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江西抗战馆”:文物无声静静诉说(图)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6月2日,在位于南昌古玩城三楼的江西抗战馆里,馆长胡志杰收到一个由日本辗转而来的包裹。他细心地拆开包装,是一个约60公分长的铁盒,上面印有“昭和十五年制”“小仓工厂”的铭牌。他一边打量盒子一边说:“这就是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证啊!这个机枪弹盒是当年日军在中国战场上使用过的,我从一个日本留学生那里获得的。”

文字印记

讲述说不完的军民鱼水情

在这座抗战馆里,还有许多文字也在诉说着与抗战有关的故事,它们更多是流露出脉脉温情。

在一把普通的水壶身上,印有“继坚同志纪念,军民合作,林子昌赠”的字样,壶盖上面烧制有“还我河山”4个字。“这是我在滕王阁的古玩市场买到的,价格很便宜。你看,壶盖周边有些缺口,这对于文物来说,它的价值就受到了影响,可是作为抗战文物,它的价值并不受影响。”在胡志杰的眼中,这个小小的水壶就是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军民鱼水之情的见证。

一枚宝蓝色的筑碉奖章,由“陆军百零五师二旅司令部制,旅长霍守义赠给聂保长文子敏”,体现了群众在军事上对我方军队的支持;“今收到黄X乡十保九甲彭永庆先生捐国币壹元正”,抬头写着“上犹县各界献机捐款收据”,生动地展现社会各界人士对抗战的物质支持;一张泛黄的国民公约,上面写着“不卖粮食和一切物品给敌人和汉奸”“万年县新生活运动促进会制”,体现出民众对敌人和汉奸的痛恨,以及对我方军队的支持;一张来自第19集团军总司令部的奖状,上面印有“江西省清江县樟树镇镇长黄辉于上高会战期间协力御侮维护地方得力应给予奖状以示勉励”,并有总司令罗卓英的签名,一幅军民联手战斗的画面随之展开;一张出征救国荣誉证,上面写着“赖登森勇士纪念”,落款是“民国念八年石城县党政军各机关暨各公法团”,这位被称为勇士的赖登森,又有一个怎样的故事?令人不禁遐想……在江西抗战馆左边的墙壁上、抽屉里,摆放着许许多多这样的奖章和奖状,诉说着抗战时期军民奋勇和无畏。

在这些纸质物件中,还有许多结业证书,这是当时军民互助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军事人才支持。胡志杰收藏着两张颇有意思的黄埔军校结业证书,分别是黄埔军校十二期钟起宏和十七期钟起宁的结业证书。这是胡志杰在江苏和山西两个地方获得的,“因为这两个人的名字很相似,又都来自瑞金,还都是黄埔军校的工兵科毕业,我就猜测这应该是两兄弟,哥哥进入军校之后,弟弟到了年纪也参加了革命的队伍”。他认为,这些都是江西在军事人才上对战争的支持,也体现了江西人民踊跃报效国家、积极参与抗战的高涨情绪。

同时,教育并没有因为战争的到来而终止,许多毕业证书像在战争年代盛开的花朵,散发着别样的芳香。在一张印有“学生王怀因系江西省南昌县人现年十五岁在本校初中部修业期满成绩及格准予毕业此证”“江西省立南昌女子中学校校长刘恒”的毕业证书上,落款的时间为“中华民国二十七年七月”,贴有王怀因的照片,齐耳短发梳得整整齐齐,别在耳朵后面,她侧歪着身子坐着,纯真而美好,脸上并没有留下战火纷飞的痕迹。

“好兄弟,好姐妹,四万五千万同胞,冲锋号响了!亡国奴该不该我们做,只看这一遭……”这首《冲锋号》和《国民革命歌曲》《八路军军歌》等一系列抗战歌曲一样,在抗战时期传唱度很高,小学国语读本第三册的上排,写了“抗日教材”,《全民抗战》《救亡工作中的干部问题》等印刷期刊,都满足了当年救亡运动中人们的精神需求,胡志杰说:“从物质支持到精神支持,当初革命热情多么高涨,可想而知。”

收藏故事

共话人类财富

作为这些抗战物品的主人,胡志杰和抗战文物的缘分要追溯到2002年。当时胡志杰收藏的东西非常杂,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跟江西民俗、文史有关的物品,我都收集。”渐渐地,他专注于红色收藏,内容大多是毛主席证章以及在苏区的物品。

时光走到2005年,胡志杰开始侧重于抗战文物的收集,当时一些抗战文物馆内物品涉及造假的情况,令他气愤:“比如,有些明明是中国军队使用的武器,却赫然摆放在日军侵华罪证的展示区,这既是对历史的不尊重,也是在误导观众,我觉得抗战文物需要有人专业地整理和收集。”

从最开始的文史资料,到后来的火力装备、大刀、钢盔,经过十多年的收集整理,胡志杰已收集到以江西战场为主的几千件抗战时期的物品,包括钢盔、帽徽、子弹、弹壳、出版物、笔记本、地图、票据、书信、证件等,大多数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其中还有部分日军侵略江西时期遗留下来的物品,例如有“支那事变画报”、日军上高会战期间出版的报纸,还包括手雷、炮弹、头盔、刺刀、军刀、掷弹筒等军事装备。

2013年,胡志杰在南昌古玩城的三楼创建了江西抗战馆,免费向市民开放。他说:“我的想法很单纯,就是让大家了解这段历史,珍惜当下和平,就算每天只有一个人来看,一年坚持下来,也有300多人了。”

平时,胡志杰会在店里对这些抗战物品进行简单的擦拭和修理,在抗战馆内的桌上还摆放着纸张已经泛黄的《抗战将领回忆:江西抗战亲历记》和一本新出版的《虎贲独立师——国民革命军第102师纪实》,自从投入了抗战文物的收藏,他就开始了对这段历史的深入学习。“这个过程很有趣,搜集到的物品丰富了我的抗战知识和文物知识。”

收藏的过程自然是有苦也有甜:“一些人看中了我收藏的与江西有关的抗战文物,可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随着藏品的增多,收藏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摆放的空间和安全问题逐渐显现,胡志杰说:“如果有政府部门能够接收我的藏品,这是比较理想的。我希望抗战文物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价值。”另一方面,胡志杰开始对他收藏的抗战文物进行文字和材料的整理,“目前,只有我最清楚这些藏品的来历,如果不做一个梳理和记录,我怕很多资料会遗失,这些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珍贵史料,应该是人类的财富,应该让它们所承载的精神永存”。

江西日报记者游静文/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文物 江西抗战馆 南昌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