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宜黄 美丽故事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杨艺锴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在宜黄县城的东南面,屹立着一座高山——卓望山。600多年前,居住在山下的人们为了在砍柴时驱赶野兽,渐渐地发展出一种独特的邀伴方式——农民们用镰刀按照“咯咯七咯七咯七”的节奏敲打禾杠,听到信号的农民便会加入队伍结伴而行。就这样,一种宜黄独有的国家级非遗——禾杠舞诞生了。

2、“在我们父辈年轻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会跳禾杠舞,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一些老年人才记得那些动作。为了让这种独有的文化保留下去,2006年到2009年,我们便开始进行抢救工作,最后在老年大学里找到了20多位会跳禾杠舞的老人,平均年龄60多岁。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学习禾杠舞的。”51岁的熊瑞云现在是宜黄县禾杠舞的第五代非遗传承人。

3、“以前上山去砍柴,大家边走边敲,互相传着唱。禾杠舞有两个道具,镰刀和禾杠。后来,为了保护生态封山育林,加上煤气的普及,很少有人去砍柴,年轻人也就逐渐淡忘了这种舞蹈。”为了帮助普及禾杠舞,熊瑞云的丈夫不仅和她一起跳舞,还在家里亲手制作道具,宜黄禾杠舞木头镰刀和禾杠都出自熊瑞云丈夫的双手。

4、“到了2014年,我们对传统的禾杠舞进行改良,把禾杠舞和广场舞结合起来,降低动作难度,让大家更能接受。此外,我们还在县文化馆开办禾杠舞培训班,让毕业的学员们去社区乡镇教乡亲们。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禾杠舞的行列。”熊瑞云对我们说。

5、以前都是中老年人来参加培训班,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对禾杠舞有了兴趣。“现在许多小姑娘主动来学习,家里的男人们也愿意来跳禾杠舞。每到傍晚,大大小小的广场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咯七咯七的声音。”熊瑞云说。

6、唐光明,宜黄戏的三位非遗传承之一,从小在宜黄戏的圈子和艺术氛围中长大,对宜黄戏耳濡目染,有着深厚的感情。“我父亲是宜黄戏的琴师,我叔叔是宜黄戏的武生,我姑姑是化妆师,我姑父是司鼓,一家人都从事宜黄戏的工作。”

7、“小时候,我几乎是在剧团里长大的。7岁那年,父亲就要我学唱戏,还学习了乐器。后来我考到了江西省文艺学校,定向学习宜黄戏,1982年分配到宜黄剧团。”唐光明向我们介绍起自己学宜黄戏的经历。

8、除了唐光明,邓家两姐妹是宜黄戏的另外两位传承人,姐姐邓春晖更是为数不多科班出身的宜黄戏演员。“小时候天天看着父亲和同事们在台上演戏,特别崇拜他们,觉得剧团里的人就像明星一样。在我19岁那年,从抚州的文艺学校毕业后,就开始跟姐姐和老一辈的老师们学习宜黄戏。”妹妹邓淑玲在姐姐和父亲的影响下,也成为了宜黄戏的演员。

9、“宜黄戏有近400年的历史,我们既会唱最古老的剧目,也会唱一些改良过的剧目。改革开放后,电视、电影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人们对戏曲的兴趣越来越小。我们刚开始重排宜黄戏,最缺的就是人员,人少的时候甚至只有我们三个人去表演。乐手需要临时去一些乡镇里找,能上台演出的都是一些老艺人。”唐光明说。

10、“从2006年开始,为了重新让宜黄戏回到老百姓的面前,宜黄戏被确立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大家的努力,宜黄戏重新开始演起来,看戏的百姓也越来越多。我们不仅在县城新盖的大剧院里表演,还常常送戏下乡,免费为基层的百姓演出。”唐光明告诉《凤见》摄影师。

11、“我记得小时候人家买票看戏都要找熟人,虽然我们现在是免费送戏下乡,但看的人一点不比当年少。有一次我们在镇上演出,台下有不少拄着拐杖的老人,还有人竟然打着吊瓶来看戏。看到这些场景,我们心里暖暖的。”邓淑玲说。

12、“以前最艰难的时候,只能穿着旧衣服去演出。现在政策好了,我们重新购买一些道具、器材,宜黄戏也一点一点回到以前火热的状态。”邓淑玲表示,最难的还是挖掘人才,培养一个可以上台演出的宜黄戏演员,需要三年的全职训练。

13、“这几年我们从小学生开始培养他们对宜黄戏的兴趣。尽管不收钱,大多数小孩只是把它当成一个课余爱好,到了中、高考的时候就不会再继续关注下去。现在我们在抚州文艺学校有十几个学生,会定向分配到咱们这。如果他们能来,很可能就是宜黄戏的下一代传承人。”邓春晖说。

14、让我们把目光从传出禾杠舞的卓望山,移到春山如笑的玉泉山。除了同时拥有两个国家级非遗戏曲舞蹈,宜黄的美丽乡村也同样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景。有着百年历史的二都镇帘前村庄不仅西靠玉泉山,而且北接著名军事将领谭纶之墓,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可在2015年之前,这里还是一个相对落后封闭的村落。

15、在帘前村,我们认识了一位不起眼的扫地老人,他就这里的老村长袁明才。“我从小就出生在这个村子里,这里的人世世代代务农为生。我当村长的时候,村里的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大家只知道村后的玉泉山曾徐霞客游历过的地方,村北的墓是大英雄谭纶的。除此之外,大伙对村里的发展压根就不懂。”

16、“后来村里来了很多专家,开始对咱们村进行改造和重新规划。从那以后,村里多了诗歌园、百草园、古戏台、村史馆、禾杠舞广场和文化长廊、自行车道、游步道等设施。”袁明才说,几个月前从村里出去打工的年轻人回来探亲,发现村里大变样,一点不比城里的公园差。

17、“村里人都知道北面的谭纶墓,早在明朝万历年间就有了。作为咱们宜黄的英雄人物,村里的人每逢大年初一都会去祭拜他。后来国家文物局来了工作人员,请求我协助他们看护谭纶墓并立起了国家重点保护文物的牌匾。”袁明才说2002年谭纶墓曾经修缮过一次,由于资金不够,效果并不明显。

18、“现在国家正准备把谭纶墓再修缮一次,让更多的人了解宜黄这位抗倭英雄。我们村也第一次知道了乡村旅游这个概念,现在每到周末都有几十辆小车载着城里的游客来参观。我们村也准备建农家乐和饭店,大家除了种田之外又增加了许多收入。”袁明才说,现在帘前村将冲刺全省4A级生态旅游村。

19、在与帘前村一河之隔的白槎村,同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曾经的“省级贫困村”经历了全新的蜕变,从面子和里子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20、75岁的桂菊如是白槎村的老书记,在他的记忆里白槎村曾经一直在和贫困作斗争。“我们村有四个大家族,分别是熊氏、桂氏、汤氏、李氏。姓熊的人家大部分都在外打工或者经商。姓李的大部分都种地,姓汤的靠织夏布营生,姓桂的主要依靠当道士和种地为生。”

21、“以前这边环境很差,路特别窄,都是泥巴和石头,山也是荒山。后来我们村被确定为江西省检察院帮扶点。从2015年开始,村里逐渐发生改变,房子和道路全部修缮一新,还在村前的河上建了一座连心桥。”桂菊如说,最重要的是村里还建起颇具特色的民俗文化馆、村民之家以及家风家训馆。

22、“在民俗文化馆里,主要是石碾、碾槽,还有以前的酒坛及打糍粑用的工具。大伙把自家不用的农具都捐献出来,供城里来的游客参观。”桂菊如告诉我们,村里的这些变化不仅增加了人气,大家收入也跟着涨起来,不少村民还开起了商店。

23、“以前年轻人都拼命想出去,现在许多在外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有的已经在村里建了新房。”桂菊如说:“这是我小时候住的老房子,虽然里面倒塌了,但是村里还是把牌头保留了下来给游人参观。咱们这座古老的村子和这房子一样,迎来了全新的未来。” 如果说古村的蜕变是“面子”,文化的复苏则是“里子”。正是一位位普通宜黄人“从里到外”经历和故事,才让这座城美得更加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