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樟树:男童溺水母亲跪求民间打捞队 被逼承诺给2万元


来源:中国江西网

近日,一则“孩子溺水于赣江樟树段,谁之过?”的网络帖子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发帖人周永斌告诉记者称,儿子松松(化名)与同学一起去河边洗澡时不慎溺水,妻子赶到后跪地1小时哭喊求助现场打捞队队员,却被告知:“如果捞到孩子或者孩子尸体必须给两万元打捞费,捞不到的话给一万元。并要求必须由家里男人做出承诺。”

男童松松(化名)溺亡地点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谢子玥报道:近日,一则“孩子溺水于赣江樟树段,谁之过?”的网络帖子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发帖人周永斌告诉记者称,儿子松松(化名)与同学一起去河边洗澡时不慎溺水,妻子赶到后跪地1小时哭喊求助现场打捞队队员,却被告知:“如果捞到孩子或者孩子尸体必须给两万元打捞费,捞不到的话给一万元。并要求必须由家里男人做出承诺。”

9月28日,记者联系上贴中的打捞队员杨某。杨某称,自己并非专业打捞员,“我当了20多年的渔民,以前活人掉下水我想都不想就下水去救。但这次不一样,我们赶到现场时已经过去了1个多小时,水里的孩子肯定已经死了。要办事情,当然先谈价钱。”

网曝民间打捞队要钱拒救溺水男童母亲跪地苦求一个小时

据发帖人周永斌口述,8月18日下午4时许,16岁的松松与其他六位同学一起前往赣江樟树段河边洗澡,松松及三位同学先行下水,行走不到5米便掉入沙坑,陷入漩涡中,后面同学奋力相救,险些被拖进带入,同学们营救无果,立即报警。

当日下午5时许,落水者的母亲和姐姐及附近相应救助人员赶到现场,而孩子他爸周永斌则去下游寻找孩子。

“我们赶到时,公安消防都已经到了,但现场缺乏专业救援设备,救援人员一时无法行动。”周永斌说,此时当地一支打捞队闻讯赶来,表示愿意下水施救打捞。但条件是:“如果捞到孩子或者孩子尸体必须给两万元打捞费,捞不到的话给一万元。并要求必须由家里男人做出承诺。”而此时,周永斌已经赶往下游去寻找松松,如果赶回到事发地,最快也要四十分钟。

“当时我老婆和女儿跪地求他们(打捞队)下水打捞,女儿把金手镯、首饰、手机全部作抵押,但他们说没有我同意不肯下水。”周永斌说。

“直到晚上7点多,我听到电话急急赶回事发地,答应给他们钱,打捞队才下水。”周永斌说,当时天色已暗,打捞队作业半小时一无所获,纷纷回家。

四天后村民发现溺水男童尸体打捞队共收捞尸费4000元

次日,这支民间打捞队再次找到周永斌,要其预付打捞费。双方讨价还价说妥,周永斌先付打捞费3000元,若找到人费用一万。

“拿了钱后,就再没看到他们人。后来我在赣江下游的丰城等地都雇了打捞队寻找儿子。”周永斌说,直到第四天,当地村民在放牛时发现了松松的尸体,地点距离案发3公里外。

“尸体是其他村民找到的,但电话通知我的却是那只打捞队。”周永斌匆匆赶去现场,发现打捞队已在尸体旁等候多时。待他确认水中的尸体确为儿子松松时,打捞队提出,捞尸体费用2000。

“尸体距离岸边一二十米距离,他们说不付钱,就不捞尸体。”周永斌说,最后双方谈成支付1000元,把松松尸体捞上岸。

民间打捞队:我只是个渔民没钱为什么捞人

9月28日,记者联系上当地打捞队员杨某。杨某承认,事发当日,溺水儿童的母亲确实跪地痛哭上求他救援。“当时小孩已经在水里淹了1个小时,现场公安、消防、孩子家长都没下水,没钱为什么帮他打捞?”

杨某称自己很少上网,尚不知道网友对他行为的谴责声。但他认为,自己做一个渔民,而非专业打捞队,没有什么不对。

“我从16岁开始捕鱼,以前活人掉下水我也想都不想就下水去救。前两年江上死猪事件,我也捞过。我一个渔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只要给钱,我什么都捞。”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波]

标签:男童溺水 跪求 民间打捞队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