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摔跤少年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实习生:万彭楠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江西省萍乡市麻田中心学校位于著名的武功山风景区脚下,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耕种在武功山的金顶下。由于山路崎岖,这里一度是萍乡市最偏远的地方,而麻田中心学校也曾经只是一所非常破旧的农村学校。

2006年,从江西省摔跤队退役下来的朱志辉担任这所学校的校长,开启了 “体育治校”之路。“文化跟体育并不是冲突的,体育是一种教育。体育人比一般的孩子更懂得规则。通过比赛和训练,他们更有拼搏精神。这就是我们农村学校需要的精神面貌。”朱志辉说。

3、每天早上7点,学生们开始练习4分钟的摔跤操。摔跤操是校长朱志辉和体育老师共同琢磨出来的一套普及摔跤动作的课间操,全校学生不论年龄大小、性别,共同参与其中。每次做操,朱志辉都会在队伍前亲自指导。“从一年级开始就要训练,通过6年摔跤课间操的练习,我们麻田小学所有的孩子都会摔几招。

4、麻田中心学校有近70%的留守儿童,“这个比例是非常大的,学生的心理问题也比一般的地方要多。”朱志辉认为,“通过摔跤运动,孩子们能够变得更积极、更阳光。”此外,朱志辉会邀请家长参与其中。例如,让家长来做摔跤文化节的裁判,让父母和孩子共同经历拼搏的过程。

5、在三四年级,学校会对每个学生进行体能测试,表现优秀的会被挑选出来进入摔跤专业队。每天下午4点到6点,包括几乎整个暑假,队员们都要训练,每年还要参加各种市级、省级比赛。为此,学校为队员们免费配备了健身房和摔跤馆。

6、9岁的彭梓鑫(红衣)是麻田中心学校摔跤专业队32名队员中年纪最小的一员,二年级的时候被教练选中。当年教练选中彭梓鑫并不是由于他身体条件出众,而恰恰是因为他性格孤僻,调皮捣蛋、成绩不好,所以教练就想通过练习摔跤来改变他。

7、在彭梓鑫小的时候,爸爸在部队当兵时遭遇出车祸去世,妈妈现在在广州打工,平时他和姐姐都由外婆照顾。在练摔跤之前,彭梓鑫特别叛逆,奶奶交待什么事情都反着做,但加入摔跤队之后,彭梓鑫渐渐地变得懂事了许多。

8、“摔跤跟打架不一样,打架是乱打,摔跤不是,摔跤要讲规则,对对手要有礼貌。我最喜欢的训练科目就是打实战,这样最接近比赛,每次我都不想输。”彭梓鑫每次训练都特别刻苦,大汗淋漓。

9、“我想快点长大,可以保护奶奶和姐姐。以后和我也想和校长一样,能进省队、进国家队,这样就能去南昌、去北京了,还可以在赛场上见证庄严的‘升国旗,奏国歌’仪式。”彭梓鑫对凤见摄影师说。

10、像彭梓鑫这样的孩子,麻田中心学校还有很多,目前,这所学校已获得市级、省级、国家级奖牌两百多枚,为江西省队甚至国家队都输送过人才。2008年,麻田中心学校被列入江西省摔跤后备人才训练基地;2011年,被国家体育总局命名为国家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2013年,被国家体育总局评为国家级青少年体育俱乐部。随着学校声名鹊起,家长们对待摔跤的态度也有了变化,甚至有一些女孩子都加入了摔跤队。

11、摔跤队里有四个女孩,刘欣就是其中一个。有一次体测,她的测肺活量达到了2000多ml,随后被教练选中,踏上了练习摔跤的道路。2016年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走红,让当地更多的村民开始认同女孩练习摔跤。

12、刘欣有一个姐姐,曾经也是麻田中心学校摔跤队的一员。“姐姐和教练都和我说,只要你吃得了苦,就去练摔跤。练的女孩子少,相对来说更容易赢。爸爸妈妈也很支持,还叮嘱我不能偷懒。”刘欣的妈妈说,自从孩子练了摔跤之后,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放学后不会再躺在床上玩手机了。

13、和同龄女孩一样,回家后刘欣喜欢待在家里玩毛绒玩具。“我应该和姐姐一样,到了中学可能就不会再练摔跤了。有时候太累,我不想去体校成为专业的运动员。”刘欣说。

14、林子洋今年11岁,是麻田中心学校六年级学生。“我想爸爸的时候就会站在家门口,看着武功山的方向,想着爸爸什么时候可以下山回家陪我玩。”小时候母亲的去世,让这个孩子情感上更依赖他的父亲。当摔跤出现在他的生活中,林子洋的性格也悄悄地发生着改变。

15、林子洋属于那种很有天赋的孩子,身体素质很好,就是教练常说的好苗子。林子洋说:“我喜欢对抗,和队友一起摔很有趣。并不是因为把队友摔倒在地很开心,而是大家可以一起交流,慢慢成为很好的朋友。”加入摔跤队后,林子洋交到了许多好朋友。

16、“有的时候感觉摔跤很难练,也很累,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觉得开心。”林子洋说,虽然教练有时候很凶,但他很喜欢教练,能学到很多东西。“训练时偶尔会有擦伤,常常是在训练结束之后才发现流了血,但这些小伤对大家来说不算什么。”

17、9月份,林子洋就要上初中了,他和教练说想一直练下去。教练说,按林子洋现在的状况,只要他愿意一直练摔跤,就很有可能被提拔到江西省队。那个时候,林子洋就可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8、在朱志辉坚持的背后,质疑的声音从未断过:一些老教师的思想没有转变过来,总觉得体育终究不是正路;一些家长也会质疑,担心影响孩子的文化课成绩。麻田中学的初三学生彭真,就陷入了中考和摔跤之间的两难选择。

19、“如果当年这个孩子11岁去了省队,现在应该可以进国家队了,这几次全省比赛他都保持前三名的成绩。可家长担心影响学业,放弃了那次机会。”朱志辉告诉我们,有很多这样的孩子,上初中以后,因为学业的压力,家里就不让孩子继续训练。由于临近中考,彭真也中断了训练,开始备考。

20、上一年级的时候,彭真的姐姐练摔跤,他就跟着一起玩,到今年已经是训练的第九年,期间打了四年比赛,最近的一次比赛是在去年,拿了全省第三名。“彭真体质好,训练也特别认真,每次别人练完,他会主动要求加训,当时如果去了体校,是很有可能拿全国前三的。”朱志辉至今有些惋惜。

21、尽管没去体校,彭真依然有一个小目标,“想拿个第一!”虽然这段时间彭真暂停了训练,但是经过协商,爸妈同意他中考完继续训练,准备今年九月份的省运会。

22、“摔跤相当于给了孩子们或者说家长们另一个机会和出路,特别对于那些非常淘气、成绩又不好的孩子。但能走多远,没有人能够保证,毕竟我们只是一所小学,到了初中,学校之间可能存在理念的冲突,而孩子成才更关键的年龄段是在初中。”朱志辉一边走过教学楼里一幅巨大的摔跤海报,一边向我们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