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选过的专业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杨艺锴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每年六七月,是万千学子填报高招志愿的时候。对于未来的道路,有些人早已有了心仪的大学或城市,但对于所学习的专业,在这个“懵懂”的年纪,许多人还是茫然无知的。他们所作的选择,大都以父母的影响或兴趣爱好,以及当时的热门领域为参考,许多人并不清楚自己未来到底适合从事什么工作。图为:2012年的江西高招志愿填报咨询会现场。

黄佳丽,江西师范大学2004级新闻传播专业的毕业生。“在学校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自己以后会当一名记者,每天写稿子、出现场。直到快毕业的那几个月,才发现离这个职业真的很远。”毕业十年的她从未接触新闻类的工作,现在在一家金融证券类公司上班。

“当初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是因为看了一部电视剧,女主角从事传媒相关的职业。可是大学四年之后,当我把一份份简历投到各家媒体单位的时候,却如石沉大海。我们班上38个人,只有5人从事了新闻行业。”黄佳丽说,没有漂亮的履历和出众的文笔很难入行,最后一家金融证券公司接受了她。在夜色中,黄佳丽还在办公室里修改明天要用的PPT文稿。

“因为不是科班出身,所以我在工作中必须比别人更努力,不然在金融这个行业没法生存下去。比如证券从业考试,同事一两次就过了,我考了五次才过。如果让我重选专业,我会学一些基础学科,比如中文、经济学。像新闻这样看上去实用的专业,实际上就业面很窄,毕业时反而更难找工作。”黄佳丽说,当记者和干金融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加班成常态。在城市的霓虹中,黄佳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踏上回家的路。

说起来你们不相信,我这个开饭馆的老板,大学的专业是信息与计算科学,我的不少同学现在都是各大IT公司的技术大神。”35岁的蔡天成, 2000年进入昆明理工大学学习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大学的四年里,他几乎每天都与一行行的代码和数学算法打交道。毕业后他进入了一家IT公司,但仅仅三个月后,就彻底告别了他学习了四年的专业。

在离开代码和算法的日子里,蔡天成从事过市场、行政等各种岗位。最后,性格向往自由的他,干脆辞职开了一家饭馆卖起了小龙虾。“在IT企业里的人,都有一个共性,会特别容易沉迷到算法、代码这些东西里面去,需要你全身心的投入到研究中去。可我十分钟都坐不住,如果继续干下去会很痛苦,相比起来,我更喜欢跟人打交道。”

说起当初为何选择这个专业,蔡天成告诉我们,他父母觉得比较容易就业。“如今,我大学里学的东西,估计今后都用不到了。所以,选专业不要最热门,应该是最适合自己的。将来我的孩子要选择大学专业,我会建议他读一些开放性学科,而不是技术性学科。比如文史类,学一些一辈子都受用的知识,才会对人生有启发。”

王芙蓉,24岁,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物流管理专业,现在从事电影发行工作。“2008年,快递、物流业很旺盛,2009年上大学就报了物流管理专业,后来发现这个专业不太适合我。大学四年里,可以说我是不务正业吧,各种社团、策划、联谊都积极参与,唯独对自己的专业没有一点兴趣。在我们班上,男同学还在练习开叉车的时候,用他们的话说我已经进入了‘娱乐圈’。”

“大一有一门叫《供应链管理》的专业课,要实际操作开叉车。我心想,天啊,我一女生怎么驾驭得了它?后来,学校里的外联社、吉他社等活动我都会参与,才渐渐地发现了自己适合的领域。”王芙蓉说,毕业那年她也尝试去应聘一家物流公司,公司需要她去一些偏远地区干最基层的作。从那以后,她决定放弃所学的专业,走属于自己的路。

“我们班上48个人,最后只有两三个人干了物流相关的工作。这个行业也许真的不太适合女生,我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都非常满意。选专业不能因为热门就选,更多的是要看这个行业是否适合你的性格。”王芙蓉告诉《凤见》摄影师。

罗磊,2005年进入华东交大学习建筑设计专业。在毕业后的五年里,为了成为像偶像贝聿铭一样的建筑师,他当起了北漂。“其实一开始,我还是蛮热爱我的专业,并且也为这个专业奋斗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个领域的一些缺陷,再也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此前,我在北京干了五年,几乎每天都在甲方的要求和抱怨中度过。有一次过生日,我实在受不了。公司领导因为甲方提出的一个很小的细节需要更正,所以把我训了一顿。于是我把辞职信甩到老板的桌上,回到了南昌。”罗磊说,在学校里大家只看到建筑师光鲜亮丽的一面,入了行才知道,1000个建筑师里也许都出不了一位大师,剩下的人都是在最基层的工作中挣扎。那时,他把QQ头像也换成了一副写有“我不画了”的漫画。

“其实我很喜欢与人沟通,但从北京回来之后,却发现不怎么会说话了。后来得知有个同学因为这干这行10个月瘦了12斤,我就彻底放弃了这个行业。”2015年,罗磊回到南昌,和妻子开了一家檀香小店。“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虽然压力也有,但是很自在。选择专业不能只看这个职业最顶端的人,更要关注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最底层的日子。”

“一直以来,我都梦想成为优秀的军人报效祖国,所以才报考了军校,毕业后待在部队的时光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但由于父母离婚,他们身体不好,我就毅然回来照顾他们。后来慢慢发现,如果你一旦离开了部队,你就学无所用了。”李鹏,2009年进入空军第一航空学院的对空导弹制导专业学习,现在从事广告策划工作。

“当时一进军校,不知道有多激动,一心只想当一个好兵。我们学校号称空军四大集训基地之一,每天有3-5个小时的训练,其余的时间还要上课,吃饭只有2-3分钟的时间,可以说站着都能睡着。”结束了三年的学习之后,李鹏被分配到江西某导弹部队,从事专业对口的军事工作。

“分配到部队后,无论参加演习还是训练我都很积极。三年后,爸妈的一个电话,让我再也没有从事那个曾经让我骄傲的专业。”2014年,李鹏得知父母离异,选择了退伍回到了老家山东,照顾身体不好的父母。也许是遗憾,也许是为了追忆那年的荣光岁月,李鹏现在又回到江西,加入了一家广告公司。“虽然没法从事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但现在我能够不忘初心、对岗位忠诚,我觉得是部队教给我的。”李鹏说。

“高考的时候,我只有英语成绩稍微好一点,加上又是女孩子,所以就报了英语教育专业。干了几年周边的职位之后,一直没能当上老师,渐渐就选择了放弃。”在凌晨的南昌红谷滩双子塔下,张赟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在一个自动售货机前买东西。对于从事保险行业的她来说,这样的加班早就习以为常。

刚踏入大学的时候,张赟一直认为自己能成为英语老师,可是事与愿违,一直未能如愿。“要当老师就必须考过英语专业八级,但‘专八’每个人一辈子就只有两次考试的机会,我第一次没过,第二次就差了一分,也许这就是命吧。”说起往事,张赟还是十分感慨自己的运气太差。后来,张赟又陆陆续续从事了助教、翻译等工作,但一直没有突破。

“我们班上30多个人,大部分都是做了跟英语相关的行业,很多都已经是老师了,只有我比较倒霉,就差一分。”一年前,张赟彻底放弃了自己的专业,来到了一家保险公司上班,从每天与老外、英文打交道,变成了与客户、PPT纠结。“在大学学到的东西,和现在的工作没什么关联,差不多白学了。虽然很遗憾,但我总是对自己说,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做专业对口的工作,你得先活下来,才有希望吧。”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张赟望了望没有月光的天空,踏上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