滑,整个人直往悬崖下坠,幸亏爬在张勇之前的李海平眼疾手快,伸手将其牢牢抓住。李海平没想到接下来的救援,他和张勇一起多次和死神擦身而过。图为:南昌消防特勤大队赴川抗震救灾突击队抵达汶川。

在一栋坍塌的七层住宅楼里,一名叫陈晏的女子被压在里面。由于救援洞口十分狭小,上级命令让身材小的张勇在前,李海平随他之后进入进行协助。谁知在救援时发生了强烈余震,刚打好的救援通道被挤压变得更小,李海平和张勇也身处危险之中。不过,幸好之前外部做了物理支撑,3小时后,被困104小时的陈晏被成功救出。

如今已经四十多岁的李海平是南昌红角洲政府专职消防中队的副队长,负责队里的器材训练和装备维护。好朋友张勇也在退伍后回到了老家赣州。人们常说,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那份感情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而在军营、在部队,这种感情无论在和平时期,还是在战争年代,都一直在传承从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