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当伤痛变成温暖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十年前,当我们抵达震中映秀镇的时候,我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那种悲凉的气息从来没有体验过。眼前几乎没有一栋完整的楼房,到处是残垣断壁。”李海平,现任南昌红谷滩新区红角州专职消防队队长,十年前作为一名普通消防战士,随队前往震中映秀镇进行救援。

“我们当时的任务是对一栋银行宿舍楼进行清理,根据生命探测仪显示,还有一名女职工被压在废墟中。经过12小时的努力,我和队友们终于把她从废墟中救了来。后来,我们知道那名女职工叫陈燕,在地震中她失去了一只手臂。”在映秀的日子里,李海平和战友们没日没夜地在废墟里找人。

3、“之后的几年里,陈燕来我当时服役的消防部队看望过我们好几次,每次都带着满满几大包四川特产。退伍后,我也尝试过别的工作,但每当人们问起我在消防部队最难忘的经历,我都会想起那年的映秀镇。”退伍后,李海平正式加入了南昌红谷滩新区红角州专职消防队,“5·12”的经历让他明白消防救援才是他一生最热爱的事业。

熊飞龙,现任南昌红谷滩新区红角州专职消防队指导员,十年前作为第二批支援力量抵达的是北川县城。“那天接到命令准备出发的时候,我还在洗澡。十几分钟后,我们就踏上了前往昌北机场的道路。我当时的任务区域是北川县城。在北川,队友们和我日复一日地到处搜索废墟,希望可以探测到一丝丝生命讯号。”

5、“我记得,有一位老人每天都在自己家的废墟里四处搜寻。后来得知,这个老人在地震中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他只想在废墟中找到仅有的一张全家福。听老人说完,我们也帮着他在废墟里扒拉。几个小时后,老人拿着那张我们帮他找到全家福,在废墟前哭了好久。”熊飞龙对《凤见》摄影师说。

6、“从震区回来之后,虽然可以暂时忘却那种悲伤,但经历过那些生离死别,就更加热爱和珍惜自己的生活,从此我也无法割舍消防救援这个职业。作为老兵,我会常常给新兵们讲述当年的故事,用自己的经历来激励他们不断地前行。”在消防部队,许多经历过十年前“5·12”的老兵都已退役,而熊飞龙和李海平在退役后加入了同一支专职消防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缘分。

7、“‘5·12’发生之后,在这场巨大的灾难面前,老百姓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帮助他们的救援人员。那年我刚加入警队两年,就随队进入灾区,我们的工作区域是北川。除了那些残酷的生死之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灾大难面前,即使是陌生人,也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那份依赖。”吴锐,现任南昌市公安局特警(防暴)支队七大队四中队(女子中队)副中队长,在十年前的北川,地震给她带来的是一份特殊的亲情。

8、“记得刚去北川的某一天,天空下起了暴雨。我们在帐篷里躲雨,一位大妈正推着婴儿车却没带伞,我便喊她进来避雨。第二天,帐篷里多了许多水果和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字条。原来这位大妈在地震中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灾后只剩她一人独自照顾外孙。由于大妈的女儿和我年纪相仿,后来她便成为了我的干妈。”在这十年中,吴锐几乎成了干妈最亲近的人,几乎每一年她们都要见面,一起去旅游。

9、“离开北川的那天,全城的老百姓几乎都出来送别我们。当我们准备走上大巴时,不少陌生的面孔冲上来拥抱你,一时间大家都热泪盈眶。那时,我才明白,在短短的几十天里,在失去亲人的情况下,我们是他们唯一的依靠。”吴锐说,这场灾难让许多素不相识的人,成为了彼此生命中的寄托。

10、吴利东,现在是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症科医生,十年前作为医护救援队前往青川县木鱼镇进行支援。“我去灾区的时候才34岁,一晃十年过去,我也老了十岁。当年,地震发生之后,我们医院立即组织医疗救援队准备前往灾区。得知这个消息,我立马写好申请,要求加入救援队。干医生这一行,在灾难面前,更应该冲上前线。”

11、“在青川的几十天时间里,我们的医疗帐篷成为了老百姓来的最多的地方。人们围着我们的帐篷搭建起一个临时的简易帐篷村落。许多本不相识的人成为邻居,互相照顾。当时的工作强度很大,可我们几乎忘记了疲劳,每天只睡两到三个小时。”吴利东说,当地的老乡为了感谢远道而来的医生,纷纷从自家废墟里挖出仅有的食物给他们做饭。

12、“从灾区回来,我加入了医院里最危急的科室——急诊科。在急诊科,面对生死的情况比其他科室要多很多,每次遇到这些情况,我都会想到在木鱼镇的日子,时时提醒自己尽全力去拯救每一条生命。”吴利东说。

13、除了救援人员,还有很多媒体记者前往震区,记录并传递那些最真实的画面。江南都市报摄影记者许南平,十年前是首批抵达灾区的江西记者之一。“作为一名退伍老兵,如果我还在部队肯定会加入救灾的行列。不过,我拿起的是相机,同样冲到了灾区的一线。那段日子里,让我最难忘的是一所帐篷小学里的孩子们。”

14、“地震过后,许多原本很开朗的孩子都变得很沉默,一些失去双亲的孩子默默地坐在废墟前发呆。在那时,我们便意识到这些孩子不可以没人管,团省委的志愿者们便建起了帐篷小学。每天从附近的村庄里接孩子到学校,晚上再送回去。”许南平回忆说,江西的志愿者们通过教画画、玩游戏等方式,来抚平孩子们心理上的伤口。”

15、“刚开始那所帐篷小学只有50多个孩子,后面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个。十年过去了,这些孩子都已长大,有的考上了大学。作为记者,不能一味地报道伤痛,更应该引导大家积极面对以后的人生。”许南平告诉我们。

16、方亮,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护士,十年前加入灾区救援队,在青川县木鱼中学负责抢救伤员。“那时我刚参加工作第2年,得知地震发生,在下了手术台的第一时间我就加入了抗震救灾的队伍。我是医院的第一个男护士,相对来说,面对各种艰苦的条件,男性更坚强,心理承受力也更好。”

17、“在救灾后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协助当地卫生院进行医疗援助。一起共事,一起救人,让我们和当地的同行成为了好朋友。每年‘5·12’,大家都会互相发短信联系问候。”方亮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在‘5·12’十周年的时候去木鱼中学看一看。

18、“救灾回来之后的半年时间里,我们没有人愿意提起在灾区的日子,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残酷,太过于沉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段经历反而让我们得到了成长。”方亮说,作为男护士,许多人不太理解,让他有些苦恼。从灾区回来之后,他才明白,在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也可以发光发热,对自己的职业多了一份自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