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芦溪原副县长黄云群"赢"百余万 获封"地下组织部长"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在担任芦溪县县长助理、副县长数年间,黄云群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价值81.1万元,索取他人财物价值10.5万元;侵吞或骗取公共财物共计31.6万元;非法敛财200余万元。今年1月21日,黄云群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此前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12月10日,记者获悉,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一篇署名文章,披露了芦溪县原副县长黄云群违纪违法详情。其中提到,在芦溪县一个移民小区为期两年的工程建设期间,作为分管县领导,黄云群爱与工程承建商打麻将,累计从牌桌上“赢”了一百多万元。

在担任芦溪县县长助理、副县长数年间,黄云群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价值81.1万元,索取他人财物价值10.5万元;侵吞或骗取公共财物共计31.6万元;非法敛财200余万元。今年1月21日,黄云群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此前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工程5个承建商4个由黄云群指定

根据纪检监察人员披露的信息,黄云群出生在芦溪县普通的农村家庭,从萍乡师范学校(现萍乡学院)毕业后在芦溪中学任教10年。20年前,他弃文从政,从芦溪县人武部普通干事做起,到担任乡镇副职、正职,2009年被提拔为芦溪县副县长。他一直在芦溪工作,多年从政经历积攒了深厚的人脉关系。用黄云群自己的话说:“在芦溪这块地面上,想办点什么事还是做得到的。”

2009年,为配合山口岩水库搬迁,芦溪县决定兴建移民小区,黄云群分管工程建设。黄云群以时间紧、任务重为由,提出工程建设不走公开招投标程序,而是采用邀请招标方式选择工程承建商,邀请对象由黄云群管理的“山口岩水库移民管理办公室”推荐。最终,该移民小区工程共26栋建筑被“推荐”来的5个承建商瓜分,其中不乏没有建筑资质的所谓“建筑分公司”,也有借用他人资质的个体承建商。

值得一提的是,5个承建商中有4个是经黄云群介绍或打招呼后入围的。此后几年,这些承建商趁年节或黄云群过生日、办喜事之机,都会主动登门表示,多则上万元,少也数千元,黄云群是来者不拒。

与承建商打麻将累计“赢”百余万元

在为期两年的工程建设期间,黄云群还培养了一个特殊爱好——打麻将,作陪是那些从他手中承揽工程的承建商。牌桌上,建筑商们心领神会,频频输钱;黄云群则一路高歌,次次凯旋。据他后来统计,那段时间平均每周两次在芦溪本地打牌,平均每月两次到长沙等地打牌,累计从牌桌上“赢”了一百多万元。

黄云群向承建商要钱不仅仅是在牌桌上。2007年,他在担任芦溪县长助理,协助分管交通、城建工作期间,通过中间人介绍,把某个道路改造工程以“以地换路”方式交给一名个体承建商承包。黄云群多次收受该承建商所送现金,累计近10万元。事后,置换给该承建商的土地大幅升值,利润远超当初预计。于是,黄云群委托中间人再次出马,或暗示或明示,要求该承建商“饮水思源”。后来,黄云群直接找到该承建商,提出想做点苗木生意,资金不够,以合伙名义从承建商手中拿走现金10多万元。

2012年,黄云群以妻弟名义在老家兴建私宅。其建房用的砖块、水泥、砂石,庭院绿化用的苗木,门前路面平整工程等,大多由几个与黄云群“私交较好”的建筑商和某些公职人员无偿提供。黄云群在《悔过书》中写道:“当时认为都是些私交较好的朋友,他们帮忙没什么。其实这些都是我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具体表现,人家凭什么送东西给我,归根结底还是看中了我手上的权力。道理显而易见,自己也不是不懂,关键问题还是私利作怪,利欲熏心。”

数十万个人费用摊给部门单位报销

黄云群早在乡镇工作时,就损公肥私、滥用权力。2005年,他因病在北京住院,花费10万余元,其中3万元食宿费已由镇土地办垫付承担,7万元医疗费大部分是可以报销的。黄云群仍不满足,找来一副镇长,交代他想办法处理治病花费的7万元。后来,在黄云群的授意下,该副镇长采取篡改工程合同、提高工程造价的方法套取财政资金7万元,交给了黄云群。

到县政府工作后,黄云群感觉权力更大了,可决定的事项更多了。他将与家人、亲戚外出旅游的费用分摊给所分管部门单位报销,将自己几次到外地住院治病的开支也分摊给所分管部门单位报销……几年间,分摊下去的个人费用达数十万元。此外,他还收受部门单位及乡镇所送红包、礼金累计逾百万元。

2011年,芦溪县政府换届,黄云群被调整分管农、林、水工作。他利用掌管农、林、水项目资金分配权的机会,虚增、调拨、多拨项目资金给特定单位,再从这些单位索要回扣、报销费用,从中侵吞、贪污项目资金数十万元。

安排多名家人在行政事业单位上班

黄云群夫妻俩都出生在大家庭,兄弟姐妹较多,且都生活在芦溪本地。他们遇到点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黄云群这棵“大树”。黄云群也竭尽全力,全然不顾原则。在他的关照下,几个兄弟姐妹包括黄云群的妻子在内,都在没有工作或已下岗的情况下,重新“找到”工作,且都是令人羡慕的行政事业单位,其侄子、外甥等也都顺利进入了理想的行政事业单位上班。

2007年,黄云群妻弟和大哥的老房子被划入拆迁范围,黄云群正好分管拆迁办工作,于是一切顺理成章了:两栋房子的补偿价格达到评估价格的两倍,补偿安置地面积是原房屋占地面积的两倍,安置地的位置选在县城繁华且相当有升值潜力的站前路上……以至于其妻弟都有点不好意思,感觉便宜占得太大,于是把17万元补偿款中的7万元送给了黄云群。

黄云群感觉妻弟挺“懂事”,于是利用分管城建、交通工作的便利,在廉租房建设、移民小区建设及道路工程建设中授意妻弟充当介绍人,把工程交给指定人员承包,由妻弟出面收介绍费,之后两人分成。

得到黄云群关照的还有一帮“不离不弃”的昔日下属,以“师父”自居的黄云群对他们的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切身事项“倾力相助”,遂得称号“地下组织部长”。

黄云群案牵出的违纪违法人员将近10人,黄云群后来说:“把身边人看得太重,又违背原则帮他们,结果不是帮了他们,而是拖人下水,真是痛心疾首啊。”

文/李理彭德运江南都市报记者金路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愉]

标签:芦溪 原副县长黄云群 违纪违法 江西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