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二次元”青春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杨艺锴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1994年出生的安琪从事媒体工作,第一次扮女装是在他大四那年。“对于男扮女装这件事,圈外的人特别不理解,许多人在我的照片下留言说,‘哇!你一个男生穿成这样是要干嘛?’虽然我爸妈比较理解我,但他们看到这样的图片,估计心里还是会有点不是滋味。”

2、“我个人认为男扮女装的群体有三类:第一类是纯粹想吸引眼球;第二类是真的有异装癖好;第三类就像我这样,特别喜欢动漫,想去成为其中的角色,才会去穿上女装。”安琪告诉我们,他第一次穿女装,仅仅是因为一个赌约。有次和朋友打赌,如果发一条微博被点赞过万,他就去展台上扮女装主持,结果当时点赞的人数超过两万。

3、“在COSER的圈子里,确实会有一些负面新闻,比如有些无良摄影师就会去骗女孩子,导致许多人认为女COSER的私生活很混乱。正是由于这些人目的不纯,才导致这个圈子鱼龙混杂。我觉得真正热爱二次元的人是要和他们区分开来的。”安琪表示除了负面新闻之外,网友对他们的偏见,有时也会伤害到他们。“有一次,我身边的一个女生在网上发布了一组照片,穿着有些暴露,一些网友在留言中不断谩骂,最后这个女生差点患上抑郁症。”

4、除了舆论压力之外,当COSER最大的压力无疑就是经济了。“买一套衣服要花几千块钱,对于基本没有经济能力的年轻人来说,算是蛮大的支出。不过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属于经济适用型,一般会把穿完的衣服再转卖给别人。这样的话,经济压力就小一些。”安琪说。

5、“COSER的想法特别简单,如果你喜欢一个角色,就让自己变成它。二次元的粉丝平均年龄在16-18岁,许多都是未成年人,而COSER的平均年龄是21岁左右。正是因为年纪小,所以才会对二次元里美好的世界有向往和热爱。一旦工作以后,许多人接触了现实社会,对动漫的兴趣就慢慢淡化了。”安琪告诉《凤见》摄影师。

6、刚满20岁的秦倾瑟,来自安徽黄山,在南昌航空大学学播音主持,初三那年第一次接触到COSER文化。“刚接触二次元时,很多人评价说那都是小孩子看的动画片!加上我们穿的衣服,在一些人眼里可能是奇装异服,就会被别人评头论足,然后被人贴上异类的标签,那时候心里有那么一点不好受。面对这些人,我会说如果你不能理解我们,也不要妄加评论。”

7、“我觉得在三次元也可以活成二次元的样子,关键是怎么活。比如有时候我会看一些动漫,会把里面豁达和励志的精神传达到现实生活里,我们喜欢一个角色也正是因为它的精神激励我们。”在谈到家人时,秦倾瑟说:“我爸妈觉得只要我开心就好,他们不希望我成为芸芸众生中的哪一个,哪怕另类一点也没关系。想做就做,不要管别人怎么想。”

8、“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所以外界对我们这个圈子的形象也有折扣。当COSER也要下功夫,并不是你穿件衣服就能上台演出,唱歌、舞蹈、动作都要反复练习。我为了还原一个角色,每天练习古筝,直到自己真的会弹。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要高度还原作品里的形象,同时也是你对作品的深度理解。”秦倾瑟说,有一次带着同学去看COSPLAY表演,结果水平参差不齐,导致那位同学对COSER的印象大打折扣。

9、“作为一个学生,要玩COSPLAY还是蛮花钱的,但花销都是我自己兼职做来的。为了省钱,我会买材料手工去做道具。每次漫展的时候,我都要四点钟起床,晚上十点多才能睡,但不会觉得累,反而很开心,感觉自己给一个角色赋予了灵魂。”秦倾瑟告诉我们。

10、“我觉得之所以大家会对我们有那些争议,主要的原因还是不了解我们。如果要消除这种隔阂,就需要我们做出更多的努力,让外界的人了解二次元。举办更多的活动,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进行交流和沟通。互相理解之后,也许就能产生共鸣。”谈到对于COSER以后的发展,秦倾瑟这样说。

11、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很多人因为共同的爱好成为朋友,甚至是恋人。18岁的阳子糕(右)和20岁彭文(左)就是这样一对小情侣。“去年10月1号我们一起去的漫展,10月6号我们就在一起了。二次元的世界,我感觉更加纯真,那些童真和美好仿佛会一直待在你心里,让你有不想长大的感觉。”阳子糕说。

12、“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以前和朋友一起出去拍片子,路上碰到了一个阿姨带着她宝宝,对我说‘哇,你看那个小姐姐好漂亮’。很多时候,大家还是可以接受我们的。”关于网上对COSER着装暴露的负面评论,阳子糕说:“其实大部分比较保守,对于一些暴露的衣着还是会回避,特别是在没有演出的公共场合。”

13、“我是军迷,扮演的都是军事类动画中的军人角色,很阳刚,并不是很多男COSER那种阴柔的形象。”对于反串,彭文有自己的看法:“有一次看到扮女装的男生,也不理解,好好一个爷们为啥要穿成那样。后来想想,那都是个人喜好,别人没有伤害我,也没对我造成影响,所以我也不会去歧视他。”

14、“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一直从事自己喜欢事业呢?但我们国家这个产业链还没有形成,我们这些庞大的消费群体都是给国外的企业提供GDP。如果有足够多的二次元相关的工作岗位,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二次元继续留在他们的生活中,也就不会出现工作之后渐渐放弃这个爱好的现象。”彭文说。

15、“14岁身高1米8,在学古典舞蹈的时候老师都说我是个好苗子。后来一次考试脚背骨折,动了手术,不能继续跳舞。人生就是这样,正因为我不能再继续舞蹈的道路,所以我才会投入到二次元的世界里。”今年只有15岁的夜猫还在读中专,人生中的一次意外让他走上了男扮女装的COSER道路。

16、“记得有一次漫展,一个小姐姐举着手机过来问我可以拍照吗?当时我在和朋友聊天,顺口说了句‘啊’,结果她扫兴地说了一句‘啊,男的’,扭头就走。这件事让我始终记忆犹新。”对于这些争议,夜猫说:“其实我觉得‘伪娘’是一个中性词,既不褒义也不贬义。当然也有人这么称呼我,我不在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会去伤害别人就好了。

17、“妈妈第一次看到我反串的照片时,送了我一支迪奥的口红。我妈心态比较年轻,她觉得学艺术的为了舞台效果这样打扮也没什么。我爸有一点点保守,但他认为因为在古代女人是不能演戏的,所以说有了反串这个行当,他觉得我是在做和李玉刚一样的事情。”现在,夜猫出门都会在提包里装满各种化妆品。

18、夜猫说:“在艺校里都要求男孩要有阳刚之气,可我偏偏反其道行之。别人都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壮,我却特别害怕长肌肉。因此我很注重护理,出门都会带上美瞳,在寝室里室友们都看不惯我,当面没说啥,但是我知道在背后大家都议论纷纷。”

19、“其实在这条道路上最大的挑战还是自己,因为我身体条件特别好,所以很容易长肌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可能要转型,去尝试一些有肌肉的角色。COSER不可能成为职业,我的梦想是当一名职业模特,希望有一天在杂志封面上看到自己的照片。”夜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