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江护池河成了“臭水沟” 政府规划欠缺前瞻性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投资五千万元打造的九江市护池河景观工程尚未完工,已经沦为“臭水沟”,引发当地居民“吐糟”。由于城市发展过快政府部门预计不足,近半年来,九江市鹤问湖污水处理厂污水日处理量达11万吨以上,超出了10万吨处理极限,导致污水溢出管网直排景观河,影响到当地居民生产和生活。

核心提示

投资五千万元打造的九江市护池河景观工程尚未完工,已经沦为“臭水沟”,引发当地居民“吐糟”。

由于城市发展过快政府部门预计不足,近半年来,九江市鹤问湖污水处理厂污水日处理量达11万吨以上,超出了10万吨处理极限,导致污水溢出管网直排景观河,影响到当地居民生产和生活。

法学专家认为,政策规划缺乏前瞻性属懒政怠政行为,各级政府应该严格落实国务院今年4月发布的“水十条”精神,以高标准对待环境污染问题。

记者在两个排水口取的水样一清一浊

景观河变“臭水沟”

“环绕八里湖,建设新九江!”九江八里湖新区位于市中心城区西侧。

驱车环绕八里湖,一幅“观湖、观江、观山、观城”的生态画卷在众人眼前徐徐展开。

很快,车子行至八里湖大道北桥附近,起初人们对风景的赞叹瞬间哑然——道路左侧的景观河水发黄、变黑,一股刺鼻的臭气扑面而来。

随行的当地居民李强(化名)下车指引给新法制报记者看:“这就是政府花重金打造的景观河(护池河),整体工程尚未完工,河道已变成臭水沟。”

李强称,不久前,他在位于景观河附近的楼盘“观澜盛世”买了一套观景房。当初买房时,他看重的就是户外的优美景色,可如今,窗外的护池河散发出阵阵恶臭,并伴有刺鼻的鱼腥味,他整天都不敢开窗,一河污水与周边优美的景观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当地媒体曾公开报道:“护池河承担着周边3.7平方公里、共计18个流量的来水排放。由于年久失修,淤积严重,可以看见的只是杂草丛生,且周边一遇暴雨便内涝严重。2011年9月,护池河景观整治工程正式开工,全长2600余米,项目总投资近5000万元,工程内容包括旧河床的清淤疏通,新河道的开挖、修整边坡、干砌卵石护坡及河北岸截污管道的实施。目前,随着护池河景观整治工程和绿化工程进展顺利,让这条肩负防洪排涝、环境整治及民生工程更加圆润自然,宜人美景引得周边居民纷纷前来散步、休闲……”

本月2日,新法制报记者沿着景观河河岸行走,观察到河面上飘起一层油脂状的物体,河水呈黄黑色,河岸处吸附着密密麻麻的红色小虫。水位下降之后,岸边的水草及石头上依附着厚厚的黑色不明固体。

正在河边负责施工的熊先生表示,护池河的水是活水,以前水质特别清澈,市民傍晚会成群结队来此散步休闲。可从今年3月开始,水质变得越来越臭,市民惟恐避之不及。

“工友们多次抱怨水太臭了,工作环境恶劣,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熊先生无奈地说。此外,对护池河敬而远之的还有候鸟。河水变质前,常能看到各种候鸟在水中嬉戏,河水变臭后,已难见候鸟的踪影。

俩排水口水质一清一浊

在附近居民的指引下,记者顺着水流往上走,扑面而来的恶臭味愈发浓烈。

循着水声,在景观河与八里湖北桥附近电排站交叉位置,两个排水口呈现在众人眼前。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两个排水口排出来的水质颜色有着天壤之别,一清一浊,左侧一个直径约1.5米的管道水质较为清澈,而右侧那个直径约1米的管道水质则非常浑浊。

傍晚时分,每隔十分钟,新法制报记者分别在两个排水口取一次水样,发现两个管道内的水质越来越黑。

这些污水顺着护池河,流向了下游的电排站,电排站将污水抽排到八里湖闸口下游水域。就这样,污水与湖水汇聚入一条河道,奔向了长江水域。

正在八里湖钓鱼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八里湖上游水域较为清澈,闸口下游水域经常出现大面积死鱼,可能与污水排放有关。而上述两个排水口都属于九江市鹤问湖污水处理厂。

污水是从污水处理厂排出的?

这些污水是否真的是从污水处理厂排出来的呢?

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九江市鹤问湖污水处理厂(九江市鹤问湖环保有限公司)生产部经理杨盛山大倒苦水。

据杨盛山介绍,该污水处理厂是2009年开始投入运营的,耗资1.13亿元,是九江市2007年年度十大民心工程之一。目前,九江市庐山区、开发区和八里湖新区的生活污水都由该厂处理。

按照当初的设计要求,公司日处理污水量极限为10万吨,可随着中心城区不断扩大及人口不断增多,目前日污水量达到了11万至14万吨。

“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处理极限,没法处理的污水只能从溢流管道流出。”杨盛山坦言,从右侧较为浑浊的排水口流出的正是未经处理外溢的污水。

该污水处理厂工艺技术员程国泉称,仅3月份,该厂单月处理量高达320多万吨污水,4、5、6月份进入雨季后,该厂几乎每天都处在超负荷运转状态,处理压力不言而喻。

程国泉进一步介绍称,归根结底,压力源自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特别是九江城市很多地方都没有做到雨污分流,致使雨水随着污水管网排到污水处理厂,这无形中增加了污水总量。其次,九江江河较多,居民用水量比较大,不会反复使用,这也会致使污水浓度较低。而浓度偏低的污水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不但加重了污水处理厂的运行负担,还破坏了污泥活性,并影响污水生物处理系统运行效能。

从目前来看,污水的主要分为生活污水、屠宰厂污水及其一些工地的泥浆水,生活污水溢出时看上去清澈一点,而后者溢出后偏黑。

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处理

那么,这些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对下游八里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呢?

九江市环保局副调研员王新民告诉记者,根据该局6月3日监测的数据,溢流口排放的污水COD值(化学需氧量)为75,超出了60的合格标准,即存在超标排放。

“污水外溢的事情,我们第一时间向政府部门汇报了,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处理。”程国泉说,现在污水处理厂能做的就是尽量改进工艺,增加满负荷处理次数。

对此,九江市市政公用设施管理局局长况荣发向新法制报记者证实,鹤问湖污水处理厂2009年刚建成投入使用时,每天处理的生活污水只有五六万吨。随着八里湖新区及城市人口的逐渐上升,每天需要处理的污水已经超过了每天10万吨的处理能力。不过今年8月,鹤问湖尾水排放的后续完善工程将开工,到时候情况将得到改善。

九江市市政公用设施管理局副局长王平则表示,对于这次污水直排的问题,九江市政府、九江市建设局都非常重视,目前也在积极的想办法处理。他认为,之所以会出现今天的局面,主要还是因为有关部门当初对城镇人口的发展预计不足。

王平坦言,即将开工的尾水工程还不能解决鹤问湖污水处理厂超负荷处理污水的问题,他们将会向九江市政府提出申请,进行污水处理厂的扩建工程。

程国泉也表示,九江市鹤问湖污水处理厂最初的规划有三期,目前鹤问湖污水处理厂只是一期的规模,如果三期全部建成,每天的污水处理量能达30万吨。如此一来,污染问题将迎刃而解。

九江市市政公用设施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2014年,该局就提出扩建二期工程,建设用地也已经预留在那里了,但涉及到资金问题,目前还没有正式下文开建。

况荣发介绍称,在发现直排污染后,九江市针对污水处理已经拿出了相关的实施方案,而且这些方案马上就要进入实施阶段。

“一个是龙开故道截污管道改造工程;另一个是濂溪河、十里河周边及八里湖东、北岸疏通清淤堵漏工程,这将大大缓解污水处理厂的压力。”况荣发称,待这两项工程完工后,再来评估是否需要启动剩下的二、三期污水处理工程。

谈及眼下污水外溢直排问题如何解决,王新民表示,污水管网的建设和运营全部是由建设和市政部门负责的,他们会加强日常监管力度,监控排水口水质情况。

专家:规划应具前瞻性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蒋贤斌认为,导致此次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政府部门的不作为。政府的规划和政策应该具有前瞻性。

在蒋贤斌看来,实际上,像这种政府的规划前瞻性没有做好的工作,同样是一种懒政。因为一个城市不可能突然之间扩大了,也不可能突然之间多出十几万人来,它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部门应该有义务预见。

蒋贤斌认为,各级政府应该严格落实国务院今年4月发布的“水十条”精神,立足现在着眼长远,以高标准对待环境污染问题,再小的污染,时间长了都可能成为大问题。

◎文/图新法制报记者付强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九江 臭水沟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