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女职一个实习生"卖"一万 称收赞助费是扶贫模式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28日,本报就南昌女子职业学校向用人单位介绍实习生要收巨额“赞助费”一事进行了报道。见报当天,记者陆续收到不少女职学生反映,称她们在入学之前,南昌女职将所谓的“扶贫”政策说得天花乱坠,但等到实习之前,学生们却被告知自己欠了学校上万元的学费,不交齐就拿不到毕业证。

28日,本报就南昌女子职业学校向用人单位介绍实习生要收巨额“赞助费”一事进行了报道。见报当天,记者陆续收到不少女职学生反映,称她们在入学之前,南昌女职将所谓的“扶贫”政策说得天花乱坠,但等到实习之前,学生们却被告知自己欠了学校上万元的学费,不交齐就拿不到毕业证。

“看了报道后,我们才了解到,为何实习期间的工资会被一直克扣,原来根源在于学校和企业间早有一笔‘赞助费’的交易。”一名南昌女职学生表示。

入学前称“学费减免” 临毕业多出万元欠款

报道见报后,记者也接到了该校学生向本报反映的新情况。“当时在入学就读时,学校承诺学费减免,头两年确实也是1600元/年,但快毕业时,却被告知要缴纳10900元的学费。真是能忽悠啊!”该生向记者反映,如果不缴纳这笔费用,就会被学校强行派到外地的用人单位去实习一年,实习期间不满一年离开单位,就无法拿到毕业证。

“至今,我们学校还有人毕业7年了还没拿到毕业证的。”该学生补充称。

学校:“赞助费”是帮学生交学费  

28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三经路的南昌女子职业学校。该校党委书记兼校长林虹不在学校,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她。她告诉记者,今年9月份她才接手学校工作,只负责党务,对学校的行政事务很少涉及。对于该校向用人单位收取“赞助费”一事,林虹表示,“这个费用不叫赞助费。”随后她又转口称,“这个费用是用人单位自愿给学校的,算是赞助费。”她表示,学校属于民办院校,不像党政机关一样受约束,因此收取赞助费是可行的。

记者又咨询了该校的学费收取标准,林校长称,该校的学习三年收取14500元的学费。最后,她表示让记者联系一名段姓校长,段校长对收取赞助费一事比较清楚。

随后,记者联系上段校长,她表示:“该校的很多学生都是贫困学子,很多学生在就读时,并未缴纳学费,而是用人单位‘资助’了学生读书;在实习期间,学费又从工资中扣除。” 段校长声称,该校的学生中,有自己缴纳学费的、有享受助学金的、还有用人单位补交的。“如果是没有缴清学费的学生,用人单位会帮她补交,然后在实习期间,用实习工资抵扣。”

就“赞助费”一事,南昌女职董事长赵彤又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这是一种扶贫模式。“我们的这种培养模式是‘政府组织、企业资助、学校培养、贫困女生受助’的四位一体模式,省内外的贫困女学子就读我校不用花一分钱。”

市民管局:民非机构不得以营利为目的

对南昌女职向企业收取“赞助费”的行为,南昌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国家把民办学校的收费权放开了,但南昌女职作为教育类民办非企业单位,按规定不得以营利为目的。

“我们会去调查,如果学生有维权诉求可带上材料来民管局,我们会调查”。至于“赞助费”具体去哪儿了,该负责人表示,民管局可对学校进行财务审计,“包括明年的年检,我们也会进一步重点关注,看看该校是否具备以民非单位继续存在的资格”。据悉,南昌女职这类教育类民非机构,享受一定的税收减免政策。

此外,记者从民管局了解到,南昌女职事实上还存在“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的问题,即南昌女职、南昌女子中专、南昌博雅学校都位于三经路388号,“这是很不妥当”,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市教育局:教育部门将介入调查

那么,用人单位交完高额“赞助费”后,将这笔费用转嫁到学生身上,学生的劳动权益如何得到保障?

28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南昌市教育局职成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按照《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办法》,学生到实习单位顶岗实习前会签订三方顶岗实习协议。“如果签了协议,学生在实习期间受到侵害,学生可以据此追究企业责任,如果没有签订,学生也要承担责任。”同时,他也表示,学校有义务向学生说明三方协议签订的必要,如果学校没有履行这一义务,学生有权向教育部门反映,追究学校和企业的责任。就此,记者28日在采访一位已实习完的女职学生时了解到,“我们没有见到任何书面协议,外出实习根本没有选择权,任由学校安排。”

最后,该工作人员表示,就本报28日报道的情况,教育部门将介入调查。

南昌女职将进行整改 明确收费标准

28日17时许,南昌女职书记兼校长林虹就“收取赞助费”及其导致的实习生被克扣工资一事再次回复记者,表示学校确实存在不当之处,之后将进行整改。她表示,学生所反映的头两年1600元学费是针对贫困学生的预收费,但事实上,“我们是严格按照物价局的标准来收费的,即学费4500元/年,住宿费1000元/年”。林虹声称,如果学生到了第3年实习的时间,学校在计算了学生没有缴纳完学费,而家长又交不起这笔费用的情况下,就产生了一个名为“企业资助、学生工资抵扣”的方法。

“以后我们会公布所有的收费标准给学生,同时,用人单位实行工资抵扣,我们将首先就此取得家长的同意,并制定合理的抵扣标准,避免滋生用人单位压榨学生的现象”。此外,林虹还表示,女职今后会加强对实习生的回访,建立老师跟踪制度等。

“赞助费”根源在于学校抢生源

知情人士透露,学校让企业出资为学生“还学费债”,归根究底,是其当初为了抢生源而打了“价格幌子”——“所谓的免学费、零学费,甚至是企业资助就读,都是为了多招生”。有了生源,才会有后面的一步步。

去年,媒体也曝光过南昌女职涉嫌套取学生春蕾助学金一事,当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后,发现该校将春季招生和春蕾招生的概念混淆了,大部分学生都以为自己是春雷生,冲着“学费减免”的“优惠”报名,但实际只有极少一部分春蕾生。“这其实就是在造声势招生,而等学生进了学校,头两年学费确实有减免,但等到最关键的第3年,学校再告知这部分学生学费没交齐,要从实习工资里扣,等到这时,木已成舟,学生为了拿到毕业证,不得不作为廉价劳动力输送到用人单位。”他表示,这一切,最终的受益者只可能是学校,因为学生多了,企业返还的“赞助费”自然更可观。

▇信息日报记者沈冠楠、沈澈清/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南昌女职 赞助费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