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人

——80后写作江西样本

“80后写作”,在当下已是一个被分化的概念。十年前,它以标签化的形式诠释了一代人的姿态和趣味。

曾经你认为它代表着“叛逆”的话语刀锋,在时空的不仁中陡然钝锈。

出品:凤凰网江西频道丨总策划:毛宁丨监制:李国富丨主编:曾悦之

前言


在“十年”这个时间轴上,我们不去回应“写作能否给你带来自由?”的时代老问题,更不是在这里怀旧,而是试图在新传播媒介的背景之下,去发现新的写作方式和表达方式。

他(她)们所历经的十年正是新传播媒介转化交错的十年,这一群人也恰好在这种变革之下与文学暧昧了十年。

在这个时代里,传播媒介的改变对于文学来说具有前所未有的革命性。新的写作秩序正在建立。

今天,我们从10位“80后”写作者的自述中,去了解他(她)们真实而隐秘的文学后院,了解具体的个人。当时光斗转,十年来用文字赎回的梦想,终将在暗夜有光。


聚焦80后

80后江西样本

“80后”当然是这趟文字高铁上的新写手,他们因应新媒体传播技术,因应时代阅读风尚,也因应市场化写作魔力。

好吧,瞬间十年。时至今日,写作之镰就像午后的阳光哗啦啦收割了他们的十年。关于专题中这十年的十个人,这十个人的十年,想必堪称“80后”写作的江西样本。【详情】

十年历程

欧阳娟

2007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分水岭。

此前我有七年时间困守在一个小乡村,信息的匮乏和乏味的生活方式让每个工作日都变成了一口油锅。节假日做为补偿,我会不惜一切往大城市跑。跑得最多的是北京,因为有老朋友在,还因为……北京是文化的中心。 【详情】

周冲

写作是从2008年开始的。

原因很俗,当时在乡镇中学,想进城,没背景,没关系,只有写作貌似可以一试。于是闷头写。好在发表还算顺利,次年就调入县城。 【详情】

吴素贞

一直认为最初的审美和诗意来源于我的祖母,与诗歌结缘是必然。

如果要追溯到更远,我人生中第一次萌动诗歌的意念,便是祖母给我带上桃花银耳坠的时候。那时,天光从老宅的天井流泻而下,祖母就在一片摇曳的阴影中,用颤颤微微的手摊开被香烟银纸包裹的耳坠。然后告诉我,从此,你就是个着了美的女孩儿。诗歌为何物,那个年岁的我并不知道。【详情】

金朵儿

我想用一种植物来形容文学——爬山虎。

这种充满张力的植物,从孩童时期就在我身体里生根、发芽,这十几年来,它正以一种肆虐的姿态在我体内生长着,将我牢牢地缠住、全面覆盖,它对我的影响是静静的悄悄的暗暗的永续不断的【详情】

贺贞喜

妈妈说我抓周的时候抓了一支笔。当时她很高兴,认为我将来肯定能考上大学。

小时候我立志要当科学家,要改变世界、造福人类,因此常常纠结北大好还是清华好。初中时看的第一本言情小说是还珠格格,藏在被窝里偷偷地看,被妈妈发现了,后果很严重。【详情】

慕容姗姗

曾看过一个“一万小时定律”,说人在某一方面要想有所作为,只要能坚持一万个小时——相当于每天练习3个小时,坚持10年。坚持住了,就会成功。我的文字之路也走了10年,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想,只要你是发自内心地想去做电影,就一定会实现的。【详情】

写作生态

聚焦80后

差不多十多年前,“80后作家”作为媒体议程设置中的事件,经过轮番爆炒,一代人被推向写作的风口。

如今,“80后”一代年龄最小者已经27岁了,而90后一代年龄最大者也有26岁了。我不知道90后是不是已经站上新的写作风口,也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人关注“80后”故事——蓦然回首,那也许不过是折叠时空中的一道褶皱——更不知道以一岁之隔划分写作代际的实际意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