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因严重违纪被降级的还有谁?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政读微信

26日,因严重违纪,江西两名领导干部双双被降级。“江西政读”(微信号:xxrbszb)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以来,我省至少有5名领导干部因为严重违纪而被降级。对此,有专家表示,党内降级,体现了省委从严治党,从严执政的治理新思路,而且可以达到更大的震慑效果。

网络配图

26日,因严重违纪,江西两名领导干部双双被降级。“江西政读”(微信号:xxrbszb)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以来,我省至少有5名领导干部因为严重违纪而被降级。对此,有专家表示,党内降级,体现了省委从严治党,从严执政的治理新思路,而且可以达到更大的震慑效果。

一天两人被降级

11月26日,江西省纪委监察厅政务微博“@廉洁江西”发布了两则消息,引发社会高度高度关注。

第一则消息是:日前,中共江西省纪委对抚州市委原常委、临川区委原书记李智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经查,李智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为谋取个人职务调整,送给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审议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李智富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厅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另一则消息是:日前,中共江西省纪委对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原副书记、管委会原主任任光明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经查,任光明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审议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任光明开除党籍处分,按程序给予其行政撤职处分,降为主任科员;收缴其违纪所得。 

还有谁被降级?

实际上,我省还有数名领导干部因严重违纪被降级。

今年10月,抚州市纪委监察局严肃查处了南丰县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长孙木林严重违纪案件。

经查,孙木林在南丰县任职期间,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违规承揽工程项目,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另外,孙木林还存在收受礼金、贪污、受贿、对单位违反财经纪律负有主要责任、工作失职等违纪行为。经市纪委监察局研究并报市委、市政府批准,决定给予孙木林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

同月,青山湖区纪委对区文化广电旅游新闻出版局原局长、党委副书记邓涛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邓涛在任青山湖区昌东工业区原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征地拆迁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贿赂。案发后邓涛主动交代其违纪事实,并主动退出违纪所得。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经青山湖区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区委批准,决定给予邓涛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取消其正科级待遇,降为科员。

今年9月,抚州市纪委通报了1起党员干部违反组织纪律的典型案例:广昌县环保局原局长刘赟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填报个人出生年份,欺瞒组织,同时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经相关部门研究决定,给予刘赟开除党籍和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

解读1

江西省党风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廖晓明表示,纪委对上述官员的处理结果,体现了纪委把纪律挺在前面,抓早抓小,违纪必究。“经查,不构成开除、犯罪的,就‘降级’使用,这可以达到更大的震慑效果。”

“不少官员有侥幸心理,觉得只要不违法,搞些‘小动作’,比如收点红包礼金,利用职权打个招呼、谋点私利,不会带来太严重的后果。但对上述官员的处理,为此类官员树立了‘样板’,违纪也会带来严重处罚。”廖晓明说,党内降级,不移送司法,体现了省委从严治党,从严执政的治理新思路。这意味着在公务员队伍中违纪不违法,也要受到严厉惩处。

解读2

依据《公务员法》等法律规定,处分分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等6种。“降级”是仅次于“撤职”和“开除”的处分。

《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在受处分期间不得晋升职务和级别,其中受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处分的,不得晋升工资档次。受“降级”处分的时间为二十四个月。也就是说,在两年内,李智富和任光明不能晋升,比如从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晋升为正处级或从主任科员晋升副处级;更不能涨工资。

此外,《公务员法》还规定,“解除处分后,晋升工资档次、级别和职务不再受原处分的影响”;但“解除降级、撤职处分的,不视为恢复原级别、原职务”。这也就是说,即便两年后,李智富、任光明解除了降级处分,也不等同于恢复原级别、原职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江西 严重违纪 降级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