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贤百年古村的耄耋守望者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杨艺锴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桂桥村位于南昌市进贤县李渡镇的南面,村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08年,在清朝雍正和乾隆年间达到了鼎盛时期。村里一共出过26个五品以上的官员,还有26个大学士。村里的有规模的古建筑从东至西一共有12栋,建筑面积共有5280平方米。28个天井,大大小小200多个房间和21块牌匾。

2、“应该是80年代到90年代之间,陆陆续续我们都搬出了这里,那之后就没有人回来住了。”为了保护这些渐渐凋零的古宅,桂桥村村长桂季泉,每天上午都会带着村里的老人在村里的大夫弟里开会,商量一天的工作安排。“年轻人要出去挣钱,所以就是我们这些老人义务地参加,这其中的原由说来话长。”桂季泉向我们慢慢说出,这些老人保护古村的故事。

3、“因为我们村里有过年舞板龙灯的传统,有一次我们想把板龙灯去申请非遗, 我就上网搜索相关的政策。结果无意之中看到了一个关于申请传统古村落的通知,我想我们村也有600多年历史了,所以我就想试试看能不能评上。”一次偶然的机会,桂季泉了解到了申报的信息,从此开始了他们的守护之路。

4、在2015年4月,有个文化局的干部来航拍桂桥村的板龙灯。当时一走进村里就说,“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个村庄啊,我已经申报了六个古村落全部成功了,但是那六个村庄都不如桂桥这一个村庄。”并且告诉桂季泉一定要保护和整理好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

5、“从那次之后,我们才知道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原来这么珍贵。不管能否申报成功,我们也不能让祖传的老宅子倒掉。”在一次村里的会议上,桂季泉向村民们发出了自愿报名参加保护古建筑小组的通知,没想到一下子就有十几位老人参加了这个小组。

6、“从那之后,不仅我到处东奔西走准备申报的工作,还制定了村里保护小组的工作职责。我们每天的工作先是打扫内外环境,然后就是一间间地整理那些几十年没人居住过的房间。”桂季泉告诉我们说,由于工作量太大了,保护小组里的都是花甲之年的老人,所以进度特别慢。但与此相比,那些已经遭到破坏建筑更让他痛心。

7、“小时候我们家是七个兄弟,基本上两个房间就有一家人,人非常的多,到过年的时候,正月初一开大门,只有等大家到齐了之后才能开。但现在这些房间早就人去楼空,许多房间都由于火灾付之一炬。”像这样的被烧毁无法修复的建筑,桂季泉说,只能把杂草除了之后露出地基痕迹。

8、“以前小时候一大家人都住在这间大宅里感觉很快乐,后来大家搬走后,有些房子没失火,但是年久失修都倒掉了墙。对于这些房子,我们没有技术,也没资金,只能把剩下的残垣断壁整理出来,也算个念想。”桂季泉告诉我们。

9、“除了古宅子之外,我们村里还有21块清朝的牌匾挂在宅子里,我怕万一我们没能力保护好它们,所以把这些牌匾都翻印到了村里的围栏上。”让桂季泉无奈的是,许多村里的年轻人看到这些牌匾竟然不知道是来自自己村里的,这也让桂季泉保护和发扬村里古村文化的决心更加坚定。

10、“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但村里的这些古宅我们都有义务去保护,现在能做得动一点就算一点。”加入古宅保护小组的老人最大的83岁,最小的65岁。大家每天工作6小时,没有一分钱报酬。

11、“我以前住在这间大宅子里的时候,大门上写着‘清晖南华’四个字,意思是房子盖在村里的南边。这里有五间大房,我就住在最里面的这间。可惜现在这间房子早已经倒塌了。”今年81岁的桂根滋带着我们来到了他儿时曾经住过的房间,但此时已是一片杂草。

12、“2014年,我们刚开始修复这些房子的时候,一走进去房子里的树都长到屋顶那么高。我们老哥几个,一点点把树砍完后才清理出这些以前的老物件。这些物件,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认识了,只有这些砖木房才会用到。”桂根滋拿起一块残破的门兜对我们说。

13、“90年代的时候,我儿子做了新房子,我就搬出去和儿子一起住了。虽然现在我们努力保护,但因为能力有限,所以许多房子都一边修缮,一边损坏。”桂根滋告诉凤见摄影师。

14、“其实这些房子,需要专业的人来维修和修补,我们几个老人家能做的只有打扫卫生,清理杂草和房间。如果我们能把国家级的传统古村落申请下来,情况就会好转很多。困难虽然大,但总要有人去做,我们也对得起自己的老祖宗。”桂根滋说。

15、“我在这村里住了一辈子,种了一辈子的田,看着这些古宅慢慢的没落,以前热闹的客厅、饭堂都变成了杂草丛。”桂寿根,79岁。在以前没有参加保护小组的时候,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去镇上卖卖自己种的蔬菜。现在,每天在宅子里铲草成了他最重要的事。

16、“现在除了保护建筑之外,我们还开始收集农耕文化的生产工具,整理好摆回原位,对古物进行登记,修复到可以正常使用,尽量收集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桂寿根说,虽然现在自己年纪大了,但是家里人很支持他干这件事,毕竟是为了子孙后代。

17、“现在我们这项工作最难的就是没有资金和人力,全村200多间房屋工作量很大。而且很多被破坏的木雕和壁画都不能再复原了。”桂寿根摸着那些曾经雕满精美木雕的门窗,无奈的对我们说。

18、“2014,当村长和我们说村里打算去申报传统古村落,我们想既然要申报,要让全国的人认识我们村的古建筑。那不能把破破烂烂的样子给人家看啊,所以我们几个老人家都自愿的报名了。”桂顺根,72岁,退休前在镇上的酒厂上工作。他一边带着我们来到了村里的古井旁,一边对我们说起参加保护小组的原因。

19、“以前住在这些老宅的时候,没有电灯,都要用煤油灯。像我吧,七八岁的时候,放学之后要挑水,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养猪,挑完水我就要捡猪粪用来种田。”桂顺根说,每次走进这些老宅都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20、“我们干这些工作,没有报酬也坚持了三年,其实不仅仅是为了给子孙一个交代,更多的是这些房子里都有我们的回忆。如果它们倒了,坏了,我们自己心里会空荡荡的。”桂顺根说。

21、秋天蒙蒙隆隆的细雨的下了许久,把桂桥村里的石板小巷打的湿漉漉的。曾几何时,每天都有无数人从这里进进出出,踏出这里的繁华。现如今只剩下冰冷的石砖和那些花甲老人。在今年7月,桂桥村被评为了江西省级的传统古村落。但距离申报国家级的传统古村落还有一定的距离。村子的未来究竟怎样延续?谁也没有答案,只能看见这些苍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石阶的拐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