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年检与交通违法记录"捆绑" 萍乡车主状告交警部门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办理车辆年检时,车主都会被告知须先处理交通违法记录并缴纳罚款,才能办理年检业务。多年来,车主们也都习惯了这种“捆绑”式年检。

办理车辆年检时,车主都会被告知须先处理交通违法记录并缴纳罚款,才能办理年检业务。多年来,车主们也都习惯了这种“捆绑”式年检。

2015年6月,萍乡市一车主对这一“惯例”进行叫板,将当地交警部门告上法庭,法院判决车主胜诉。车辆年检与交通违法记录处理“捆绑”,成了该案件关注的焦点,引起热议。

从法律的视角看,这类案件的法律争议并不复杂。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车辆年检是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检验,不能因驾驶人的违法行为而把车也给“连坐”了。

法学界人士认为,根据《公安部关于修改〈机动车登记规定〉的决定》车辆未清理交通违法记录,不能通过年检。交警部门是遵照该规章办事,问题是部门规章与上位法起了冲突。

车辆接受安全性能检测

处罚未告知车主状告交警部门

4月20日,萍乡车主吴先生在当地车管所办理车辆年检,在提供了保险凭证和车船税凭证后,工作人员却不给他发放年检标志,原因是吴先生还有交通违法记录未处理。

吴先生认为,自己之前从没接到过关于交通违法处罚的通知。这次年检时,交警部门才告知,自2013年以来,他共有4次行车违法行为未处理。他认为,按相关规定,处罚程序违法。

6月,吴先生将当地交警部门告上了法庭。

7月30日,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庭上双方都进行了举证、质证。萍乡交警部门认为,吴先生车辆的4起交通违法行为都被电子监控记录,处罚事实依据清楚,程序合法。

法院认为,虽然交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交警部门没有履行告知义务,程序违法。交警部门利用核发车辆年检检验标识的职权与行政处罚行为捆绑在一起,迫使交通违法行为人缴纳罚款,这种做法超越了法定职权,依法应该予以撤销。

法院一审判决吴先生胜诉。当地交警部门不服一审判决,目前已向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道交法第13条成胜诉依据

车辆年检与交通违法记录处理“捆绑”,成了该案件关注的焦点。

在外省几起车辆年检与交通违法记录处理引发的多起行政诉讼中,记者注意到法院的判决依据均涉及《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3条:“对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单的,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应当予以检验,任何单位不得附加其他条件。对符合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发给检验合格标志。”

江西红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辉淼解释道,这是机动车年检不能与交通违法记录处理相互“捆绑”的直接依据。

实践中,根据《公安部关于修改〈机动车登记规定〉的决定》规定,机动车申请年检前,车主“应当将该车的交通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

彭辉淼说,机动车年检管理的对象是“车”,违法行为管理的对象是“人”,两者之间必须区分开来。

交警执法存尴尬

“这类案件,只要车主告,交警部门都是败诉。”南昌一交警说,“即便如此,别说我省交警目前是这样办理年检的,全国交警普遍都在这样做。”

通过网络搜索,记者发现,在其他省市,因交通违法未处理而没有办成车辆年检,车主状告交警的案例有不少。

12月21日,记者来到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一车辆检测站咨询车辆年检事项。检测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必须先处理违法记录,缴纳罚款,才能办理车辆检测业务,交管部门是这样规定的,我们也没办法。”

据了解,从系统操作流程上,车辆年检业务和交通违法记录处理已经捆绑在一起,如果违法记录未处理,车主无法办理下一步业务,流程无法进行。

“虽然与上位法冲突,其实执法部门是有苦衷的。”一位基层民警称,现实中有些车主对车辆违法记录拖着不处理。如果不采取适当的方法,违法“老赖”的驾驶行为更加猖狂,造成隐患。

对此,彭辉淼也认为,“捆绑式”车检之所以一直存在,也有其现实的土壤。交警部门在交通违法处罚执行中面临着种种困境。尤其是对非现场处置的交通违法行为,执行难度较大。若大量交通违法行为未予执行,势必造成对违法的纵容,这将给交通秩序和交通安全带来重大隐患。

南昌万余车辆未年检

据了解,今年以来,我省交警查处过多起有上百条违法记录的车辆,但只要车主弃车不顾,交警部门就无有效办法要求车主处理违法记录以及追缴违法罚款。

今年11月10日,抚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支队在金巢大道与青云峰路交叉口,发现一辆没有张贴年检标志的小轿车,通过系统查询发现,该车有77条违法记录未处理,累计须记184分,罚款金额万余元。不到40分钟,又一辆“霸王车”被交警查获,该辆车有108条违法记录,累计记387分。两辆车中,一辆车主未到交警大队接受处理,另外一辆车车主则明确表态,称车子不要了。

而在南昌,也出现过相似情况。12月22日,南昌市公安交管局的缉拿布控系统显示,该市纳入“黑名单”系统违法记录在10条以上,且未年检的车辆达10620辆(包含已强制注销而未处理的车辆)。记者发现其中一辆车辆违法记录有66条,该小车在同一路口有6条以上的闯红灯记录。

南昌交警部门将此类车辆录入“黑名单”系统,进行卡口布控,一旦查获,将予以暂扣。不过,交警能暂扣此类车辆的依据是车辆未年检,并不是因为车辆多条违法记录未处理。

“法与规”冲突亟须化解

“捆绑式”年检的尴尬与无奈,其折射的是部门规章与法律相冲突。如何化解这一冲突,引起社会的关注。

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指挥中心主任曾鸣表示,交警部门将车辆年检与处理违法记录“捆绑”在一起,以此强制车主及时履行应尽义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倒逼”车主遵守交通规则的积极作用。

对于车主弃车不顾或不接受处理问题,曾鸣说,办法当然还是有的。比如,对“到期不缴纳罚款,每日按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处罚款或者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但是目前我省还没有先例,弃法定程序不用也是有原因的。首先,一旦走法律诉讼的程序,公安机关行政成本将大幅提高;其次,即使走了法定程序,执行也会有困难,最后可能又得绕回到交警部门对车辆进行控制。车辆年检中“法与规”的冲突亟须化解。

12月23日,北京市九洲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思认为,交警部门对车辆年检采取的捆绑式执法没有错,因为有部门制定的规章作为依据。问题在部门规章与上位法产生冲突。如何破解,有两个途径:一是由公安部,或公安部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部门规章中的相关规定进行撤销;二是由公安部提建议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上位法中的相关条款进行修改,加大对逾期不处理违法人的管理力度,两者选一。

◎文/图新法制报首席记者张文娟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萍乡车主 年检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