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玉山一村民身亡疑因警车追赶导致 派出所不接受采访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29日,离上饶玉山县必姆镇大西坑村谢春花的丈夫姜庆良死亡已经7天了。7天来,谢春花都在为弄清丈夫的死因真相奔走,但至今她除了悲伤,一点进展也没有。

29日,离上饶玉山县必姆镇大西坑村谢春花的丈夫姜庆良死亡已经7天了。7天来,谢春花都在为弄清丈夫的死因真相奔走,但至今她除了悲伤,一点进展也没有。

谢春花说,因为涉事的上饶玉山县公安局必姆镇派出所告诉她,姜庆良是他们派出所晚上巡逻时发现的一起交通事故的死者,而目击者孙正旺则称,姜庆良事发当晚路遇必姆镇派出所巡逻车,遭遇到正在巡逻的警车追赶,姜庆良死因与此有关。

那么,姜庆良究竟是怎么死亡的?22日晚上又发生了什么?本报特派记者前往事发地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孙正旺指认姜庆良死亡现场

村民外出打猎意外死在马路边

“春花,你赶紧回家吧,你老公出事了。”23日凌晨4点13分,正在浙江温岭一家鞋厂熟睡的谢春花,被一位好友的电话铃声惊醒。谢春花连夜包了一辆的士,从浙江温岭赶回老家玉山县必姆镇大西坑村。

不过,还在路上的谢春花就被亲属告知,不要回家,直接去玉山县的殡仪馆。23日上午10点10分左右,当谢春花赶到玉山县殡仪馆,发现自己与丈夫已经阴阳两隔。

谢春花经过了解才知道,22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她的丈夫姜庆良骑摩托车邀请了邻村好友孙正旺一同外出打野猪。

“我们这里是山区,到了秋天时常会有野猪到乡间田地里吃红薯等庄稼,我丈夫白天做些小生意,晚上有时会外出打猎。”谢春花告诉记者。

家属说法:很多疑点得不到解释

那么,姜庆良与好友孙正旺一同外出打猎,怎么会死亡呢?10月23日,谢春花与死者家属来到殡仪馆了解情况。

“殡仪馆的负责人告诉我,尸体是玉山县交警大队送过来的。”谢春花说,随后她与死者亲属等人来到玉山县交警大队了解情况。

谢春花向记者介绍,玉山县交警大队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们,23日凌晨1点20分,上饶玉山县公安局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们,在必姆镇王村村的乡村大马路上,发现了一起交通事故,因此玉山县交警大队派人到现场。“玉山县交警大队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由于120到现场时发现人已经死亡,他们才把姜庆良的尸体运送到了玉山县殡仪馆。”

谢春花说,他们家属觉得有诸多疑点没有得到解释,让她感到自己的丈夫死得不明不白。

谢春花说,既然玉山县交警大队说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巡逻时发现的一起交通事故,为什么不追究这起交通事故的原因呢?

“最主要的是,有目击者告诉我,姜庆良的死与派出所民警开警车追赶他有直接关系。”谢春花这样说。

目击者说法:路遇派出所巡逻警车遭追赶

那么,当天晚上坐姜庆良摩托一起去打猎的孙正旺去了哪?

孙正旺告诉记者,10月22日晚上,他坐姜庆良的摩托先后去了当地的花桥、古山等地打猎,当晚由于没有打到野猪,在23日凌晨1点左右回家。

孙正旺说,当他与姜庆良开摩托车走到古山街时,突然发现了一辆警车从古山街出来。“由于我们这里是禁止村民有鸟铳的,担心被警察抓到了会因此受罚,于是我与姜庆良躲在古山街村口一栋房子的拐角处躲避警车。”孙正旺说,当时正好他感到肚子疼,于是他跑到对面的一块田里去解手。

孙正旺说,他正在解手时,突然发现警车掉头向姜庆良方向开去,这时,姜庆良也发动摩托开始往王村村方向开去。

孙正旺告诉记者,一开始200多米他看得很清楚,警车在追姜庆良,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因为姜庆良出事的地方与他太远了,晚上根本看不清。

不过有一点孙正旺可以肯定,姜庆良的死不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所说的那样,是他们在巡逻时发现的一起交通事故,而是与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追赶开摩托车的姜庆良有关,因为当时他看到姜庆良的摩托车开得很快,警车追得很紧。

现场踪迹:一棵大树的树皮被剐蹭

连日来,记者跟着孙正旺以及谢春花等人,来到事发地——必姆镇王村村村口。

记者在现场发现,这里是一条两个车道的水泥路。路面很干净,显得很宽敞。不过,在姜庆良出事的地方,并不在马路中央,而是在马路的左侧,左侧旁边有一棵大树的树皮有剐蹭痕迹,树干有裸露。

记者发现,离这棵树直线距离20米左右的地方,一片草丛是朝大树方向倾倒的。

“我们怀疑,当时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一路追赶开摩托车的姜庆良,慢慢地就追上了,采取的方式就是用警车占道,强行把姜庆良逼到马路的左侧,结果导致姜庆良摩托车失控,撞到树上出事了,因为姜庆良骑的摩托车前轴也断裂了。还有一种情况,也不排除警车在追赶中直接碰撞到摩托车,导致事故发生的可能”。谢春花与姜庆良的家属这样推测。

“至于姜庆良到底是怎么死的,现在也就是根据现场踪迹的一种推测,很多谜团没有得到解答。”孙正旺说。

警方态度:未对死因疑点做出任何回应

那么,姜庆良之死,究竟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晚上巡逻时偶然发现的一起交通事故,还是在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开警车追赶中导致姜庆良死亡呢?

为此,记者赶往必姆镇派出所采访,结果被派出所方面告知,要采访必须经得玉山县公安局宣传口的同意。

于是记者又找到玉山县公安局政工科,并表达了来意。负责接待记者采访的宣教科科长王卫东告诉记者,对于姜庆良之死的谜团,必姆镇派出所如果要作出解释,接受媒体采访,需要江西省公安厅出介绍信方可。

随后记者赶往玉山县交警大队事故科,试图采访了解姜庆良之死当晚交警部门了解到的情况,而玉山县交警大队事故科工作人员表示,必须要玉山县公安局宣传口同意,于是皮球又踢回来了。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记者随后赶到必姆镇政府采访,试图了解情况,这里分管政法的镇干部选择了回避,也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针对姜庆良之死的诸多疑点,为什么必姆镇派出所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站出来做个解释呢?”试图协调记者采访的玉山县委宣传部的一位负责人也表示十分不解。

记者手记:必姆镇派出所在回避什么?

在采访过程中,对于姜庆良的死因,我们有很多谜团一直没有弄清真相。按玉山县交警大队给死者家属的说法,是必姆镇派出所民警巡逻时发现姜庆良倒在马路边,出于好心报警才得以让姜庆良不曝尸马路。

而目击者孙正旺却说,事发当晚,系死者打猎归来,路遇必姆镇派出所巡逻车,遭遇到正在巡逻的警车快速追赶,导致姜庆良死亡。

另外,死者家属也在质疑,为何交警部门没有作出事故现场认定,就把死者运送到殡仪馆。

对于种种质疑,面对媒体的采访,涉事方必姆镇派出所采取了不回应的态度。玉山县委宣传部出面协调,让玉山县公安局有关人员站出来接受媒体采访说出真相,也没有得到回应,确实令人感到不解,也让死者家属难以心安。

为了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心安,涉事方玉山县公安局必姆镇派出所不应“躲猫猫”,应该主动站出来,把这一事件的诸多疑点公布于众。

■信息日报记者洪怀峰文/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玉山 派出所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