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人阿春的母亲梦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曾林翔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黝黑的皮肤、后脑随意扎起的小辫,略有些龅牙,不矮的个子,笑起来憨厚又善良——一个朴实的农村女子,这大概是大部分人对阿春(化名)的第一印象,完全跟印象中的“双性人”形象扯不上关系。

2、阿春生于1974年,自一出生,就既有女性的生殖器官,又像男孩一样是个“带把儿”的。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带她到当地的医院诊治,医生说可以通过手术治疗。但阿春的父亲似乎不太关心自己的这个孩子到底是男是女,加上手术需要花钱以及母亲的离世,所以阿春的身体至今保留着“双重性特征”。但在骨子里,阿春使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女人,也渴望成为一个真实的女人。(摄于2014年)

3、阿春为了实现自己当女人的梦想,也曾经求助过媒体,她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是在2014年。当时山东媒体帮她联系到一家医院,并愿意帮助她完成手术,山东的媒体也纷纷报道了阿春的故事。阿春说,山东的医院最后还是没有帮她完成手术,原因是她的血小板太少,手术风险太大。但阿春自己并不相信这个原因,她认为是山东的医院只是为了炒作而利用她。(摄于2014年)

4、那次手术失败之后,阿春开始去福建打工。在超市里打打零工,每个月赚1000到2000元,因为长时间没回家,所以家里的她以前居住的老房子也倒了。阿春说,等她凑够了5000元就回来把房子修了。

5、“去年我还到了山东的医院,那边全部变了,人也换了。我就一直要他们给我办出院的材料,最后我拿着他们给我的出院材料。把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性别全给改成了女性。”现在,阿春已经领到了新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6、“换了身份证之后,我就把以前的旧衣服、照片全部扔了。以前我花了1000多元买的西装和那些男式的衣服我也全部不要了。我就想以一个普通女人的身份从新开始,当然如果那次手术成功了,我就和正常女人一样了。”阿春告诉凤见摄影师。

7、“我早就想养了。那个时候想养个女孩子都找不到。这个是没办法,他养不活。再加上是亲戚介绍来的,就比较放心。之前我也去算命,算命的说我会有个儿子。”今年8月份,阿春的父亲有个远亲的熟人说,自己有个儿子养不起,老婆又是残疾人,想过继给阿春。阿春接到父亲的电话后,立即就从福建赶回了南昌进贤的老家。

8、“我把他抱回来的时候,就一点点大,我就买奶粉给他喝,都是整箱整箱的买。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村里的人都说我把儿子照顾的好。其实,我养这个儿子,也是想老了之后有个小孩在我身边照顾我,我不想自己老了之后一个人过。”阿春说。

9、“我现在就想给我儿子上个户口,万一他有什么小毛病,我们可以给他办医保卡。像他前两天感冒到现在还没好。我那天带他去医院挂号。本来有医保卡挂号就一块钱,没有医保卡挂号就要十五块。”阿春说,因为喝奶粉,所以孩子的抵抗力很差,一不小心就会生病。

10、“我去了民政部门问,他们说没有领养证就办不了户口。民政局告诉我领养证现在办起来很严格,要打证明。但我觉得,是我们没有熟人,所以这个事情就办不了。”当我们问起阿春,民政部门到底要她出示哪些证明,要走哪些流程时,阿春自己也不知道。她觉得没有熟人和关系,民政局就不会帮她办事。

11、后来经过凤见摄影师的核实,根据进贤县民政部门耐心和官方的解释,阿春的情况符合收养条件。阿春如果要给儿子办户口,需要收养方提供收入、健康、未婚证明,以及送养方的贫困、残疾和独生子女证明。所以阿春首先要找到孩子的生父母,和他们协商办理领养证的事宜。

12、“我儿子的生父已经有73岁了,比我爸爸还大两岁。他二婚后生了三个孩子,最大的男孩他自己养,第二个女孩送人了,第三个小儿子就送给了我。”阿春和父亲,坐了半小时的汽车来到了儿子生父的家。

13、“我这个房子是一个年4000块租的,下面养猪,上面住人。我家里的田早就种不动了,我现在靠着养猪和捡破烂维生。我老婆20多岁,来这里六七年了,是一个残疾人。”阿春儿子的生父老赵(化名)告诉我们。

14、“我老婆现在话都不会说话,她吃饭也要我喂给她吃,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现在可以扶着墙走一点点路。我老婆还有一个哥哥,情况和她一样,但我的三个孩子都是正常人。没有我,这个女孩子早就饿死了,我还花钱给她办了户口和身份证。”老赵(化名)说,自己也是半截入土的人了,生了孩子只能给别人养。

15、临走时,老赵答应阿春会配合她把该打的证明都给打了,帮孩子上户口。但阿春事后才知道,老赵根本没和老婆打结婚证。阿春说,老赵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所以也不会打结婚证。送养方没结婚证,就意味着手续不齐全,孩子户口的事仿佛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16、“我孩子的亲爸不会去打结婚证的,我们没熟人,没关系也打不到那些证明,所以我觉得民政局的人故意在刁难我。”在阿春心里,她宁愿相信熟人和关系,也不愿意相信正规的流程可以帮助她办理到户口,更不会去说服老赵打结婚证。后来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建议阿春通过南昌市福利院办理收养手续,但阿春表示,自己的孩子不是福利院捡来的,自己也不想大费周折地跑去南昌。

17、“我好喜欢他啊,他好爱笑。肚子饿了的时候就‘咩啊咩’的叫,好像是在叫妈妈一样。有了这个小孩就有人叫我妈妈了,有了个孩子就有了家,我当然开心了。”阿春说,以前出去打工的时候人家都会问她家几个人吃饭?生了几个小孩之类的问题,以前每次问到这些,她就很尴尬,现在她有了儿子也不会怕回答别人了。

18、“我现在已经在儿子身上花了五六千块钱了,等办好了户口,我就带着儿子再去福建打工赚钱。我想多赚点钱给孩子读书,我想我的儿子去读私立学校,读了书才能赚钱。”回到家里,阿春常常要边带孩子边干活做饭,现在她没出去打工,没收入过几个月孩子根本没法养活。

19、第二天,阿春来到了村后的山上,拨开一堆堆杂草给母亲扫墓。“我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走了,我想有一天我结婚生孩子了,带着孩子来给她扫墓。给我妈多烧点钱,希望她在那边放心。”在妈妈的坟头,阿春祈求妈妈能保佑她的孩子身体健康。希望有一天,她和妈妈一样成为一个真实的妻子和母亲,能带着自己的儿子和丈夫来看妈妈。最后,我们希望所有的网友读者们可以为阿春出出主意,帮孩子办到户口,圆她的母亲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