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萍乡湘东采煤沉陷区村民搬迁遭搁置 天天担惊受怕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萍乡素有“江南煤都”之称,不少地方曾因煤而兴,兴办的煤矿高峰期达1000多家。一百多年的开采让萍乡在面临煤炭资源枯竭的同时,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了突出的沉陷问题。

萍乡素有“江南煤都”之称,不少地方曾因煤而兴,兴办的煤矿高峰期达1000多家。一百多年的开采让萍乡在面临煤炭资源枯竭的同时,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了突出的沉陷问题。

2004年,萍乡市启动煤矿沉陷区移民工程。然而,十余年光阴已逝,湘东区湘东镇巨源村三组居民却未能搬离,仍然生活在人身和财产安全均受到威胁的双重恐惧中。

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辛酸和煎熬,何时才能走出困境?

村民房屋出现明显裂缝

已半停产的巨源煤矿

“裂成这样,住着能安心吗”

巨源村离城区仅十多公里,因地处当地大型煤矿——巨源煤矿所在地,村庄一度非常热闹。

如今,村庄内却看不到几个人,直到傍晚才看到几个学生模样的孩子和中年妇女。

偶有拉煤货车或过路客车经过,便会扬起黑蒙蒙的一片灰尘,那是煤灰。

迟迟不能落地的灰尘,让留守在这儿的巨源村三组村民觉得,这是个被遗弃的地方,住着一群被遗忘的人。更让他们无法释怀的,是地面下陷和房屋开裂。

39岁的张勇(化名)指着塌陷的院坝和开裂的墙壁不断重复着:“你看看,都裂成这样了,这房子住着能安心吗?”

张勇家四周地基明显出现沉降不均。其中,房屋东侧的墙体相对较高,而与之相交另一面墙明显下陷;屋内墙壁布满蚯蚓般的裂缝,从墙脚爬上屋顶,地砖上也能看到大小不一的裂缝。

张勇回忆,2003年某一天,他家厨房地下的一条小裂缝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小裂缝一直“扭”到了灶台跟前;由于裂缝很小,当时并未在意,但之后,越来越大,家里其他墙体也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

新法制报记者发现,墙体开裂甚至倾斜的现象相当普遍,不少村民家中的门窗也因墙体下沉而无法正常开关。

“有时墙裂得太厉害了,就只好自欺欺人地往裂缝里塞黏土,希望能起到黏合作用。”巨源村三组村民阿华(化名)指开裂的墙体无奈地说。

“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村民们面对的还不仅仅是房子开裂。阿华告诉记者,两年前,她家门前的田里一夜之间陷出一个直径数米宽的大洞,吓得她几个月不敢到田里干活,尽管后来大洞被填上,但她仍心有余悸。这一说法得到了很多村民们的证实。

如今面对房屋开裂,村民们的担忧日益加深,甚至成了一块心病。去年9月中旬,萍乡连下了一周雨,不少村民们害怕房屋经受不住,整日担惊受怕,常失眠。

“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年过七旬的老人刘圣凡说,他家厨房、卧室多处开裂,最宽的裂缝有四五厘米,碰上下雨天,刘圣凡在厨房必须用五六个盆钵来接房顶裂缝漏水。“一遇到刮风下雨,就害怕得跑到亲戚家借宿。”现在,他的睡眠时间都发生了改变,“以前晚上8点就睡了,现在过了10点才敢睡,早上不到5点就醒了”。

此外,用水也曾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沉陷导致地表水全部透入地下矿洞中,当地部分村民生活生产一度出现无水可用的困境,只能靠下雨时山上流下来的黄泥水。

村民们告诉记者,在多次反映后,最终才用上了矿上的地下水,但矿上的地下水含钙量比较高,他们担心长期饮用不利于身体健康,因此只将这样的地下水用于生产灌溉,真正的饮用水要么到3公里之外去挑,要么购买镇上的桶装水。

“我们盼着能早日搬离这个地方。”一位村民无奈地说。

搬迁搁置 一等便是十多年

巨源煤矿有40多年的开采历史,采煤沉陷问题早已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相关资料显示,2004年,萍乡市政府在市发改委设立市、县(区)两级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国家拨款2.76亿元,萍乡市财政再拿出一部分,总投入达6.9亿元,安置全市采煤沉陷区村民。

村民张花波告诉记者,巨源煤矿作为萍乡矿业集团下属煤矿,属于国家统配煤矿开采,按照当时的政策,全村都应被划入沉陷区,不少村小组相继整体搬离当地,被统一安置在湘东区一个叫五里亭的地方。

然而,巨源村三组并没有整体搬迁,巨源村党支部书记肖艳纯告诉记者,一方面当时整体搬迁资金有限,另一方面三组并不位于沉陷区的核心地带,因此才将三组整体搬迁搁置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优先搬迁安置房屋沉陷严重的村民。

那么,村民们的房屋受损程度到底是如何确定的呢?

肖艳纯曾参与协调组内的房屋鉴定,她告诉记者,相关的鉴定由第三方鉴定机构根据《危险房屋鉴定标准》鉴定,报告针对鉴定房屋评定出A、B、C、D四个等级,只有D级才可以搬迁安置。

然而,记者查阅《危险房屋鉴定标准》发现,其中:“A级:结构承载力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未发现危险点房屋结构安全。B级:结构承载力基本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个别结构构件处于危险状态,但不影响主体结构,基本满足正常使用要求。C级:部分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局部出现险情,构成局部危房。D级:承重结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

一位建筑领域的专业人士坦言,被评为C级的房屋不及时修缮继续居住并不安全。

和房屋鉴定达D级的小部分村民们相比,其他等级的村民只能一次性领取1000元~2000元的房屋维修款,等待来年的再次鉴定。然而他们这一等便是十多年,其间也未再收到任何房屋维修款。

效益不好 解决有心无力?

事实上,几年前的综合治理并不顺利,因为搬迁补偿金额“杯水车薪”。根据规定,如果住户搬迁,将获得每平方米148元至158元的补偿。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补偿款甚至连重建住房打地基都不够。

然而,即便面对原本就不高的补偿标准,不少村民也表示,他们愿意尽早搬离现在的住处,因为实在太不适合居住了。但事与愿违,这两年,相关拆迁安置工作变得更慢。

湘东镇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道出了其中的原因,2004年开始的沉陷区综合治理确实有政府牵头,配套专项资金实施,但到2012年底,综合治理就已基本结束,此后政府并无资金投入。按照“谁开采、谁治理”的原则,由巨源煤矿负责安排拆迁安置,当地政府只负责做好协调工作。

“煤矿这两年效益不好,其自身都难以为继。”这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通过当地政府的协调,同意将相关拆迁安置放入棚户区改造之中实施,由巨源煤矿每年定期为村民房屋做安全鉴定,被鉴定为D级的危险房屋纳入其中。

据村民们介绍,以往房屋安全鉴定应在2015年12月之前进行,但直至2016年1月,村民们也没有等来2015年的鉴定,这也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担忧。

1月21日,新法制报记者找到了萍乡巨源煤矿党组书记高某。对于治理工作陷入尴尬境地,高某坦言:“受沉陷影响的住户群体太庞大了,现在企业承受的经济压力巨大,根本没能力一次性解决所有村民的搬迁问题,因此只能从最需要搬迁的D级危房开始。仅巨源村的安置安排配套资金就达2200万,如今争取政策将他们放入棚户区改造中解决,严格来讲已经是打政策的擦边球了,但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无奈之举。”

据了解,巨源村除三组外基本已经整体搬迁,而三组近百户村民到目前为止仅有10多户的房屋被鉴定为D级后搬离。

探索出路 期待新项目解困

关于村民所言,2015年并没有和以往一样安排相应的鉴定工作。

高某坦言,这背后还有更重要的原因,煤矿正在探索解决当地困境的真正出路,试图一揽子打包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在这里准备投资一个新项目,项目建设后村民们要全部搬迁。”说话的同时,高某拿出了一份名为《萍乡江能神雾煤矿分质阶梯利用2×660MW超超临界发电示范项目》的相关报批资料。

对于该项目的说法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证实。

高某称,这两年煤矿基本没有开采,只是挖一挖外围的边角料,因此对村民房屋的影响不会太大,加上新项目将尽快上马,因此鉴定并没有必要。“一户村民的鉴定费就高达上千元,在这个节骨眼上何必浪费这笔钱呢?”

高某告诉记者,治理塌陷体上的村庄,最安全的方式是异地安置搬迁,巨源煤矿沉陷区内的村庄都在项目预计的征地范围内,项目正式启动后将进行生态移民,两年左右将一揽子解决村民们的困境。

此外,项目报批资料载明:“项目建设可将‘花钱治理’的局面将变成‘售电售气盈利’,在延伸萍矿集团产业链的同时,还能盘活和充分利用矿区已有的铁路等公用设施,极大地降低工程投资。结合废弃矿区的棚户区搬迁改造,改善废弃矿区人员及周边居民生产生活环境。”

村民们期望,这个等待,不要太久。

◎文/图新法制报记者康春华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萍乡 采煤沉陷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