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江西好声音

总策划: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实习生:杨艺锴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T.I.N.B.人声乐团是江西省内目前唯一的一支阿卡贝拉乐团,成立于2016年10月。现有成员8名,分别是男高音周晓宇,女高音杨雨飞、周冰,女中音李尚诗,男中音代宸昊、粟淋波,男低音韩俊峰,vp人声打击沈聪。成员均为南昌大学在校学生。成立半年来,正如他们乐团的名字全称一样“There Is a No Band”(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没有乐器的乐团),一直坚持用全人声完成每首作品。

“第一次看到阿卡贝拉乐团的视频是在网上,当时的感觉真的是很神奇,很震撼。”今年21岁的广东女孩李尚诗,是这个乐团的团长。一年前,她被网络上阿卡贝拉的视频所吸引,下决心组建了这个乐团。由于是音乐专业的科班生,我们见到李尚诗时,她还在为南昌建军90周年晚会进行合唱排练。

“我的高中是在一个综合性的学校,身边没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但进入大学之后,我就可以招募我身边相同专业的同学,所以这支乐团里的成员,都是他们自己领域的佼佼者。”为晚会准备的排练结束之后,李尚诗召集乐团的成员们开会,商量排练新歌的事宜。

“我的第一个团员是我的室友杨雨飞(图右)。因为她流行歌唱的非常好,在学校里已经比较有名了。因为大家都是艺术生,性格也很开朗,说起话来也很直接。我每次都是问他们,要不要跟我组一个阿卡贝拉乐队,不用乐器的,自己用嘴唱的,几乎都很爽快地答应了。”李尚诗向我们回忆组团时邀请团员时的经历。

“我觉得如果只干专业的事儿吧,也挺无聊的。有这么一个事儿能充实一下也挺好的。我就跟李尚诗说,那你要组的话,你就叫上我,跟你一起玩。”21岁的杨雨飞来自河北,是团长李尚诗的室友,也是第一个受邀加入的团员。

“我记得第一次排练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不熟,都不怎么说话,只顾着唱。所以效率特别高,一个星期就能出一首歌,而且都是很难的歌。现在大家越来越熟悉啦,排练的时候一边唱还一边打闹。虽然很开心,但效率也低了。”杨雨飞告诉《凤见》摄影师。

“我是乐团里体重最大的,因为男高音嘛,都是这种形象。当时团长是在微信上找到的我,我觉着这事比较有意思,就同意加入了。在刚成立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自己是江西第一支阿卡贝拉乐团。还是在一次比赛中,主持人介绍我们的时候才知道。”19岁的周晓宇,是乐团里的男主唱,也来自河北。

“顶着‘江西唯一’的这个头衔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压力。我们从组这个队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也接过商演。直到有人把我们比赛的视频发到了微博上,才引起了网友和大家的热议。”在乐团里,周晓宇和师弟代宸昊关系最好,和所有男生一样,他们也爱用打游戏打发时间。

“我是全团年纪最小的,团长和我的师姐是室友,团长说他们缺一个男中音。见了面唱了两句后就一直唱到现在。”今年才18岁的代宸昊表示,这种乐团最难的是所有人的默契度,所以在一起排练非常重要,时间一长八个人几乎就形影不离。

“作为一个大一新生,也有同学告诉我,学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去掺和没意义的东西。对于这样的评价,我从来不在乎。这种宝贵的经历不是谁都有的,我甚至觉得是他们嫉妒我。”代宸昊说,能参加这个乐园他很自豪。

“其实女生当团长好委屈的。很多时候我提出的意见,他们会反驳啊。排练效果出不来,比赛失败,演出失败的时候,就会觉得难过。”李尚诗说,因为学校已经放假了,乐团里的成都男生沈聪已经回到了四川。在排练后的聚餐时,李尚诗用远程视频让沈聪和大家聊天。

在乐团里,还有一对情侣组合,韩俊峰(右)和周冰(左),他们同是音乐系的学生。同时在团长李尚诗的招募下进入了乐团。

“阿卡贝拉乐团的最大特色就是,每个人只负责一个声部,只负责那个音色,所以团里的每个人都很重要。”最后入团的粟淋波,因为加入的时间短。不爱讲话甚至还有些腼腆。但李尚诗说,他的男中音非常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角色。

“如果我们想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就要去录音棚录歌。但是录音棚,每小时要400到500的棚费。我们录一首歌,8个声部,每个人进去录一轨的话,大概要2-3个小时。这一两个月去录一次,可能还可以凑一下。但是要是我们一个月出了3、4首歌,那就没钱啦。”李尚诗说,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学生没有经济收入,每个月入不敷出。

“我们收到过最多的一笔演出费用就是每个人200元。因为是大学生,所以价钱压的很低。加上我们人多,一平分就没了。还有一次,有个活动让我们去做开场,说一共就给500块钱,我们当时就拒绝了。”李尚诗向我们展示乐团获得的各种奖杯,但他们的商演价格却少得可怜。

“我记得第一次演出赚了200元,我们准备去聚餐庆祝。我爸开玩笑的说,这刚赚的钱还不够吃这顿饭的吧。”杨雨飞说,每次演出的酬劳不仅不够吃饭,演出服装也只能是去租。

“尽管现在我们不可能靠这个乐团来获得许多的收入,但我们都很珍惜彼此。哪怕有时候,在演出时因为某个人的失误导致演出效果不好,我们也会一起承担。只有把这些小能量聚集在一起才能发光发热。”杨雨飞说大家都把乐团当成了自己在异乡的家。

“即使某一天我们不再唱歌了,毕业之后也许不再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但在大学的四年里,这个乐团也是我们宝贵的经历。”在排练结束之后,乐团成员们最爱干的事就是聚在一起打《王者荣耀》。

在排练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回去休息时,团长李尚诗还在为下个学期的全国歌唱大赛做准备,不停的在网上选曲,选谱。

“对于以后的路,我们一天也不想怠慢和浪费。因为韶华不再,青春易逝,我们都想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献给这支乐团。也许人们会渐渐淡忘我们名字,但希望人们永远能记住我们的声音。”李尚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