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妈妈南昌寻亲故事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在我记忆里,从92年左右开始,几乎每周都会有许多的外国人来到江西宾馆,收养由江西各地福利院带来的孤儿。那些孩子大多数是有一些疾病的,而且几乎都是女孩。”曾在江西宾馆工作了八年的闻晓洁告诉我们,20多年前,作为江西省为数不多的涉外宾馆,江西宾馆几乎每月都会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

2、“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些来收养的外国人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方,都是说英语的国家。来收养的家庭都提前准备好了婴儿车、尿不湿、玩具等婴儿用品。几天后这些孩子们就和养父母一起坐上大巴车踏上了出国的道路。”闻晓洁说,许多孩子就在江西宾馆第一次见到了他们的养父母。图为,当年在江西宾馆工作的闻晓洁。

3、时间的指针拨到了2013年的8月24日,和20多年前一样,留洋弃儿的故事还在继续。一位清洁工在南昌市八一广场的南面绿化带里,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在报警之后,女孩被送到了南昌市福利院收养。

4、当时孩子被一快红色的毯子包裹着,包裹里还有一张出生条上面写有孩子的出生日期——2013年农历6月20日。毯子里还有尿不湿、衣服、奶瓶以及一些药品。

5、后来,女孩一直在南昌市福利院生活,取名叫雨蒙。和许许多多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一样,他们过着集体生活,没有专属于自己的爸爸妈妈,福利院的孩子们就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6、“我一看到雨蒙的照片,就知道她是我的女儿。那是在2015年有10月,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第二天早上我们就打电话给代理机构,提出收养的请求。”在2016年的1月8日,那时雨蒙已经快3岁了,来自美国Erin夫妇申请收养了她,并在那天见到了她。

7、“雨蒙确实有一些健康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在美国很容易处理。我们选择对她的具体健康细节保密,但她的生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Erin说,之前他们就了解到了雨蒙有一些健康上的问题,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雨蒙的收养。在去中国之前,Erin和丈夫还有女儿就在美国作好了迎接雨蒙的准备。

8、“她刚开始对我们很胆怯,但很快我们就熟络了起来了。在去宾馆的路上,我用普通话告诉她,我是她妈妈。她第一次对我微笑,我的心是那么的满足。”Erin说,这一切仿佛是上天注定要她收养雨蒙。

9、“起初,她非常害怕我们的宠物(我们有一只狗和一只豚鼠),因为她以前从来没和动物一起住过,但现在她非常爱它们。她很快就学会了英语,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在见我们后一周左右,就大概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话。”Erin说雨蒙很好地适应了她在美国的生活。

“我们回家后的第9个月,就把她送进了幼儿园,她在那里做得很好。她有很多朋友,老师也很爱她。她每周参加体操课,并恳求我为她报名参加芭蕾舞课。”Erin表示,雨蒙非常迅速地融入了在美国的生活。

11、“大约在回家后的第6个月,有一天,我们在谈论中国,雨蒙说:‘妈妈,我很高兴你收养了我。’这真是一句甜蜜的话,而且我知道这是她心里真实的想法。”Erin说,对于雨蒙的身世,他们从不避讳。雨蒙知道自己出生在中国家庭,之前居住在孤儿院。也知道由于某种原因,亲生父母无法养大她。

12、“不管她出生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相信她的亲生父母有权知道她过得很好。我们只是想让他们知道雨蒙是安全的和被我们爱着,我们也愿意与他们沟通。”Erin认为,雨蒙要在尽可能健康的环境中成长,她需要了解自己来自哪里。这包括了解她的出生家庭,她的健康史,以及学习中国文化。

13、“2018年3月,我和我的朋友Faith Winstead开始了‘南昌项目’。Faith也收养了一个来自南昌的孩子,我们都想为他们找到亲生父母。Faith找人和我一起,在今年年初来到南昌。在我们的两次搜索都没有得到真正的结果后,我们决定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今年的4月27日,Erin和Faith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在南昌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希望更多的人帮助他们,并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传播。

14、“我们收集了一组视频,其中有32名来自南昌的收养儿童,他们都在寻找他们的原生家庭。后来我们决定把范围扩大到全江西,这样我们可以帮助更多的家庭。截至2018年6月,我们共有102名收养儿童,全部来自江西省,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他们重新与原生家庭取得联系。”Erin告诉我们。

“我们一开始找人代替我们去南昌寻找线索,他首先去了当时发现雨蒙所在地的警察局,我们很幸运,当时接警的警官还在,并想起了雨蒙。并把我们的人带到了当时发现雨蒙的八一广场的具体位置。但当时的电话是一通匿名电话,所以线索又断了。”Erin说,附近的清洁工也听说当年发现雨蒙的事情,但都没有更详细的线索。

16、“我们也访问了南昌的多家医院,看他们是否允许我们查看出生记录。有些医院同意,有些却不同意。最终,没能在医院查到任何能与雨蒙匹配的出生记录。”Erin和志愿者在南昌多个公共区域张贴了关于搜索的海报,也收到了一些新的微信联系人,但都没有线索。

17、“在南昌,‘南昌项目’目前还只有十个左右的志愿者来帮助他们寻找亲生父母。虽然我们在微博,微信、以及自媒体还有传统媒体上都进行了刊登,但有用的线索真的太少了。”珊珊,本职工作是一名医疗社工,在今年‘南昌项目’启动之后,更加入了帮这些孩子们寻亲的行列。

18、“为了找到亲生家庭,这些美国妈妈,学会了用微博、微信,并在微博上发贴子寻求帮助,最初的一批志愿者就是在微博上看到信息之后加入的。他们还把孩子们的照片,制作成了可爱的人偶,送给了我。”珊珊说,在她加入之前,就已经有志愿者加入了这个项目。因为工作的关系,她一度也去儿童医院去查询过是否有匹配的信息,最后都没有结果。

19、“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难度真的挺大的,这几个月都暂时没有任何进展。我也联系了一些寻亲组织,但因为孩子们不是走失而是遗弃的,所以没法进行DNA数据库的比对。而且我们的志愿者人数实在太少了,大家平时也要工作,所以效率很低。”珊珊告诉凤见摄影师。

20、“Erin和Faith走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内容类似感谢信之类,但我们能为这些孩子们做的事情太少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也会一直坚持下去,希望这些孩子们找到自己的根,让他们的人生变得完整。”珊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