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师范学院成人教育学院:招生搞对外“承包”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最近,南昌市民彭先生在接受成人教育时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原以为今年就能毕业的2年制“高起专”(高中同等学历起点报考大专)脱产教育,却被要求还要再读一年。据悉,南昌师范学院成人教育学院问题不少,其中招生搞对外“承包” 。

最近,南昌市民彭先生在接受成人教育时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原以为今年就能毕业的2年制“高起专”(高中同等学历起点报考大专)脱产教育,却被要求还要再读一年。尽管他的学生证与入学时的通知上都写的是2年制,但学校与招生代理机构此时都声称是当时工作人员失误。

他就读的南昌师范学院成人教育学院(下简称南师成教院)工作人员声称,谁收了钱找谁。彭先生在3张收费单据上发现,其中一个盖章的“南昌众仁教育教学站”是南师成教院承认的合作单位,另外两张收据的收款单位“江西科技管理专修学院”被否认系合作单位。

记者采访中发现,南师成教院在成教学生招生管理当中问题不少:发给学生的学生证由一些合作公司填写,南师成教院只负责盖章,与其合作的公司再通过其他机构招生,开出的收款收据更是五花八门。

被招生老师忽悠 2年学制突变3年

“我之所以报考南昌师范学院成教院,是因为负责招生的柯老师说,经过脱产两年的学习就能拿到大专文凭。”彭先生说,他也是通过朋友介绍才找到柯老师,柯老师告诉他,两年时间就可以顺利毕业。

2012年7月,在柯老师的一手包办下,彭先生填报了江西教育学院(南昌师范学院前身)成教院的“计算机应用专业”志愿;于当年10月通过全国“高职高专类”成人高考,并如愿被该院成教院录取;录取后不久,彭先生被该院调剂至“应用电子技术”专业。

2013年3月底,已缴纳学费的彭先生从柯老师手中领取了一本盖有“江西教育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公章、学制一栏填写为“2年”的《学生证》,正式成为该院的一名学生。柯老师承诺,2015年3月底,他就能够毕业了。彭先生看到学生证与新生入学须知上写的都是2年脱产,于是放心就读。

但令他意外的是,2014年12月,柯老师突然通知他,原本说好的“两年拿文凭”变了。

“对方说,我这个专业(指应用电子技术专业)其实学制是三年,我要想拿毕业证,还得再学一年,再交一年学费。”彭先生郁闷地说,柯老师在电话中表示,当初他填报的计算机应用专业和现在他就读的应用电子技术专业,国家都是规定脱产学制为“三年”;至于柯老师本人对自己当初许下的“两年拿文凭”的承诺则从此只字不提。

此后,彭先生多次通过电话与柯老师沟通。到了今年3月份,对方干脆告诉他,如果有意见“尽管去教育学院投诉”。

收据疑点重重 竟无学校收款公章

彭先生出示的三张柯老师开具的报名费、学杂费的收据单。报名费收据印章显示的是“江西教育学院南昌众仁教育教学站”,另两张学杂费收据印章单位则为“江西科技管理专修学院”,唯独没有彭先生就读的南昌师范学院成人教育学院的公章。

3月11日上午,记者陪同彭先生来到江西师大老校区物理楼与柯老师会面。记者注意到,这位先后代表“南昌众仁”“科技管理专修学院”两家单位的柯老师,这次选择的见面地址却是位于物理楼一楼的“南昌慧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你这个专业只有脱产3年,函授需要4年,没有脱产2年班。”柯老师表示,肯定是彭先生听错了,产生了误解。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听错,你们学生证和招生简章上注明的都是2年。”彭先生激动地拿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和招生简章。对于彭先生拿出的证据,对方轻描淡写地解释说:“学生证上写的2年是填写学生证的工作人员失误,招生简章上写的2年,是因为确实有2年脱产的专业,但彭先生所学专业不是2年脱产的,简章上没写那么详细。”

对于这样的解释,彭先生难以接受。“你们轻飘飘一句工作失误,给我造成的损失怎么弥补?”

对方表示,最多只能减免彭先生1000元学费,如果还有要求,就要去江西教育学院反映。

学校管理不严 招生对外“承包”

“这是函授站搞错了。”3月11日11时许,南师成教院教务科的一位工作人员向彭先生证实,“南昌众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确为南师成教院下属的成人教育函授站,而“高起专”的应用电子技术专业,国家规定学制的确是三年;其中彭先生对该专业“两年”学制的误解,应该是函授站方面理解失误导致的。至于“南昌慧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科技管理专修学院”两家单位,该工作人员推测其可能是众仁函授站的“合作伙伴”。

教务科工作人员还表示:“学生证是这些合作的函授站填写的,我们只负责盖章,所以这些问题你还是要去找招生点解决。”

实际上,早在2006年5月12日,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就联合下发了《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高校教育收费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明确要求加强高校收费票据的管理。通知要求,高校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包括学费、住宿费和考试费三类。高校行政事业性收费应当由学校财务部门统一收取、管理和核算,并严禁“由高校财务部门之外的其他部门自立账户进行管理和核算”。而彭先生三次缴纳的总计6700元的学杂费,不仅都是由南师成教院以外的单位、公司收取,而且在收费后,也从来没有向他开具“行政事业单位统一收费收据”。

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成人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是国家级考试,招生制度是完善的,不允许有学校在成教招生方面采取对外“承包”“转包”的问题存在,不允许有个人行为出现。该负责人表示,一旦有此类情况出现,学生可以前往江西教育考试院核实后,再向相关纪检监察部门反映。

本报记者蔡颖辉

[责任编辑:张愉]

标签:南昌师范学院 成人教育 招生问题 南昌 江西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