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见第171期:来,我们一起脱口秀!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史玉琨 | 校审:谌晨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每周三晚上,来自樟树的90后创业者肖璜(图右)和他们的团队都会在南昌红谷滩区的一间咖啡馆里,准时开启他们的脱口秀演出。他们的“一支麦”脱口秀俱乐部是江西唯一的一个脱口秀俱乐部。和全国绝大部分俱乐部一样,俱乐部里的成员都来自社会各界,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学业,到了周三晚上他们又都会走上脱口秀的舞台。

2、脱口秀的段子大部分来自于生活本身,它和相声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那么深刻的表演痕迹,它更像是有一个人在和你分享他的生活经历,在用幽默的方式和你聊天。所以,他更具有普及性和草根性,而脱口秀俱乐部里最有意思的表演就是“开放麦”。

3、“开放麦”是一种对所有人开放的脱口秀演出,不设置任何的门槛,只要你愿意上来说,都可以加入。对于观众来说,就像开彩蛋,有时会遇到很有意思的段子,也有时会遇到很无趣的表演。每个月俱乐部都会设置一个“开放麦”的爆梗王大赛,对于所有爱好者都有公平参赛的机会。

4、肖璜说,开放麦本来是一种用来锻炼新人,锻炼新段子的场次。但这种场次的演出现在都场场爆满,半年时间连续近20场次演出的票全部售空。而且,现在每一场次的新增观众达到了50%左右。

5、肖璜大学毕业之后,在上海呆了五年从事广告营销产业,由于家庭原因他选择回来创业。因为喜欢脱口秀,加上脱口秀综艺在互联网上的火爆,全国各地都开始发展线下的脱口秀俱乐部。而南昌又没有脱口秀俱乐部,肖璜所以就想着自己创立一个。

6、“我们的团队成员都是95后左右的年纪,从今天4月起开始建立脱口秀俱乐部,半年之内飞速发展。南昌这座城市对于脱口秀的热爱大大超乎了我们的想像。”肖璜说。

7、“以前,大家都在抱怨南昌没什么文娱演出,许多演出都绕开南昌,南昌一度称为文娱洼地,所以我们就想自己创造一个俱乐部来填补这个空白。南昌这个市场很有潜力。南昌人只是找不到文娱生活,不是不热爱文娱生活。”肖璜说告诉我们。

8、在每场演出之前和结束之后,参加本次脱口秀的演员们都会聚集在一起,总结复盘和准备稿件。对于这些年青人来说,站上台演出并不是观众看到的那么简单。

9、胡子瑶,99年出生,大学的专业是话剧演出。目前在一支麦俱乐部从事脱口秀演员和工作人员,也是俱乐部里唯一的全职脱口秀工作者。第一次上台演出的时候,他甚至都并没有看过脱口秀演出。

10、“目前这个工作更像是我的爱好,基本上能养活我自己,而且这份工作能带给我快乐,但是我想脱口秀以后也许并不是我会长期从事的职业。”胡子瑶说,现在每个脱口秀演员,平时工作生活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但是走上台之后,他们都会把自己最有活力的一面展示给大家。

11、黄珊珊,一名普通的事业单位行政人员,接触脱口秀才半年,去年12月份才第一次登台演出。“我在大学参加了辩论队,所以有一定的语言表达基础。准备一场开放麦的演出要花掉两个晚上左右的时间来准备文本,还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打磨稿子。一般写好段子之后,都会给身边的同事朋友先讲讲,如果他们都觉得不好笑基本上这个段子就很难热起来。”黄珊珊说。

12、“我在生活中和在台上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形像,聚会中的暖场者,大家开心果。但是上了台才发现,生活中好笑的人不一定台上也好笑,从生活中的开心果到舞台上的表演者,这个跨越是每个脱口秀演员必经的道路。”黄珊珊坦言。

13、被大家叫作小鲶鱼的谢维予是一支麦脱口秀俱乐部的颜值担当,她平日里是一名普通公司白领,过着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接触脱口秀是在几年前,每一次上台是在去年8月份参加开放麦。“我刚开始也很紧张,还会把重要的关键字写在手上,但是后来渐渐的也放开了,第一次参加开放麦就拿了爆梗王,内容都是自己生活中的琐碎。”谢维予说。

​14、对于谢维予来说,创作是脱口秀中最难的部分,每天生活中遇到好笑的事情,她都会记下来。段子憋在家里是写不出来,一定要去接触更多的人。如果你是观众,在现场想笑的话,一定要大笑出来,观众的反馈对于演员特别重要。谢维予说道:“脱口秀给我带来了挺多成就感,幽默这种东西努力也会有结果的。”

15、周宇君,20岁,来自九江的江西农业大学学生,专业是动物科学,18岁第一接触脱口秀。“在的小时候,我就在学校讲相声和小品,第一次参加开放麦是在武汉。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我周围的同学们都觉得这件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可以提升各个人魅力,会让大家对你更感兴趣。”周宇君说道。

16、“对于脱口秀演员来说,这种表演形式和其它表演型式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输出许多自己的观点,它更像演讲。在未来,我并不想把脱口秀当成我的职业,千万不要把热爱的东西变成工作,但是我会一直把脱口秀当成爱好延续下去。”周宇君告诉我们。

17、由于疫情的影响,一支麦脱口秀俱乐部春节前的演出就已经全部结束了。肖璜说,现在俱乐部有99个脱口秀演员,常态演出者只有20-30位之间。来年的小目标就是,能在南昌的俱乐部里培养出几个成熟的脱口秀演员,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门新兴的语言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